笔趣阁 > 青玄道主 > 第九章黄粱一梦,三生浮屠

第九章黄粱一梦,三生浮屠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三问师兄,既然你天年将近,何不去求掌门,要一颗外丹,至少可再延寿三百载。”年轻道者,正色而言。
  
  “丹成无悔,纵有外丹,不过多痴活一段时间,还不如早入轮回。”三问道人冷然回道。
  
  “这世上真有轮回么,我只求今生,不求来世。”年轻道者弹衣而起,悠然出门。
  
  一片月光,冷幽幽照进来,恰好到三问道人足下。
  
  月光好似沙子,不断聚集,最后成了一个人形,赫然便是三问道人,衣角纹饰,无一不栩栩如生。
  
  道人关上了房门,月光散去,室内幽然。
  
  论起出窍后,神魂凝聚,吸附月光,以致和生人无所区别,又不知比沈炼的神魂要强大不知多少。
  
  沈炼固然也可以吸附天地异力,比如月光之类,生出人形,却不可长久,也很难达到这种凝若实质的效果。
  
  可是若论神魂的境界,两人其实并无本质区别。
  
  当然沈练是瞧不见这里情形的。
  
  随着元气聚集入体内,沈练的神魂之力,极度细微的观察元气入体,引起身体的变化。
  
  那种感觉,好像是一个人,长期在沙漠行走,干渴得要命,突然遇到一片绿洲,寻到水源,又重新补充了自己身体的水分。
  
  元气的神秘不仅仅如此,当沈炼神魂之力渗透入元气当中时,忽然陷入一种很奇怪的境界。
  
  并非所有的元气都留在体内,还是有元气泄露出来。
  
  沈炼的神魂之力寄托在其中,亦随之到了体外。
  
  跟过去无数次神魂之力逸散外面,得到的感知不同,这一次世界再不是如他眼中看到的世界。
  
  许是这里的竹舍元气比他去过的任何地方,都要浓厚十倍百倍,好似在一个放大镜下,他看到了过去从没有看到过的景象。
  
  这种奇怪的感触,令他感受到这世界除了元气之外,还有八种永恒不变的力量,构成了整个世界。
  
  很难形容,他仿佛一会畅游在无边无际的天空,一会落到厚实的大地。
  
  看到大地凸起,积土成山,风雨兴焉,听到九天雷鸣,大雨淹没了土地,渐渐成为湖海,陆地上森林密布,后来又燃起熊熊大火。
  
  他忽然想到了易经,天地山泽水火风雷八种卦象。
  
  八种不同的力量,在元气的联系下,不停转换,构成了真实的物质界。
  
  至于其中转换的道理,他完全不明白。
  
  更无法牵动这八种力量。
  
  从他体内出来的元气,重新融入天地自然中的元气中,魂力再无包裹,又到了沈炼平时那种感知。
  
  沈炼心中一动,从窗棂中泄露的丝丝月光,被他刚刚逸散出去的魂力吸附。
  
  月光不断凝聚,最后形成一点晃动不定的火焰。
  
  魂力居然没有以往那种,被快速消耗的感觉。
  
  荡荡悠悠,来到他面前,沈炼睁开眼睛,缓缓吹了一口气,熄灭火焰,那丝魂力回到体内,与原本的魂力相比,多了一分坚实的感觉。
  
  ******
  
  第二天清晨,卢生早早来敲沈炼房门。
  
  一夜休息,看来他是养足了精神。
  
  在长廊闲走,卢生道:“沈兄你是可以不食烟火了?”
  
  沈炼道:“还差点火候,倒是卢兄在问心路呆了那么久,也没进食,相比已经到了辟谷的境界吧。”
  
  卢生看似大大咧咧,但能入青玄的,岂有简单人物,问心路说难难不住沈炼这种神魂强大,心智坚硬之人,说易却也并非易事,知道是假。可未必能走出来。
  
  “沈兄可能不知道,其实我并不想你们这种人,从小修炼内气,而是自幼攻读四书五经,我十二岁就中了举人,在去年也就是十七岁时,便去赶考,当时我在路上,住了一家客栈,若无那番遭遇,怕是我现在都可能金榜题名了。”卢生说起这件事,神情有些奇怪。
  
  “不知卢兄经历了什么,才生出向道之心。”沈炼神色平和,随口****。
  
  “那时我旅途劳顿,便在客栈准备住下,这家客店最有名的便是黄粱饭,我是久闻大名,进去后,就叫了一碗。那黄粱饭要现做,方有滋味,我便找了张桌子慢慢等着,桌子上还坐着一个道长。
  
  我当时实在困得很,那道长便拿出一个小瓷枕让我睡下,我把瓷枕放在桌上,趴在上面,立刻就睡着了,我当时睡着,立刻就进入了梦乡,做了一场享尽一生荣华富贵的好梦。醒来的时候黄粱米饭还没有熟。
  
  说实话,我少年成名,正是致力功名富贵的时候,可是那一场梦做下来,却觉得兴味索然。
  
  忽然就生出了道心,想要求道寻真,看看这世界,是否也如一梦。”
  
  卢生好似把这事憋在心里已久,说出来十分畅快。
  
  沈炼心里一笑,想到前世看到一个新闻,说是某个学生看了一本小说,那主角也是因少时的一场仙缘梦游大千,发下道心走上求道寻真的修道之路,便有样学样,离家出走到附近的道观去拜师,最后被观里的道士通知家长,挨了一顿炒竹笋。
  
  卢生看着魁梧,其实年纪也不大,他离家万里,跑到青玄来求道,不知道其父母知道不。
  
  卢生既然能少年中举,显然是受过良好教育,在这世上所谓寒门出状元,可能性微乎其微,毕竟科举在这世上推行了许久,普通人家的孩子,受到的教育怎么能够与丰厚殷实的人家相比,但论破题,有钱的人,可以延请名师,亲身指点,寻常人家哪里有如此方便。
  
  他想到这些,又不免联想到自己,其实也算是极不负责,离开沈家,求仙问道,当真是五十步笑百步。
  
  卢生看到沈炼笑起来,问道:“沈兄何故笑之?”
  
  “我只是在想,卢兄这千山万水走来,家里人会不会担心。”沈炼收敛笑容,缓缓说道。
  
  “我是打算十年就修道有成,然后若这不是一场梦,便帮助我父母也长生不老,我留了家书详细说过情由,他们会理解的。”卢生十分认真说道。
  
  “这位师弟倒是自信得很,十年修道有成,便是佛陀、道主转世之身都没这么快的修行速度。”长廊一侧,有个年轻道者倚靠着栏杆,双手环抱,看着两人,笑吟吟道。
  
  ps感谢狂爱仙伕的588赏以及一页江山、不amp;知道、大大的馒头、潜虚子的打赏手机用户请浏览w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