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玄道主 > 第五章登山
readx();    九九之数为天地至极,故而青玄选择在这天开山门也是极有道理的。
  
      虽然经过一阵自发的淘汰,可是依旧至少有三十个人毫发无损。
  
      这些人无论天资和还是心性都大有可取的地方,更或者如几位顶级的世家子弟,有高手护卫。
  
      沈炼没有第一个到,也没有最后一个到。
  
      朝阳初升,遮掩山门的云禁,不停吞吐,烟雾逐渐消散,现出一条登山的路。
  
      第一个进去的是位书生,姓卢。
  
      此人并非世家子弟,说不出来历,与沈炼同为,这批人中最神秘的三个之一。
  
      有人尝试过对他下手,可每次他都能毫发无伤,至于下手的人,在第二天,就羞愧离去。
  
      沈炼猜想这位卢姓书生,必然有攻心手段。
  
      卢生固然一介书生,却身材高大,有种慷慨悲歌的侠士气质。
  
      他进去之后,没有发生奇怪的事情,后面的人才鱼贯而入。
  
      第二个神秘人,却是个干瘦,长得寻常的文弱少年,像是不敢大声说话那种。
  
      而且这人有个特点,那就是你很容易忽略他。
  
      即使沈炼的敏锐,每次用饭时,他带着饭落座在沈炼旁边,沈炼都会乍然一惊。
  
      若非沈炼观察他很久,怕是几度要忘了他长什么模样。
  
      甚至一不留意,都不知道他去了哪。
  
      很少有人发现文弱少年的奇怪地方,只有沈炼和寥寥可数的几个人注意到。
  
      因此说是最为神秘的三个人,其实文弱少年几乎没有什么名头。
  
      沈炼踏足入这条登山路时,习惯性回首,尽管惊讶了许多次,看到这文弱少年,依然很吃惊。
  
      少年的速度并不快,甚至看不出会武功的底子,甚至还跌了一跤。
  
      可他还是不疾不徐,起身走上了登山的石阶。
  
      袅袅烟雾,将众人遮挡住。
  
      说来是三十人一同进去,可是一旦进入里面,就仿佛到了不同空间,看不到其他的人。
  
      山门外的人,看不见里面的情况,里面的人也不知道其他人的情况。
  
      从第一天开始,便不停有人从山路上滚出来,撞得头破血流。
  
      如果有人注意,便会发现,这些掉下来的人,居然都在镇上杀过人。
  
      一共掉出来二十二个,显然是不足十人之数的,似乎所有人都忽略了一个问题,山门大开,足有半年的期限。
  
      青玄的山顶,有天池。
  
      散发袅袅白雾般的寒气。
  
      有两位老者在池边树下下棋,一人朱袍,一人灰袍。
  
      沈炼是第一个到山顶的,他并不觉得意外,事实上由于他的神魂强大,加上《上清灵宝自然锁心定神真解》,观想那尊先天神祗时很少有幻术能够迷惑他。
  
      所谓问心路,其实也是以幻术为根基。
  
      而且考验这些未入仙流的人,也不可能太过高深。
  
      沈炼看到了两个老者,两个老者却没有离他,自顾自的下棋。
  
      三天三夜过去了,沈炼依旧没有看到其他人出来。
  
      若是常人,该沾沾自喜自己有多出色,不过沈炼没有多少自傲,因为他有多少斤两,自己最为清楚。
  
      在这山顶上并不好过,那位天池寒潭的水雾,实在够冷,冷得沈炼无时无刻不得不运功抵抗。
  
      纵然他八脉俱通,生生不息,可是三日三夜的不饮不食,内气损耗,可谓严重。
  
      其实到如今他也能摄取一点天地元气入体,但入不能敷出。
  
      其实他还不如就呆在问心路里面,消耗还小很多。
  
      他不是没有问过两个老者,可是他们一概不答,也不知道到等到多久。
  
      出了登山那条问心路,便没有别的路径,周围竟是天堑,不可逾越。
  
      除非沈炼会飞。
  
      同时他这上面天风凛冽,沈炼都不敢神魂出窍,怕被吹散,落个魂飞魄散的下场。
  
      等待并不是十分难熬的事情,最煎熬的事,便是未知的等待,没有预期的等待。
  
      这种考验,可以让一个铁打的英雄好汉,都产生绝望的情绪。
  
      沈炼是人,有心,自然就会有情绪,那种弥漫的绝望,让他在疯狂边缘。
  
      可偏偏理智又告诉他不可以疯狂,让他继续冷静。
  
      他胸口有火,头脑却冰凉一片。
  
      他很清楚自己在走火入魔的边缘,几乎想要再入问心路,下山而去,只是一种预感又告诉他,下去之后,仙缘就没有了。
  
      但清醒的理智分析,世上到底仙缘,并非唯独只有青玄。
  
      沈炼静静在两个老者旁边观看下棋,谁都不知道他平静的外表下,随时都可能如火山般爆发自己的疯狂。
  
      沈炼逐渐转移注意力在棋盘上,两位老者每落一子,都要经过很长时间。
  
      他的棋艺不算特别高超,但还能看懂,黑白两子可谓势均力敌。
  
      而局面之复杂,更是纠缠不休,套中有套,结中带结。
  
      这比任何内气的行功路线,都要复杂许多。
  
      沈炼没有开口说话,注意力投注在棋盘上。
  
      棋盘上,黑白子各自的余地越来越少,就要到了收官阶段,但很难看出胜负。
  
      只是沈炼看这些棋子落位时,有时候注意到某一颗棋子时,身上就会有个穴位剧烈跳动。
  
      有时候是黑子,有时候是白子,不一而足。
  
      当他把黑白子不断链接的时候,身上的跳动的穴位也会联系起来,互相贯通。
  
      人体穴~道密如星辰,甚至许多穴位都不知道功用。
  
      他将棋盘上的棋子,大大小小对应身上穴~道,总计有三百余个穴~道,其中一百多穴位被他贯通起来,躁动的内气竟然大为平静,心中的怒火,亦逐渐平息。
  
      到现在他才明白,这一局棋,竟然有高深的练气行功路线在里面。
  
      可惜没等他观完这局棋,朱袍老者大手一挥,乱了棋局。
  
      灰袍老者骂道:“你就要输了,这是什么意思?”
  
      “这一批三个苗子都到齐了,该向掌门复命去了。”朱袍老者捻须一笑,一副天意如此,你奈我何的表情。
  
      灰袍老者朝旁边望去,沈炼身后,果然来了个书生还有文弱少年。
  
      至于问心路上其他人,全都被淘汰了,也不知道接下来的时间,还能不能再上来七个,凑齐十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