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玄道主 > 第四章秋风起
    沈炼在酒家呆了三天,同时一直在镇上转悠,终于搞清楚了一些事情。r?a?  ?nw?en?w?w?w?.??

    小镇的人,其实大都是青玄中某些弟子的后裔,或者机缘到此,融入了镇上生活。

    这些人入青玄门中,便利更大,也不乏有过得入青玄的人。

    大抵是资质或者心性差了点,未得真传。

    如同在酒家的那些江湖世家或者隐士门派出来的年轻人,大部分都是曾经青玄的普通弟子的后代。

    在青玄求道不成后,那些普通弟子,有些就会自行下山,或是娶妻生子,或是在红尘逍遥快活后,传下一份基业。

    都是些未得真传之辈,所以也仅仅会一些练气功法。

    落在凡尘,自是可以快活,一朝大限到来,还是白骨一堆。

    有些也得了一两门道术,便在人间自诩半仙之流,如飞仙岛等等。

    其实这些道术中,能比灭神剑经更诡奇的都少之又少。

    乃因真正仙流正宗,所恃者,却非这些小道。

    若是当日所遇紫衣少女,那才是真正的仙家真传。

    沈炼穿越以来,虽然遇到许多厉害人物,真正带给他仙道震撼的还是那位神秘的紫衣少女,不知在青玄中,属于什么地位。

    酒家的主人,倒是从没露过面,倒是那天的酒保,很会来事,其中有些消息,就是酒保告诉他的。

    沈炼目光落在长街的尽头,那里云雾缭绕,一会觉得很近,一会又觉得很远,据说那是云禁之法,隔绝仙凡。

    青玄的人可进可出,外人却进不得,除非特殊情况。

    除却小镇上的人有天然优势外,青玄五十年才收十个弟子。

    这些人中,有望长生的,更或许一个都没有。

    仙道艰难,绝非一言可以说尽。

    但是谁也不想放弃这难得机会。

    随着一天天过去,新入镇上的人越来越多。

    沈炼按部就班的打磨内气,凝心定性,调整状态,以不变应万变。

    因为谁都知道青玄只收十个人,而且更有不知真假的传言,若是前来拜师的人,在十个之内,便是真正有缘人,问心路只不过是为了将那些不属于十人中的,淘汰出去。

    若是在开山门之前,将其余对手解决掉,只剩下十个人之内,便大有希望拜入山门。

    纵然不知真假,也会有人尝试。

    这也是那天酒保说,他们都是将死之人的缘故。

    沈炼自是不信,但不免有人会信。

    二桃杀三士的计谋,往往能奏效,便是因为这只需要有一个利欲熏心的人便足够。

    而沈炼这些落单的人,便是那些人的选,毕竟好欺负。

    只不过那些抱团来的人,都未必尽是一心,而且分成几批,十个名额,也是不够他们分。

    能到这里的人,虽然有利欲熏心,但都不是傻~子,聪明人多了,愿意为人做嫁衣的事就少了。

    所以往往率先揭竿而起的,大都是豁出去的匹夫,而非所谓智者。

    秋风一起,万物肃杀。

    沈炼在酒家的房间中,感受到了锋锐的杀气。

    他早有预料,只是如今才有人找上他,看来确实都非等闲之辈。

    自从他来到之后,每天都有陌生人到小镇上,可是不属于小镇的人,总数并没有增加。

    因为新来的,不及死去的多。

    沈炼通了任督二脉,举手投足间,那种自信,以及在旁人眼中的深不可测,令许多人都忌惮。

    他是酒家中,公认几个的顶尖高手,甚至还有一两个能认出他的来历。

    沈炼并没有因为群狼环视,而战战克克,反正觉得这是种磨练。

    他的神魂没有因此壮大,却磨去了一分浮躁,更加稳健。

    内气随着这一个月多时光,也愈精纯。

    落在外人眼中,沈炼便是清高孤傲。

    院中开始落叶,吹动落叶的声音下,是沉重的脚步。

    不是来人做不到落地无声,只是这样一来,可以给沈炼制造心理压力。、

    并非一个人的脚步声,而是三个。

    据说武功通玄之后,便可以从一个人的脚步声,听出对方的武学来历,以及功力深浅。

    沈炼于天下武学见识较少,纵有常人远不及的敏锐,也不可能将别人武学来路都判断正确。

    可是这次来人的来历,他却知道,纵然不姓萧,也当和飞仙岛或者归云山庄有关系。

    因为他们的内功,跟萧竹如出一辙。

    沈炼想到萧竹,便想到了叶流云,叶流云没有来。

    他有种感觉,叶流云不会来青玄了。

    放眼这次青玄收徒****,或许有功力和他乃至于叶流相差仿佛的人,可绝没有人能够在心性上同叶流云相比。

    沈炼自问若是从小失去了双~腿,也不可能比叶流云做得更出色。

    艰难困苦,玉汝于成。

    成功之花,人们往往惊羡它现时的明艳,然而当初,它的芽儿却浸透了奋斗的泪泉,洒满了牺牲的血雨。这是沈炼前世从大诗人冰心的作品读过的,而叶流云却让他真正体会到了这句诗的深刻。

    大门无风自开,沈炼玉立阶前。

    他的目光打量着前来的三个人,没有注重他们的形貌。

    “沈炼还我堂~妹命来。”说话的人,面容跟萧竹有三分相似。

    然后便是两道寒光,在这人说话的时候,他两位同伴突然出招。

    一人用的是弯刀,一人用的类似于唐刀,带着弧度。

    弯刀诡异,出招防不胜防。

    可是带着弧度的唐刀,杀伤力更大,出手狠辣,而又极快。

    刀锋破开空气,森寒的气息,几乎令人睁不开眼睛。

    隐约可见的刀芒,足见两人功力的高深。

    不到二十,能够有此功力,不是因为他们天才,而是因为他们受到最好的修行指点,还有许多补益元气的药物,打下厚实根基。

    可是这种人,没有经历真正的血与火的考验。

    沈炼伸手一探,似不经意间,便要空手入白刃。

    最先说话的人,还没出手,因为他在寻找机会,等两位同伴将沈炼逼入绝路,再一击建功。

    他的算盘打得很好,可惜世间的事并没有如他所愿。

    一刹那间,白光闪烁中,谁都不知道生了什么事。

    刀锋没有对上沈炼的血肉之躯,却对上了刀锋。

    同样的锐利,同样的不可阻挡。

    带来的是一个结果,那就是各自断为两截。

    沈炼如此轻而易举,把握住他们的破绽。

    世上没有任何东西都是毫无破绽的,无论是道术还是仙术。

    可是看出破绽是一回事,能够把握住又是另外一回事。

    沈炼表现出的眼力和实力,教人畏惧而胆寒。

    他没有杀三个人,不是因为软弱,善良,或者因为错杀萧竹的内疚。

    而是因为三人已经受到了惩罚。

    对于一个修行的人来说,没有比挑断手筋,以及废了丹田更严厉的惩罚。

    一个人来到世上并不容易,沈炼不会轻易夺去一个人的生命。

    可是也不会故作豁达,轻易放过三人。毕竟以德报怨,何以报德,故而以直报怨。

    直到重九这天,都没有人再来找沈炼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