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玄道主 > 第三章燕不归
readx();    那女子微微一笑,道:“遇到我算你运气好,不然怕你走几个月,都未必能找到山门所在。”
  
      沈炼见到膛目结舌的一幕,只见到从高崖之上,紫色罗衣少女,居然一步一步走下来,仿佛那虚空中生出无形天梯。
  
      前面是虚空,后面也是虚空,更远处,壁立千仞。
  
      少女面上无悲无喜,任由衣袂飘飘,青丝飘扬,不是仙人,胜似仙人。
  
      不过片刻,沈炼怔然之间,闻到了一股清冽的香气,明净、纯粹,令他联想到万里无云的星空。
  
      少女已经到了她前面上空,丈许之外,莹白手指,微微朝他一点,沈炼突然脚下生出异样感觉,却是生出一朵云烟,承载着他冉冉升起。
  
      直到后来,他才知道少女用的道术,唤作‘小诸天云禁法’。
  
      倏忽间就到了高空之上,前方那虚无缥缈的青玄山,愈发的真实。
  
      云烟缥缈,暮霭沉沉,方能见到天高海阔。
  
      驾云而飞,乃是神话传说的神仙手段,沈炼第一次感受,愈发的对仙家手段,悠然神往。
  
      没等他来得及多思考什么,沈炼就落了下去,云烟消散,脚踏实地。
  
      远处是一处繁华小镇,人来人往。
  
      沈炼回首寻找那个少女,却芳踪渺茫,难见踪迹。
  
      他心知少女必然是青玄中的仙流人物,才有如此手段。同时对其来去自如的神通,羡慕不已,这才是长生问道的妙处。
  
      到了镇口,‘南柯镇’三个大字刻在界碑上,赫然醒目。
  
      一笔一划,皆可以看出岁月的悠长。
  
      说是一个镇,里面的人还不如一个村多。
  
      入眼处,镇上只有一条街道。
  
      照理说,这里应该是很久没有到过生人,可是镇上的人,见到沈炼这样的陌生人,并没有特别的兴奋。
  
      沈炼心中微微警醒,因为这世界,类似于地球的古代,许许多多的人,都是生于斯、长于斯、死于斯,一辈子都没去过别的地方。
  
      所谓故土难离,大抵如此。
  
      因此见到陌生人,该当是十分好奇才是。
  
      好奇是人的天性,他不信这里的人,个个都清心寡欲。
  
      街上的人其实也不多,大约就是三四十来个,其中以几岁到十几岁的孩子占了一半。
  
      无论是大人还是孩子,看沈炼的目光,就像在看一个要死的人,没有人主动找他说话,沈炼也没有主动前去攀谈。
  
      有一天他能看得出,这里的人,个个有些武功底子,甚至有一两个,还看得出练过神足经。
  
      神足经是一种动静结合的武学,沈炼又是以此功练气,更容易看得出来。
  
      之前那位神秘的紫衣少女说他是哪家孩子,或许便是因此而言。
  
      只是沈炼的神足经,已经练到贯通奇经八脉,可谓有成,刻意收敛下,一般人是看不出来的。
  
      事实上这里虽然人人都有武功在身,可真说能够贯通奇经八脉,街上的人,一个都没有到如此地步。
  
      其实贯通任督二脉,在道经中记载,又称之为筑基。
  
      意思到此之后,才有了修行的根基。
  
      纵然有绝顶的心法,要到这步都很不容易,而且中年之前,没能贯通任督二脉,将来只会愈发艰难,当初青袍人杨轩若非生死困境,潜力激发,可能终身无望打通这两条特殊经脉,体会到这入道第一步。
  
      除却稀稀落落的房屋外,镇上只有一处酒家,也只有这里才能住人。
  
      这是沈炼经过一段时间观察得出的。
  
      酒家唤作‘燕不归’,门边却没有对联。
  
      沈炼进入了酒家,便有酒保上来招呼。
  
      那酒保很热情,说道:“客官想吃什么?”
  
      “你们这用什么结账,这个行么?”沈炼掏出一片金叶子,大抵到什么地方,黄金都是稀有物。
  
      “因为这段时间外面来的客人,吃饭住店是不要钱的。”酒保笑了笑,他的年纪已经三十开外,肩上搭着一块毛巾,虎口结着厚厚的茧子,放在外界的江湖中,也必然能闯出一番天地,却只是在这里做一个小小的酒保。
  
      “这又是为什么?”沈炼不疾不徐问道。
  
      酒保哈哈一笑,道:“我怕说出来,你没胃口吃饭。”
  
      “我胃口向来还不错,你但说无妨。”
  
      “那我就说了,因为老板说你们都是要死的人,若是再不让你们吃饱点,怕是太委屈了。”酒保呵呵笑道。
  
      “原来如此,既然要死了,有什么好酒好菜,还请端上来。”沈炼洒然一笑。
  
      酒保没有立即回答,忽然伸出手拍拍沈炼肩膀,他的五指微微弯曲,这是一种极厉害的擒拿手法,用劲之老道,非一二十年火候,不能如此。
  
      可是沈炼却轻描淡写错开一步,让酒保抓了个空。
  
      酒保微微一惊,打着哈哈道:“我是看你肩膀上有点灰,想替你拍一拍,没什么恶意。”
  
      沈炼轻轻拭去肩膀的灰尘,淡然一笑道:“却是不劳烦你,麻烦你还是想给我来点酒菜吧。”
  
      酒保摊摊手,请他找了个桌子,然后才去打酒。
  
      这个酒家的大厅并不小,稀稀落落坐着不少人。
  
      大都衣服材质不错,神色气度,异于常人。
  
      这些人又分成好几批,各自组了一桌。
  
      其中如沈炼这样独处一桌,显然是落单的人。
  
      而那些围在一起的人,大都目光若有若无的打量着沈炼他们。
  
      沈炼默数,如他这般落单的,加上他,一共有四个,那些聚在一起的人,统共五桌。
  
      他们年纪都差不多,然后掺杂着大约三个中年人,若非太阳穴高高~凸起,便是眼中神光清湛,显然这三个中年人,都是江湖顶尖的高手。
  
      照叶流云的说法,二十岁以下,是无缘青玄的,除非有罕见的特殊情况。
  
      这些年纪和他相仿的人,大约就是知晓青玄开门收徒的江湖世家亦或者如飞仙岛之类的隐世门派出来的子弟。
  
      落单的人,大约跟他的处境差不多,或是机缘到此,或是偶然得了消息。
  
      离青玄开山门还有一个多月,他们这些人之间,无形中定然存在着竞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