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玄道主 > 第一章七月半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海客谈瀛洲,烟涛微茫信难求。
  
  这方世界的海外没有瀛洲,却有青玄。
  
  沈炼已经出海,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要回到原本的大魏朝土地,怕不是有数千里之遥。
  
  若无叶流云给的海图,沈炼又找到惯熟的海船,要到这里怕是很不容易。
  
  他有准备到此尚且如此艰难,何况要误打误撞到青玄,又不知得有何等福缘。
  
  再要刚好达到叶流云所言青玄入门的条件,已非万中无一来形容。
  
  可这方世界广大无边,大魏朝亦不过是其中小小一部分,仙家岁月悠长,也不会断了传承,所以这入门规矩就一代一代传了下去。
  
  况且叶流云也指出世上还有其他仙门,但如青玄这般玄门正宗的仙流,又要到不知多远的地方。
  
  至于南海飞仙岛之流,虽然同属于修行界,数千年来,却从未听过其中有人证得长生。
  
  只是多痴活一两百年而已。
  
  这类半入仙流的门派,或多或少都跟青玄有些干系,有几家更是青玄其中修道不成的一些弟子,留下的道统,亦可以称之为外门,只是青玄从没有承认过。
  
  所以这些人家的子弟,对如何进入青玄,总要比旁人更了解一点。
  
  同归云山庄跟南海飞仙岛关系密切一样,名剑山庄其实也有自己的消息来源。
  
  这些世外仙宗看似名头极大,其中极为厉害的也至多不过比凌冲霄之流,厉害一两筹。
  
  只是得了一两门仙家道术,地位自然比寻常江湖门派高上不少,介于半仙半俗之间。
  
  又因信息不对等的元素,这些道统中,能够拜入青玄的机会,确实比旁人大了不少。
  
  可惜长生门前多白骨,其中绝大部分,都没有机会返回故里,不知道陨何处。
  
  这个地方是一个很大的岛,远处有座山。
  
  云深不知处,虚无缥缈间。
  
  沈炼根据自己气血的运行,推测现在已经是七月份,离老狐仙辛去病所言重九,差不多有两月时光。
  
  准确的来说,他来早了。
  
  他是独自从海船偷偷弄下一只小舟来到这里,只因为大的船,进不来这个岛,同时沈炼也不想妄自泄露青玄所在方位。
  
  如今脚踏实地,眼前场景既符合凌冲霄故事里的一些描述,也符合叶流云给的地图。
  
  沈炼更无怀疑。
  
  只是提前来到,不知能不能找到青玄真正所在。
  
  面前是一条小河,两岸长满了青草,唯一令人奇怪的地方,这里没有鸟语,更无虫鸣。
  
  除了风吹草动,以及河水迟缓的流淌声,便没有别的声音出现。
  
  阳光很炙热,沈炼纵然内气修为愈发深厚,依旧能感觉到一点燥动。
  
  他没有入水嬉戏,而是小心翼翼,据叶流云所言,青玄真正的山门下,有一座小镇,小镇的尽头,便是入青玄山门的路,那条路也叫作‘问心路’。
  
  正是缘于青玄‘欲修其行,先修其心’的宗旨,才被大神通者开凿出这样一条特殊道路。
  
  这岛屿再大,两月的时光,也足以让沈炼找到那小镇。
  
  沈炼并不担心。
  
  小镇的方向应当在南面,正与这条小河上流的方向一致。况且一般而言,大多数村落或者人家都是临河而居。
  
  这条河很幽深,看不见水中有什么,又不是类似于现代社会那种被污染的河流,有腐臭的味道。
  
  沈炼沿着河流,往上游走去,大约走了三天,他身上带了干粮和水,加上修为逐渐到了不食人间烟火的层次,因此没有妄自摄入这地方能够获得的食物和水。
  
  他是白天行路,夜间找一处地方,半入定境。
  
  除了草木,当真见不到其他活的生物。
  
  整条河流,漫布死寂的味道。
  
  在这天清晨,沈炼继续不疾不徐走着,终于看到了活的生物,更确切地说是活的人。
  
  对岸中,有一个女子,悄然而立。
  
  她穿着一身紫色罗衣,恰好衬托出那几乎完美的线条。
  
  沈炼眼力极好,依旧能看到她,当真是清冷脱俗。
  
  偶尔清风拂过,竟然吹动了她那纤细束腰下的紫色铃铛,随风婉转,清脆动人。
  
  沈炼有些许激动,不是因为这个女子极美,而是因为终于遇到了人。
  
  他尽力向对方打招呼,可是那女子只是稍稍看了他一眼,便突兀消失掉。
  
  没有半分痕迹留下,好似之前沈炼看到的只是幻象。
  
  可是风中似乎依旧有铃声传来,清悠动听。
  
  沈炼心想既然遇到了第一个人,至少这里并非荒寂,或许很快他就能遇到第二个人。
  
  他果然遇到了第二个人,而且比他预料的要快。
  
  就在入夜时分,天上的明月几乎圆满。
  
  夜空中,星辰寥落,今夜唯有月光动人。
  
  沈炼盘膝在一块岩石旁边,如往常一般,静静等待着天明。
  
  河上不知何时飘起了薄薄的雾,动人的月光散落在其中,流来淌去,别有一番凄迷。
  
  自上游发出朦胧的光,掺杂在月光中,离他大约有三十丈左右的距离。
  
  沈炼蓦然一惊,突然想起今天是七月十五,也就是民俗中的‘鬼节’。
  
  至于他为何会突然联想到这件事,便是因为看到这团光其实是一盏灯,而灯在一只舟上。
  
  舟体通体白色,上面站着一个白衣人,因为薄雾以及光晕,看不真切。
  
  白衣人拿着一张幡,就像送葬时所用的招魂幡。
  
  河水流的很慢,小舟没有船桨,随着水流,缓缓而下,所以也很慢。
  
  沈炼听到了哭声,亦或者歌声。
  
  那是死人的歌声,令人心中生出寒意。
  
  悄无声息的夜,没有鸟语虫鸣的河边,听到这种如泣如诉的歌声,若是胆子小一点,恐怕就已经吓得晕了过去。
  
  沈炼没有晕,可是这种歌声,似乎有魔力一般,沈炼突然觉得身子一轻。
  
  他微微回首,竟然看到了自己。
  
  这是他第一次在非主动的情况下,神魂出窍。
  
  白衣人摇动白幡,两岸突然有着零星散落的细微光团,朝着那一叶孤舟飘去。
  
  沈炼突然明白了这一条河,他为什么没有察觉到其余的活物。
  
  因为它们的魂,已经被这白衣人的白幡招去了魂。
  
  这些零星散落的活物,便可能是近来才到河边的。
  
  而他没有细细感知,之前没有察觉到。手机用户请浏览w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