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玄道主 > 第五十五章唯有剑道独尊

第五十五章唯有剑道独尊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四道门一模一样,没有任何区别。
  
  四道门都是开着的,能够看到里面的景物。
  
  里面的景物赫然便是之前那座凉亭。
  
  从左到右第一道紧紧闭着。
  
  第二道门开着,沈炼迟疑一下,便走了进去。
  
  眼前豁然开朗,便是之前的凉亭。
  
  凉亭却有一个人,盘膝而坐,胡茬冒出,却依稀似曾相识。
  
  沈炼突然惊到,这不正是他这具肉身的面容,只是从弱冠少年,成了青年。
  
  青年睁开眼睛,看到沈炼,居然毫不奇怪,缓缓说道:“我已经十年没有和人说过话,没想到第一次和人说话却是和自己。”
  
  沈炼遥望天上那轮明月,感受周围的风吹草动,微微笑道:“这么说我一直没有走出这个庭院。”
  
  “我们确实没有走出去。”
  
  “你既然是我,又为什么要骗自己。”沈炼淡然说道。
  
  “你是不是认为这天上的月亮,是不在移动的,而每移动到一个地方,风吹的方向也不同。现在风吹的方向,以及月亮的方位,并没有和当初你见到四道门的时候,之前的推测,相互契合?”青年紧紧看着沈炼,眼中充满复杂以及伤感。
  
  “那过了十年,我为什么还没死。”
  
  “因为这里只会让人感到饥渴,却不会让人真正死去。”青年回道。
  
  “这些花草树木,其实也是可以吃的,还有流水在附近,怎么会饥渴?”沈炼缓缓回道。
  
  青年捡起一块石子,朝花园扔去,破空声响,穿过花圃,却一片花瓣都没落下来。
  
  沈炼看到石子毫无阻碍的穿过花瓣、花枝,落在潺潺流水中,却没有激起水花。
  
  好似立体影像,受到冲撞后,一点都不受影响。
  
  “这些都是假的?”
  
  “我是真的,你知道我接下来要做什么?”青年说道。
  
  “你既然很饿了,自然是想要吃东西。”
  
  “可是这里的一切都是假的。”青年朝着沈炼认真说道。
  
  “我是真的,你吃我,就行了。”沈炼突然笑起来,如果青年便是十年后的自己,那么现在的自己就要被十年后的自己吃了。
  
  这是一种悖论。
  
  人吃人本就是残酷的,何况自己吃自己。
  
  青年动了,从盘膝而坐,到凌空飞击,转换间,无比自然。
  
  双手做飞爪形状,掌心虚空,好似有无形气流。
  
  沈炼感受到了风,拉着自己的衣服,想要扑进青年的抓中。
  
  他似乎惊呆了,或者面对这凌空一抓,没有任何还手之力。
  
  空气发生滋滋的声音,隐约可见浅红,那是速度太快,肉体和空气摩擦产生的火花。
  
  电光火石间,这一爪落在沈炼胸口上。
  
  胸口破开一个血洞,掏出蠕动的心脏。
  
  青年像是见到世间最美味的东西,沈炼依旧睁开眼,像是在看别人的心脏。
  
  青年抓着这颗心,好似拿着一颗鲜红的桃子,一口咬下去,汁水逸散出来。
  
  他说道:“真是美味。”
  
  “装作吃美味的样子,肯定很难为你。”沈炼嘴角微微弯着,说不出的嘲讽。
  
  青年逐渐消散,化成一摊水迹。
  
  白色的光芒闪过,依旧月华如水,沈炼的四周还是之前那座庭院。
  
  地上干干净净,没有任何水迹。
  
  沈炼抬了抬头,天上的月亮所在方位,跟之前决定离开时,一模一样。
  
  连风吹动的方向也一模一样。
  
  如同他从未离开过。
  
  或许他刚才经历的只是一场幻觉。
  
  那个主人这时候又突然出现在沈炼身旁,微微笑道:“你都一点不觉得这些是真的?”
  
  “我之前猜那第一道门考的是勇气,因为我已经证明了勇气,所以第一道门是关着的,第二道门考的是智慧。”沈炼无须说什么,能辨明真假本身就是一种智慧。
  
  “看来你现在有了不同的看法。”主人露出颇有有趣的神情,这小子太聪明了,聪明的让他有点惊喜。
  
  “因为我突然发觉我很傻,为什么你说什么,我就得信,你告诉我第二个考验是走出这个庭院,可是‘本来无一物’,我又何必走出去,既然都知道是假的,那我本就不必走。”沈炼娓娓而述说,没有用斩钉截铁的语气,却让人能体会到他深深的自信。
  
  主人拍拍手掌,随手一挥,庭院消失不见,旁边哪有什么潺潺流水,只是泄水的沟渠,里面只有月光,更没有其他东西。
  
  “你有勇气,更分虚实,已经有资格学我的剑术,当然这是你的福气。”主人笑道。
  
  沈炼也不矫情,拱手道:“那就多谢赐教。”他没有觉得这个主人自高自大,他虽然分出虚实,可是要想这位主人一般幻假成真,不知要努力多少岁月。
  
  达者为师,他能学到这样一位高人的东西,那本就是福气。
  
  “你知道我姓苏,可以叫我苏先生。”苏先生笑吟吟说道,却还是没有完全透露姓名。
  
  “好的。”
  
  “你此前可受过系统的修行?”苏先生此时收回淡笑的神情,变得有些郑重。
  
  “晚辈学过一些凝心入定的法门,还有门练气功夫。”他却没有说《上清灵宝自然锁心定神真解》,只是以‘凝心入定’来代替。
  
  “我早看出来你神魂比常人强大不少,确实是修道种子,你入门练气筑基的功夫虽然称不上高妙,基础却扎实无比,又像是青玄别传,青玄为天下练气正宗,看来你也算有些运道。”
  
  “在下所练气功,确实跟青玄有点渊源。”沈炼老老实实道。
  
  “嘿嘿,青玄虽然好,那也是多少年前的事,且不说它,世间万物皆可修行,在我眼中,唯有剑道独尊。”苏先生说到此,十分傲然,有种睥睨万物的气概。
  
  苏先生见到沈炼颇不以为然,继续道:“你是否以为我夸大其词?”
  
  “不敢。”
  
  “料来你也是个聪明人,只道万物皆可入道,无分高下,却不知凡间乡村之人,尚且知道‘万般为下品,惟有读书高’,剑道独尊并非我夸大其词。”苏先生神色冷峻,月光劈在脸上,菱角分明。手机用户请浏览w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