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玄道主 > 第五十四章四道门

第五十四章四道门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别人做不到,可我一定能做到,竹妹你说呢?”幽然淡泊的声音从山坡上传来。
  
  萧竹猛然一惊,臻首遥望,只看到坡顶冷风,吹动衣袂,一人独坐轮椅,眉心一点朱砂,灿若流华。
  
  “叶流云!”萧竹咬着牙道。
  
  叶流云深深注视着萧竹,这位未过门的妻子,轮椅的把手飞出两道飞爪,抓进萧竹面前的泥土中。
  
  眨眼间,叶流云就到了萧竹面前,铁爪收回。
  
  萧竹的身材较寻常女子高挑,叶流云看向他,需要微微抬起头。
  
  他叹息道:“无论你过去怎么胡闹,我都不生气,这次你为何连冰玉都要拿走,你就那么希望我过不了青玄的‘问心路’么。”
  
  “你自诩天生道骨,难道区区一条问心路,还能难住你?”萧竹俯视叶流云,浅浅笑道,她的目光却在叶流云的双~腿。
  
  没有比盯着一个瘸子双~腿,更严重的侮辱了。
  
  可叶流云却没有勃然大怒,只是道:“有备,则无患,况且这条路我没走过,怎么知道难不难得住,若是恰好卡在最后一步,冰玉便或许能助我走出去。【△網WwW.】”
  
  “你这样子还能走路么?”萧竹绝美的面容,闪过一丝讥嘲。
  
  “别耍脾气了,东西给我。”叶流云头稍稍低了一下,世上没有人可以让他这样的人低头,只是萧竹不一样。
  
  “给你可以,除非你答应解除婚约。”
  
  “你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为什么。”
  
  “因为你是萧竹,我是叶流云,我们在一起是天定的事。”叶流云又抬起了头,看着对方,他的眼睛就像一潭幽深的泉水,里面藏着许多不为人知的心事,略微带着一点忧郁。
  
  世上九成九的女子,都无法抵御这样的眼神,可是萧竹却心如铁石。
  
  萧竹道:“叶流云你以为全天下的女子都该喜欢你,都该同情你么,告诉你,我偏偏不喜欢你,我有喜欢的人。”
  
  “你说是谁,我去杀了他。【△網WwW.】”叶流云慢条斯理道,听了萧竹的话,也不生气。
  
  “他叫沈炼。”萧竹笑吟吟道。
  
  “原来是他,你看得起他也算正常,只是你们怎么相识的。”
  
  萧竹遥指苏家堡方向,缓缓说道:“他就在那里,你敢去么。”
  
  这地方一马平川,犹然能看到苏家堡。
  
  苦慧合十道:“叶檀越你可别听萧姑娘胡言乱语,她今天第一次才见到沈炼,那里有位奇人,精通道术。”
  
  苦慧深知叶流云心气高傲,若是劝他不去吗,反而适得其反,不如提醒对方,让他自己决定。
  
  叶流云看了看苦慧,轻笑道:“却是为了些许儿女情长,忘了跟苦慧大师打招呼,见笑了。”
  
  “你我方外之交,论心不论迹。”苦慧孑然而立,破旧的僧袍飘飘,心中却想到,那沈炼不知在里面如何了,是否真得了那奇人指点。
  
  无论学武修道,只有经过努力之后,才能知道家世和运道的重要。
  
  “怎么听到厉害,就不敢去了。”萧竹继续道。
  
  叶流云遥遥望着苏家堡,轻声道:“我记得,那里以前可是平地,什么都没有。”
  
  萧竹吃吃笑道:“你果然不敢去。”
  
  “既然有古怪,我为什么要去。”
  
  说话间,叶流云指如急电,落在萧竹身上各处要穴。
  
  他的武功比上次沈炼见到的时候还要深不可测,萧竹只感到头脑刺痛,微微眩晕,便给叶流云制住。
  
  叶流云轻轻抱着软倒的萧竹,对苦慧微微笑道:“大师要不赏脸来我名剑山庄做客,那沈炼跟我有约,他若不死,必然来我这,到时什么都清楚了。”
  
  苦慧微微颔首,两人都是极有希望踏入仙流的人物,他当然不会错过两人见面的旁观机会。
  
  ******
  
  夜月融融,凉亭孤寂。
  
  如今只剩下沈炼一个人在凉亭之中,第二道考验竟是让他自己走出去。
  
  沈炼感受自己的脉搏,时间分分秒秒过去。
  
  他没有妄动,更没有练气。
  
  只是想到,难怪事先要让他们吃饱喝足,因为第二个考验,破费时光。
  
  沈炼什么都没做,只是在等。
  
  在等月亮落下,太阳出来。
  
  如今至少已经过去九个时辰,离此间主人消失的时候。
  
  之前吃进肚子里的东西,一点一点被消化掉。
  
  月亮确实在动,可是离隐去还早,更看不到太阳出来的希望。
  
  整座凉亭乃至于外面的花园,都是真的,花草的清香,潺~潺流水,皆非作假。
  
  唯独有一点很奇怪,那就是没有虫鸣。
  
  莫说是一只昆虫,连一只蚂蚁都没有出现。
  
  沈炼的神魂可以感应到极为细微的事物,可是这些活动的生命,那是一点都没有发觉。
  
  除了偶尔风动,再无其他声响。
  
  莫说是呆了九个时辰,在这种环境下,连半个时辰,人都会感觉难受。
  
  沈炼试过入定,发现无论如何,他都无法进入那种定境,头脑异常清醒。
  
  无言的孤独弥漫在心中,在这种心境下,他觉得自己跟那草木竹石,其实并没有太多分别。
  
  只有处在这种绝对孤寂的状态,无所事事当中,才会遇到最可怕的敌人,那就是寂寞。
  
  沈炼从来都觉得自己是不怕寂寞的,可以谈笑风生,亦可以独来独往。
  
  直到这时候,他才发觉,有个人可以说话,更哪怕是一只猫,一条虫,他似乎都可以接受。
  
  他需要回应。
  
  但能回应他的只有清冷的月光,以及沙沙的风响。
  
  除了天上月亮的位置微微变化了之外,院落的变化很小。
  
  那风是依次从四个方向吹来,每一面的风力都差不了多少。
  
  确切的说,这个庭院,四面八方的景色其实都一模一样,只是随着月亮的移动,各自因为月光下的阴影,景色会变得有所不同。
  
  沈炼终于站了起来,朝着一个方向走去,他穿过花丛,又看了那层浓雾。
  
  毫不犹豫走了进去,潺~潺流水,好似一曲华美乐章。
  
  他的脚下是青石道路,每一步都走得很踏实。
  
  前面浓雾散开却是出现了是四道门。手机用户请浏览w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