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玄道主 > 第五十二章白骨哀

第五十二章白骨哀

readx();    沈炼一直想寻仙访道,可真正拥有神奇道术的高人站在面前时,他心下却有了丝丝惶恐,不然他又何苦运起《上清灵宝自然锁心定神真解》,令自己一念不生。
  
      泛起这念头,想到自己竟是叶公好龙,不由心中微哂。
  
      那安然平和的定境,亦随之告破。
  
      等他四顾,却发现已非在厅中。
  
      自己亦随着前面苏家堡的主人直走,他落在最后,前面是苦慧和萧竹。
  
      寻常人走路,若是几人出行,那么后面的人,亦会不自觉跟着前面的人走。
  
      而这一点,在动物中,更为突出。
  
      此是无心之念。
  
      可无论是苦慧还是沈炼,乃至于萧竹,皆是自我意识强烈的人,苏家堡的主人却能无形中,带着几人,随他而走,这份本事,当真令沈炼骇然。
  
      他入凝神定心之境,只能定心,却未能守魄。
  
      狐仙辛去病说他肉~身和神魂不契合,便是指明他魂魄之间,未能浑然为一。
  
      所以他的神魂更容易出窍,但弊端也不小。
  
      不然普通修行者出窍都得平心静气良久,哪能如他这般在行动间对敌时,都可神魂脱窍而出。
  
      沈炼思考这些,脚步没有半分停歇。
  
      因为他的真气和身体,都适应了这节奏,唯有等领路的苏家堡主人停下来,方可自然而然,也停下来。
  
      他倒是可以强行摆脱,那样会使他的魂和魄更加冲突。
  
      反而这种特有的步频,使他深刻体会到自身‘魂’和‘魄’的隔阂。
  
      这也是他能清醒过来的缘由。
  
      周围竟是白茫茫的雾气,也不知是何处天地。
  
      分不清东西南北。
  
      忽然眼前耳目一新,潺~潺流水,在一旁涌动。
  
      雾气散去,脚下是一条曲径通幽。
  
      两旁除却流水,还有灌木丛,更外面是高大的竹林,其叶沙沙作响,糊弄晚风。
  
      一座亭子幽然独立。
  
      各人依次落座,沈炼终于夺回了身体的控制。
  
      而萧竹和苦慧似乎没发现之前的懵懂,落座之后,才如梦方醒。
  
      “这是哪?”萧竹问道,她刚才答应留下来后,便好似打了个盹,再清醒时,居然就落座在此处。
  
      “此是鄙人的花园,诸位不比多心。”主人含笑作揖,拍了拍手,便有莲步款款。
  
      一群美婢川流而来,前面八人,依次端着盘子,乃是珍馐佳肴,却说不出用的什么材料。
  
      后面四人各自提着个银壶,以及酒杯。
  
      桌恰好四方,四人各据一方。
  
      沈炼和苏家堡主人相对。
  
      前面送酒送菜的美婢一去,后面还有两个美婢。
  
      一人抚琴,一人持萧。
  
      其中一个开口道:“主人今日听什么曲子。”
  
      声音柔美,却少了分生气。
  
      沈炼暗中观察每一个美婢,个个都姿色殊丽,却眼中无神。
  
      令他想起前世参观名人馆见过的真人蜡像,固然栩栩如生,却没有灵动。
  
      只是蜡像默然而立,倒教人分得出真假。
  
      此间美婢,个个都能行动自如,绝非假物。
  
      “长生门前多白骨,今日就唱一曲‘白骨哀’吧。”主人一笑,也不问沈炼他们想听什么。
  
      吃饭喝酒时,还需声乐,又足见此间主人的气派,非同凡俗。
  
      沈炼是既来之,则安之。
  
      苦慧言语最少,萧竹则是最多。
  
      三人并非朋友,可是此时却隐然默契。
  
      到底是苏家堡的主人神秘莫测,又仿佛仙流,他们下意识抱团取暖而已。
  
      同时沈炼亦感受到,苦慧言语虽然最少,却对他很有好感,没有恶意。
  
      而这位主人虽然一派随和,心思却最难测度,沈炼神魂敏感,亦窥测不出对方半分深浅。
  
      偶尔试探下,魂念靠近对方,便有一道无形的屏障,将他念头弹回来,阻绝窥视。
  
      那酒入口温润,余味无穷,那菜肴滋味千般,便是萧竹出身名门都没吃过如此美味。
  
      但是在这神秘的所在,在这神秘的主人面前,纵使龙肝凤胆,又有何趣味。
  
      所以萧竹吃得并不开心。
  
      她偷偷看了其他人,苦慧的面色并不苦。
  
      让他吃菜就吃菜,让喝酒就喝酒,世上恐怕再找不出这么听话的和尚。
  
      萧竹却知道这个和尚行走江湖许多年,在她出生的时候已经很有名气了。在江湖中,有名气,还能活得久,那就一定有非常的本事,还有非常的智慧。
  
      这世上任何一个人如果能活到寿终正寝,都有他不凡之处。
  
      和尚虽然还没到寿终正寝的年纪,可他的岁数已经很大了。
  
      萧竹知道这次如果想要平安离开,恐怕还得靠这个老和尚,毕竟人老成精,总会有点办法。
  
      另一方面,沈炼是也许真的在享受美食。
  
      沈炼吃饭倒是很优雅,每尝一口菜,闭着嘴,仔细咀嚼。
  
      不会发出吧唧的声音。
  
      他吃饭的时候,给人一种绝不会浪费的优雅从容。
  
      他这种气度仿佛天生,不是后天养成。
  
      每一道菜,既不会吃得太多,也不会吃得太少,即使遇上喜欢的,也不多吃。
  
      这种对内心**的克制,显现出来的却是一种修养。
  
      有些人觉得放纵自我,才有本性流露,堪称逍遥自在。
  
      却不知真正的逍遥自在,不在于任由**操纵,而在于能够克制。
  
      绝对的自由,并非自由。
  
      美婢琴箫唱和,所谓白骨哀,果真不愧一个哀字。
  
      但却有‘哀而不伤’的意境,所以吃饭喝酒时也不会听得心里发堵。
  
      “此曲如何?”主人含笑。
  
      “天上有,人间无。”苦慧放下筷子,很是诚恳道。
  
      “确实很好听。”萧竹充分暴露了她的文学素养和家世不匹配,当然她知道这世上没有一个人是不喜欢被拍马屁的。
  
      她有一张好看的脸,作为一位美女,说些奉承的话,对一个男人的杀伤力,她还是很清楚的。
  
      “曲子很好,技艺也很高超,只是却还差点意思。”这是沈炼说的话。
  
      主人似乎不悦,淡淡道:“瞧来小哥有高见了,你未必清楚,纵使皇宫大内里面,也找不出比她们技艺更好的琴师。”
  
      说话间,他又微微咳嗽了下,似乎这个身怀道术的主人,身体并不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