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玄道主 > 第五十一章苏家堡的主人

第五十一章苏家堡的主人

readx();    之前沈炼近来躲雨的时候,是个老仆引进来的,然后便早已不见。
  
      这里也只是一处偏厅,毕竟只是堡中主人好心让来往的赶路人躲一下雨,更多的方便,也不会提供。
  
      沈炼起初被那‘苏家堡’三个字吸引,无意识忽略其他,不然还是能留意到这里的一些特殊。
  
      伴随着咳嗽声,从内门走出一个男人,面容俊美,便是任何能工巧匠都难以雕刻出来,衣着华丽,却非沈炼见过的材质,见过的针法所制成。
  
      他的皮肤竟比萧竹还要好,十指修长,既适合弹琴,更适合抚剑。
  
      刻着双手却是拿着枚丝巾捂着嘴,咳嗽声亦是从他这里发出。
  
      若不是他的咳嗽声,沈炼几乎发现不了这个人。
  
      沈炼平生第一次遇到行动间能够不发出一丝声响的人,他的耳力已经足够好,却听不到对方行动时,接触地面的声音,更加听不到对方行动时,关节活动的声音。
  
      苦慧一直以来轻松的面容,多出些许凝重。
  
      如此修罗场面,竟也没对来人多出半分震动。
  
      外面的雨开始听了,屋檐的流水,滴答滴答,好似晚钟。
  
      男子逐渐扫着厅中站着的三人。
  
      萧竹不自觉拍起了折扇,似乎很淡定,可是她的手紧握扇柄,手背显出如青玉般的经络,看来并非表面那样泰然。
  
      苦慧被中年男子目光一扫,微微垂下眼帘,只是眉宇间的凝重,掩盖不住。
  
      唯独沈炼,抛开开始的惊诧,变得如若平常。
  
      他却暗自运起《上清灵宝自然锁心定神真解》凝神定心的法门,只因这目光太不寻常,好似老虎才睡醒,没有那么凶狠,可王者的威严不可侵犯,叫你下意识想要低头,想要臣服。
  
      “你是谁?”最先忍不住的当然是萧竹。
  
      沈炼暗叹一声,光凭萧竹按不住性子,便知萧竹绝不如叶流云。
  
      虽然那天沈炼侥幸胜了叶流云,可绝不会小觑对方半分,那是他生平所遇,最惊才绝艳的人物。
  
      无论是谁,在双~腿残废的情况下,都不会比叶流云活得更好。
  
      “我当然是这里的主人。”主人含笑道。
  
      “我是问你的名字?”
  
      “这里是苏家堡,鄙人当然姓苏,至于名?我说了,姑娘也不会清楚。其实姓名只是代号,相逢即是有缘,如今天色已晚,三位要不吃顿便饭,在这歇一夜才走。”主人依旧风轻云淡的笑着,即使邀请客人,亦在温和的外表下,令人生出他的话,不容置喙!
  
      “对不起,叔叔,我母亲叫我晚上要回去吃饭。”萧竹嫣然一笑,百媚横生,竟也不管扭作一团的漠北三雄。
  
      足尖一点,仿佛轻云出岫,便要飘出门外。
  
      她身法之轻~盈,姿势之曼妙,当真是赏心悦目。
  
      常人若是稍微留恋,萧竹就可能已经消失在视线之中。
  
      萧竹冰雪聪明,既然目的达成,又多出苦慧、沈炼还有这个来历莫测的苏家堡主人,留在这里,更无好处,不若先行脱身。
  
      她是女子,纵然逃之夭夭,都不会有什么声名负累。
  
      萧竹速度很快,停下来也很快,就在门口。
  
      主人已经站到了她身前。
  
      她轻轻一顿,折扇挥出,正如燕子在空中偶然停顿,然后猛然加速。
  
      这顺势一击,考虑的是对身体的协调度,以及力道的掌握。
  
      即使致命一击,看起来亦赏心悦目。
  
      沈炼目睹这一切,不由得不佩服,女子习武虽然有许多不足,但在身体柔韧性上,先天就比男子好上太多。
  
      可见天道得失之公平。
  
      刚才那折扇轻而易举就敲破了练成一身硬功李壮的脑袋,如今这势头,远比适才萧竹轻描淡写的一击要强。
  
      近在咫尺之间,沈炼自问也是避不开这一击的。
  
      苏家堡的主人亦没有避开,折扇穿过他的肩头,然后沈炼好似听到一声泡沫破碎的声音。
  
      那主人却整个人化成了一滩水,沈炼心中略微激动,这分明便是道术。
  
      以水化出的假身碎去,那水珠四溅。
  
      萧竹身上又生出无形气罩,金刚符的作用开始显现。
  
      一滴滴水,在空中,缓缓滑落。
  
      这时候突然出现一道白芒,视那气罩浑如无物,径自撞了进去。
  
      居然好似刀劈豆腐,果真毫无阻拦。
  
      萧竹娇~呼一声,然后愕然。
  
      白芒如丝如缕,破开气罩,绕着萧竹周身疾走,便将她绑住,动弹不得。
  
      那些假身破碎的水滴,竟而落进厅内的地面,混在血污之中,顷刻间那些死人的尸体,俱成一滩浑浊黄水。
  
      聚水成球,滚入厅外棵枇杷树下,浸入土中。
  
      漠北三雄几个虽然被那水滴淌过,却一点都没有受到伤害,只有那些血肉,俱做肥料。
  
      沈炼眼力极好,只见得那枇杷树孤零零的枝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出许多嫩叶。
  
      此间主人似乎动也未动,还是在原地。
  
      似乎感触到沈炼目光,说道:“这株琵琶本是我昔年发妻手植,已然如盖,后来我新娶娇妻,命我伐了它,可怜它已通灵性,我便将其移栽到这处别院来,今日得了这些肥料,明年定能生出许多可口枇杷果,可惜三位未必能等到我将果子酿成果酒。”
  
      说完他又是哈哈一笑,可将死人身体当做养料,即便是苦慧,亦觉得阴森可怖。
  
      萧竹美眸一眯,展颜笑道:“这位叔叔,我想起来了,今天我父亲母亲都不在家,就在你这里吃饭,我不走了。”
  
      主人悠悠道:“我也只是和你开个玩笑罢了,你这么可爱的小姑娘,我怎么忍心害你。”
  
      他神出手指,微微一勾,那缠绕萧竹的白芒,嗖地一下,松开萧竹,在空中抖得笔直,犹如一条灵蛇,钻进主人勾出手指的指肚中。
  
      沈炼心想:这里的主人看来也非俗世中人,不知比起辛十四娘父女,到底谁更厉害。
  
      狐仙和这里主人的手段,俱已超出沈炼的认知,难以判断强弱。
  
      萧竹这次可不敢跑,乖乖走回来,却到了沈炼身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