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玄道主 > 第四十九章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第四十九章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readx();    沈炼有些奇怪,发生这么大的事,苏家堡中主人家也不露面。
  
      难道是因为怕了这些江湖恶人,所以夺了起来。
  
      他心中疑惑,却见到那短发头陀,双眼眯着,好似睡着了一般,这里发生这么大动静,都跟他无关。
  
      李壮被‘小主’道破心思,心中惊诧,更多是对这位‘小主’深深忌惮。
  
      他的大力金刚掌已经能够开碑裂石,一口气能够劈坏十三匹青砖。
  
      哪怕这‘小主’是铁打的,听过他的名头,也不该如此托大。
  
      至于金钟罩练到第六层,更是寻常刀剑难伤。
  
      若没有这点本事,他也开不起这顺风镖局。
  
      而对方话发在这里,他若是这都不敢应战,将来还有什么脸面立足江湖。
  
      只是要是就这么上去给对方一掌,又好像不够英雄,况且对方够胆这样做,难保没有什么阴谋诡计。
  
      李壮心念一转,抱拳拱手道:“拳脚无眼,若是伤了公子,可怎生叫某过意得去,不如咱们切磋切磋,以武会友,若是公子真的技高一筹,在下也无话可说。”
  
      他是打定主意要拖延时间,若是对方不肯,那就只好刀兵相见,这‘冰玉’是名剑山庄点名要的物件,要是丢了这趟镖,他李壮不但丢了顺风镖局的名声,更是连伏魔寺千百年的脸面也一并丢去。
  
      ‘小主’嫣然一笑,如若花开,竟然使满堂又明亮了一分。
  
      李壮不禁神情晃动,心中免不了想到,要是这人是是个女子,怕是祸水。
  
      他大敌当前,竟然还想到这些,可见‘小主’颜色。
  
      “算了,你什么人物,给脸不要脸。”小主一挥折扇,一笑过后,便神情冷然。
  
      好似七月流火,到了腊月霜天,脸色说变就变。
  
      那折扇描金,高贵华丽,更加衬得小主,肌肤堆雪,若如琉璃。
  
      李壮不敢大意,凝神戒备。
  
      “去,把长眼的都解决了,这个大力金刚掌留给我好生玩玩。”小主嘴角微微弯曲,冷酷俊峭。
  
      李壮只看到那位小主,哗然间,便成了一叠重影,径自朝他而来。
  
      顾不得漠北三雄,他见识非同小可,知道对方光这身法,便可当世一流。
  
      气沉丹田,精炼多年的大力金刚掌的掌力,刚猛无俦,如怒海狂涛,双掌推出,不敢留力。
  
      这一下好似将真空抽干一半,沈炼固然在远处,也不禁耳膜一紧。
  
      大力金刚掌虽是至刚至猛的掌法,却非外家硬功,乃是由外入内,上乘武功。
  
      练到极致,也当不会差别于道家降白~虎的**功行。
  
      这既是掌法,也是内功。
  
      又与金钟罩相铺相成,威力当真大的很。
  
      那一叠重影,同时消失,小主就在掌力笼罩范围之内。
  
      却见到小主身周犹如生出波纹,又好似他体外有无形水罩。
  
      那掌力落在小主身上,便被尽数卸去,分毫威力都没有显现出来。
  
      李壮骇然失色,道:“护体罡气,怎么可能。”这时他才知道面前‘小主’,如何敢托大,愿意接他一掌,原来是练成了护体罡气这传说中的神功。
  
      沈炼却觉得有些奇怪,因为他灵觉超乎常人,觉得小主这护体罡气也来得太过突兀,好像是机关一样,浑没有那种神气消耗。
  
      当初青袍人杨轩亦是练成了护体罡气,可是面对万箭齐发的场景,还是不敢硬抗,因为罡气对精气消耗巨大。
  
      如若护身罡气能够无休无止运行,不怕消耗,即便面对千军万马,那也是从从容容,如陆地神仙一般。
  
      李壮一击不成,便欲闪开,夺门而逃。
  
      走镖局的,生死本就不在心上,可是那东西却不能丢。
  
      他也是心慌意乱,既然见了小主的轻功,又怎么能够逃走。
  
      小主露出了孩子般的笑容,手持折扇,如影随形,李壮根本摆脱不了。
  
      那李壮几次要逃到门口,就被小主拦住,如猫戏老鼠。
  
      旁边的喊杀声,又落入李壮耳中,他分心一望,跟随自己的弟兄,却是被漠北三雄一面倒的屠杀。
  
      这三人凶神恶煞,不是直接抓起人撕下胳膊,便是捏断关节。
  
      最后才让人在痛苦折磨中死去。
  
      本是一片干净的大厅,瞬间变成修罗场。
  
      短发头陀,依旧睡着了般,毫无动静。
  
      等到李壮目赤欲裂,想要救援,那折扇无声无息出现。
  
      往李壮的头颅一敲,好似一根棒子,敲碎了西瓜,露出白红相间的脑浆。
  
      那李壮练成金钟罩,刀剑难伤,何况头本来就比身体其他部位更加坚硬,可是却经不住小主轻轻一敲。
  
      这便是内气大成,哪怕是草木竹石,在手中亦能有莫大威力。
  
      转瞬间顺风镖局,连同李壮在内,一个人都没逃掉。
  
      血腥气弥漫四周,令人闻之欲吐。
  
      漠北三雄个个带血,都是别人的血。
  
      小主小心翼翼,从李壮身上拿出一个小盒子。
  
      漠北三雄已经上来,道:“小主,都解决了。”
  
      小主没有着急打开盒子,往大厅看了一眼,丝毫没有被血腥场面震住。
  
      却是看到了沈炼还有短发头陀,神色淡然道:“我说把长眼的都杀了,你们难道没长耳朵。”
  
      漠北三雄素来凶狠霸道,却没有滥杀无辜的习惯。
  
      只是知道小主喜怒无常,不敢稍微违背对方意愿,只好先看向沈炼,三人狞笑道:“小子只怪你命不好。”
  
      如果是寻常悍匪,杀良家子弟,沈炼倒也会拔刀相助。
  
      但是顺风镖局和这漠北三雄还有小主,却非这一类,而是属于江湖事。
  
      谈不上谁是无辜,沈炼纵有善心,也不会浪费在这里。
  
      唯独没想到,想要抽身事外,都不可能。
  
      果然是人在江湖,便有恩怨是非,纵然事不关己,也会有麻烦前来。
  
      他不是爱惹事的人,更不是怕事的人。
  
      “惹到我,才算你们命不好。”沈炼微微一叹。
  
      小主看向沈炼,眼角余光却在短发头陀身上,心中觉得短发头陀,怎么有点眼熟。
  
      此行算是容易,冰玉其实对他没什么用,可是对叶流云有用那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