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玄道主 > 第四十四章不同桃李混芳尘

第四十四章不同桃李混芳尘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出得花园,一人款款而立,沈炼识得,却是沈若曦。
  
  沈炼虽然少回沈府,可是每次回来,都威势日重,即使沈青石、沈青山都不自觉待他客客气气。
  
  非是沈炼严苛,而是一个人地位和影响力上去了,旁人自是看他眼光不同。
  
  沈若曦从一开始对沈炼的偏见,到后来私下里了解沈炼的一些事情,更了解了江湖,反而生出一种复杂难言的崇拜。
  
  他还不知道那年是沈炼将她从梦境救出,毕竟过了很久,纵然当时有些许记忆,后来也完全模糊。
  
  更何况她既不知来龙,也不知去脉。
  
  “若曦,你是等我么。”沈炼主动打了招呼,沈若曦已近二八芳华,最是美好的年纪,亭亭玉立,好似一捧清荷。
  
  “我刚想进去,爷爷便屏退左右,只好在外面等你。”沈若曦微微咬着下唇,少女的清香,在两人间静谧安详的逸散。
  
  落在沈炼眼中,纵然沈若曦皮肤嫩得能掐出~水,亦能看到许多瑕疵,远不及辛十四娘完美,却多了真实。
  
  况且沈炼前生没有妹妹,他这一代是独生子女,对于兄妹实是渴望的。
  
  到底这一世有斩不断的血缘,沈炼到底渐渐还是当她做妹妹了,不同于刚回沈家的时候。
  
  “有什么事?”沈炼没有兜圈子,他即将求寻道乡,今生未必还有机会回来,如果沈若曦有什么要求,他也会尽量帮她一把。
  
  “我想举办一个赏梅诗会。”沈若曦垫着脚尖,随着年纪增长,她多了不少淑女风范,温婉了许多。
  
  “想做就做,况且二舅也不会不让你去办诗会吧。”沈炼笑道。
  
  “你知道我打小学问都不如你,你帮我做一首好不好?”沈若曦拉了拉沈炼衣角。
  
  “怕是我做的不好,让你出丑。”沈炼摇了摇头。
  
  “怎么会,你要是认真做,肯定能技压群雄。”沈若曦差点直接抱着沈炼手臂摇起来。
  
  她近来偷看了不少描写侠义的话本,技压群雄之类的词语,信口拈来。
  
  “我自己作诗肯定不行,不过却可以帮你抄一首别人的,担保没人发现。”沈炼随口说道。
  
  “真的?”沈若曦面露狐疑,大有我读书少,你别骗我的意思。
  
  “假的,爱信不信。”沈炼抬脚就要走。
  
  “我信还不成,你有过目不忘的本事,以为我不知道,找首偏门的诗,也够糊弄他们了。”沈若曦偶然见识过一次沈炼的记忆力,还是去年,她在家塾里读书,恰好那天沈炼回来,先生给她出了一个题,她答不上来,便让她自己去学过的书找,抄写一百遍。
  
  沈炼便用了传音入密的武功,告诉她在某书某卷某页某行。
  
  先生随口出题,沈炼当然不可能事先得知。
  
  这也侧面说明沈炼记忆力有多么夸张。
  
  沈家不是诗书世家,可是整个青州府,都没有哪里比沈家藏书更加丰富。
  
  沈若曦知道沈炼有时候也会去家中那几处藏书的地方呆一阵,真给他看见一些偏门诗词,记下来,一点都不稀奇。
  
  当然沈若曦绝不可能知道,沈炼没花多少时间,就把那些藏书记下来完了,还了解不少别人不知道的奇闻怪谈。
  
  “那你听好了,我只说一遍。”沈炼拍了拍沈若曦脑袋。
  
  “别太长,不然我记不住。”
  
  “很短的。”
  
  “那你快说。”
  
  沈炼胸中藏书万卷,只是这世界的诗词,即使来历再偏僻,总会有人知道。
  
  他要给沈若曦的,当然是来自地球的诗词。
  
  两个世界文化背景类似,诗词格律相通。
  
  以前读过关于梅花的诗词一掠而过,沈炼选好一首,信口吟道:“
  
  冰雪林中著此身,
  
  不同桃李混芳尘;
  
  忽然一夜清香发,
  
  散作乾坤万里春。”
  
  沈炼内气既足,虽是低吟,却有雏凤清鸣的神气。
  
  这首诗用词算不得典雅,立意却高,意境绝妙,其实跟沈炼气质,有不谋而合之处。
  
  一口气毕,沈炼居然有种意与神合的感触,久已停滞的关口,居然有点松动。
  
  “这首诗不行。”沈若曦喃喃道。
  
  “为何?”
  
  “这么好的诗,估计别人早已知道了,你叫我拿出去岂不是献丑。”沈若曦真是有震惊有烦恼,若是沈炼这首诗中等偏上还好,可是难在这首诗通俗易懂,又意韵超群,定然不乏知名度,很容易穿帮。
  
  “你信我,便拿出去,不信我,便自己想。”
  
  “好吧,到时候我说是你作的,被拆穿了出丑的也是你。”沈若曦哼了一声。
  
  “我倒真想有人能拆穿。”沈炼心中暗道,沈若曦倒是给他提了个醒,之前凌冲霄讲故事时那首王重阳的五言诗,应非此间世界原产物。
  
  不知道有什么奥秘在里面。
  
  ******
  
  时间一晃而过,今天是十五,却不是好天气,放晴了两日,又迎来一阵寒潮。
  
  天上无星无月,唯有地上灯火,可以照明。
  
  伽蓝寺的灯火当然很明亮,彻如白昼。
  
  沈炼第二次见到辛十四娘,在伽蓝山伽蓝寺院中。
  
  灯光森森,好似流水,从门内淌出来,混着冰雪,如积水般通明。
  
  一株疏影横斜的梅花,一位明丽动人的少女。
  
  淡黄色的花朵,深红色的霞衣。
  
  “姑娘在这里,我一时间不知该看花,还是该看人。”沈炼面容含笑,于这深山古庙,无星无月之夜,一派从容。
  
  “第一我不是人,第二花没我好看,沈公子却是不怎么会说话啊?”辛十四娘洒然一笑。
  
  “梅花傲骨,冰雪佳人,皆是可观可敬可亲之物,皆入得眼,在我心中分不出好看。”
  
  “之前我见叶流云,只觉得他不如你,现在却觉得你不如他。”辛十四娘屈指弹梅,枝头摇曳,清影重重。
  
  “哦,却不知为何?”沈炼适时问道。
  
  “他毕竟不眼瞎。”
  
  沈炼捧腹而笑,道:“我平生所见,唯独姑娘最有趣。”
  
  “可你却无趣,像个小老头,说好的礼物哩。”辛十四娘坦出双手,大有一副要从此路过,留下买路钱的架势。手机用户请浏览w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