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玄道主 > 第三十九章完美与不完美的人

第三十九章完美与不完美的人

连续多日的大雪终于停了下来,如今又是夕阳。

    日出日落,实是世间最平常不过的事。

    但今天注定有所不同。

    白玉飞已经抹干净了大厅的桌子,比其余伙计干得更多,用的时间更少,吴管事看到他,眼中都充满笑意,心中琢磨,要不让沈炼辞退几人算了。

    沈炼当然无所事事,他在喝茶,平常的茶叶,初化的雪水,袅袅的茶烟,腾腾升起。

    旁人只能看到白玉飞的勤快,沈炼却可以看出白玉飞动静间在修炼一种特别的功夫。

    他的重心比常人低一点,落足时身体前倾,却脚后跟先着地,姿势明明怪异,在他身上却显不出别扭,让人几乎没能注意到他的怪异。

    这种功夫大概是修炼一种身法,其要点在于平衡。

    古语有云:修身治国平天下,其中的平便是平衡的平。

    世间之道,以平衡最为难得。

    此身法仿佛为白玉飞量身定做一般,因为白玉飞的脊柱比常人会有些畸形,正因为这一点畸形,令他的重心,跟别的人区分开来,时时刻刻处于一种不平的状态,亦让他找到了自身平衡的点,恰恰与这种功夫完美锲合。

    “他的刀未必快,但施展出来一定会很快。”沈炼想到,若是白玉飞之前有出刀机会,以他的身法,刀法连环而下,将很少有人能避过。

    同时亦可以看出白玉飞的刀法未到人刀合一,故而身法和刀法没有完美锲合,才会没有出刀的机会,就受了伤。

    白玉飞虽然干着活,却不觉得累,他平生没干过这种活,更没有自食其力过,一入江湖,身不由己。

    他是缺乏安全感的,但这里有沈炼,却让他平生第一次生出无可抵御的感觉,亦感到沈炼是值得令人尊敬的人,因为沈炼有一点好处,别人都没有。

    那就是沈炼的目光,无论看谁都一样,把你看在眼里,却没多少算计,更无多少偏见。

    白玉飞浪迹江湖,见过不少人,他有自己看人的眼光,沈炼绝对是最特别的的那一种人,甚至没有之一。

    “少爷,老爷不好了,你快回去。”

    破门而来的是个穿着灰袍的汉子,此人是青竹帮的帮众,他口中的‘少爷’自然不是沈炼,而是安仁杰。

    安仁杰嚷嚷道:“是不是老头子为了骗我回去,又装病?”

    那仆人道:“少爷这回真出大事了,是名剑山庄的少主来了,取了咱们帮中那件宝物,老帮主也受了伤,你回去看看吧。”

    安仁杰神色一变,他纵然再不问江湖事,也当知道名剑山庄。

    白玉飞亦神情触动,到底还是找来了。

    “早说那破画就不该留着,烧了不是一了百了,偏偏老头子拿他当宝,若那玩意真是仙家物事,这么多年也没见咱家出个仙人,让本少爷沾沾仙气,现在东西丢了,总算不会提心吊胆,这是好事。”安仁杰听后,不但不伤心,反而高兴。

    又对沈炼道:“沈大少爷,你不是一直对那玩意感兴趣,现在机会来了,你去抢回来,那东西就归你,我保证老头子绝不敢找你要。”

    “不用去找,它自己就来了。”沈炼淡然一笑,得失难料,大都在一个‘缘’字。

    福有福缘,善有善缘,恶有恶缘,缘聚缘散,无从可知。

    灰襟汉子,突然面色惶恐,指着前面道:“少爷,那就是名剑山庄少主的轿子。”

    素青色的轿子,不是从地上来,不是从雪上来,是从天上飞来。

    青色劲装的剑奴,抬着轿子,从对面的屋顶飞出来。

    轿子如若一盏风灯,缓缓降落,脱离引力束缚般。夕阳自然普照,不偏不倚,拉出长长的影子,恰好遮住了大门。

    “公子,前面有间客栈到了。”剑十三在前面分明看得一副对联——‘有雅客时常惠顾,间文栈总是欢迎’,韵味悠长,这沈炼倒是个雅人。

    “白玉飞也在。”这句话却是剑十四说的,显然他对白玉飞印象很深。

    毕竟在此之前,是他们两个,将白玉飞一路追杀到青州边界。

    ******

    任谁也没料到名剑山庄的少主人是个残废,是个只能靠轮椅行动的人。

    白玉京完全看到叶流云时,那被伤的仇恨皆烟消云散。

    正因叶流云出身如此之好,风采过人,一手功夫出神入化,才更能体现出什么叫做天妒英才。

    一个人太过完美,有了缺憾,必然很是不幸,这种不幸在于心灵而非物质。

    一块石头,上面有多少坑洼,都不会有人觉得有什么。

    一块价值连城的白壁,上面有了瑕疵,将会令多少人觉得难过、可惜。

    白玉飞是同情,安仁杰是愕然,跟来报信的灰襟汉子却没有见过叶流云的真面目,因为对付青竹帮,剑十三一人便已经足够。

    “白兄那日匆匆一别,却是来不及说上话,只留下你的刀,今日见到原主人,自当物归原主。”

    叶流云手上多了一把白刃,唯有刀柄是黑的,拿在手上,像是拿着一道光。

    用这种刀,在夜晚是极为显眼的,因为白玉飞虽然做的盗窃之事,可与人比武,从不偷袭。

    白光一闪而过,最后稳稳落在白玉飞手上。

    他拿上自己的刀,微微一瞥,竟而神色骇然。

    刀身上本刻有两个字——白玉。

    现在刀身上依旧是两个字,白玉却变成了‘碎玉’。

    甚至可以清晰看见‘碎玉’的‘碎’,一笔一划还有深深的指纹在里面。

    不用说,原先刀身上的‘白’字不但被抹去,还被叶流云以无上指力刻下‘碎’字。

    白玉既碎,人又当如何。

    “怎么白兄是觉得在下在刀身上刻下的字不好么?若是白兄觉得碎玉不好听,可以自己改,或者请别人帮忙改一下。”此刀材质尤甚百炼之钢,唯有以类似大力金刚指的指力,方能在刀上刻字,而不在于功力深浅。

    最后一句,显然是对沈炼说的。

    打一开始,叶流云的注意力都被沈炼吸引。

    事实上沈炼就像是叶流云的完美版,风姿绝世,光彩照人,而且没有双~腿残疾。

    ps感谢独孤醉眠的200赏、zxh1973、阿勒彗星、潜虚子的打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