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玄道主 > 第三十五章因菩萨心肠,故霹雳手段

第三十五章因菩萨心肠,故霹雳手段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雪不曾消停,今天的事也还未消停。
  
  安仁杰对着吴管事嚷嚷道:“吴老头客栈的门也该修修了,你为你家沈少爷省那点钱干什么。”
  
  “安少爷这门可有一百年了,所用是一块降龙木的边角料子,价值千金都不为过,可是咱们客店的金字招牌。”吴管事得意洋洋道,这门当然不是以前留下的,而是沈老爷子因为有间客栈经营得有声有色,才送给沈炼的。
  
  说是价值千金当然有些过,但的确也价值不菲。
  
  此木生长缓慢,木质坚韧,木面光滑细密,且不易折。强力折之,斜茬似刀,锋利如刃。
  
  更难得的是,此木能散发一种淡淡的香气,有驱赶毒虫的效用,有此门在,许多往来客人进入客栈时,身上若是有些不干净的活物,大都会被驱赶走。
  
  安仁杰不学无术,当然不知道什么事降龙木,却也知道吴管事不是个无的放矢的人,看来这门的料子,还确实有那么点点值钱。
  
  “这门既然如此宝贝,放在外面也不怕被人偷了。”
  
  “安少爷你又说笑了,青州城内谁敢偷咱们客栈的东西。”
  
  “好了,你们两也别斗嘴,门外有人倒着,吴伯你派两个人将他抬进来。”沈炼眉头微微皱起,麻烦事倒是会挑时候。
  
  他闻到了丝丝血腥气。
  
  吴管事倒是见惯了沈炼这不见不闻,而能知晓身周事情的灵异,派了两个小二,开了门,果真不远处躺着一个人。
  
  两个小二将人抬了进来,却是个皂衣男子,约莫二十岁出头的样子,双眼紧闭,显然是晕了过去。
  
  浑身上下,倒是完整得很,只是衣服斩了雪,有些湿。
  
  将其平放在地上,沈炼又让人打来一盆热水。
  
  他轻轻摸了摸对方额头,却是烫得很。
  
  目光落在其胸腹下面,衣服弱不可察得有三个像是被针孔穿过的痕迹。
  
  血腥味也是从这里传出来。
  
  “好高明的暗器手法,针针落在穴位上,分毫不差,若是一次性发出,那人当真厉害。”
  
  打穴认穴好似江湖高手常有的本事,可是用在暗器打穴,还能如此精准,那非既有天赋更有苦功不可。
  
  此人体内更有一股邪气,抑制不住,到处乱串,也是亏了这股邪气,极阳极热,才没让他在这般冰天雪地里给冻死。
  
  这种天气下,即使江湖高手,有真气护体,都很难走远,不是每个人都似辛十四娘那般厉害,况且辛十四娘本来就不是人,非是普通生灵。
  
  “少爷热水来了。”
  
  大厅还有不少食客,本来这天气下就没什么乐子,加上刚才辛十四娘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此刻俱都围过来,想看个好戏。
  
  “各位朋友,我不喜欢救人的时候,给人看着,你们都散去吧。”
  
  “沈公子我们就是看看,不会影响到你的。”
  
  “就是就是,早就听说沈公子医术高明,我们也想见识见识。”
  
  沈炼淡淡一笑,也不着恼,身形一动,好似一阵风淌过,速度快得令这些人只看到一阵残影。
  
  那影子往周围人中转了一圈,最后又回到原地。此时包括刚才说话的几个,全都呆若木鸡,一动不动。
  
  这些食客才想起,沈公子可不是什么简单人物。
  
  “我这人有个毛病,讲道理大家不听,就特爱动手,得罪了诸位,还请见谅。”沈炼拍了拍手,不疾不徐的说道,依旧斯文有礼。
  
  “若是诸位听进了在下的话,愿意散去,就眨一下眼睛,我就替各位解开穴~道。”沈炼接着又道。
  
  说完之后,这些人都眨了眨眼睛。
  
  “那好,我还有一句话要讲。”
  
  那些围观的群众,生怕沈炼还出什么幺蛾子,只是现在口不能言,手不能动,有心认错,消消沈炼的火气,却无能为力。
  
  “如果我解开穴~道,还有人不服气,只得又让大家一起跟他受点罪,令他多愧疚反省一下,想来大家是不会反对的。”
  
  话音一落,沈炼便如法炮制,替这些人解开穴~道。
  
  纵然有两个不服气的,也想到沈炼最后的话,怕引起众怒。
  
  各人都散了去,其中还有不少人见识沈炼的厉害,有心巴结,又点了好酒好菜,在远处自己的位置上,希望沈炼能看到,留个好印象。
  
  说到底欺善怕恶,皆是人之天性,畏威而不怀德,亦是劣根。
  
  沈炼有菩萨心肠,才行霹雳手段。
  
  他不算坏人,也不会做个烂好人。菩萨虽然大慈大悲,却也不是仁善,文殊成道,亦曾杀了十万魔兵,丝毫不损其慈悲。
  
  至于恶了一些客人,会令客栈生意损失,更不在沈炼考虑,他身在红尘,本就无心富贵家声,何须在意这些。
  
  沈炼重新将注意力落在皂衣汉子身上,对方胡渣突起,看来许久未曾打理,从身上的其他痕迹,亦可以看出对方显然是在逃亡。
  
  右手虎口有着厚厚的茧子,不是练刀就是练剑,只是身上没有兵器,看来早就遗失。
  
  而衣服上除了那三个针孔,没看到其余口子,可以猜测,此人是被人用暗器伤后,就立即逃走。
  
  兵器遗失,多半是因为事发突然不在手上,或者将兵器以大力投掷出去,用来断后。这足以证明出手的人是有多快,以及这皂衣汉子心性也颇为果断。
  
  似乎这又可以归类于江湖仇杀之中,而皂衣男子别的地方不走,偏要来有间客栈,说不准有因为他的缘故。
  
  毕竟如今的沈炼,在江湖上算是有些名头。
  
  这些都是沈炼自己的猜测,未必做得准,他也不会见死不救。
  
  他求道,并不泯灭人性,若事不关己,就看着一条生命从自己眼底逝去,他自问还是难以做到。
  
  或许将来他会走上太上无情的道路,可现在他至少还是个人,有人性的人。
  
  一盏茶后,皂衣男子被微微抬起来,对着那一盆热水,吐了起来,吐出的东西竟然是结成冰的血块,呈紫黑色,显然有毒。
  
  落进热水中,便随即化去,但仍有丝丝血腥味传出来。
  
  沈炼闻到,都有些烦闷。
  
  若非热水将血块消融进去,那味道还要更重,令人闻到更加难受。
  
  ps感谢六月别哭的588赏以及无法无天不三不四、大隋帝国yang、青青的打赏手机用户请浏览w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