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玄道主 > 第二十四章青玄

第二十四章青玄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客栈人来人往,向来是红尘深处。
  
  沈老爷子同意沈炼从客栈做起,也是因为这地方龙蛇混杂,极锻炼人情世故。
  
  子夜,
  
  明月,
  
  梧桐。
  
  梧桐上没有凤凰,却有月亮。
  
  天上一轮残月,梧桐粗~壮的枝干上却是一轮满月。
  
  这不是满月,而是人的脑袋。
  
  这人的脑袋上光洁无比,盛满月光,故而像是满月。
  
  他旁边还有一个人,一个少年。
  
  微风吹来,少年略显单薄的身子,有些许摇摆,可是双~腿却扎根枝干中一般,立地生根。
  
  风摇影动,如若青竹。
  
  最后沈炼一口气吐出,跟着白烟袅袅,徐长浓郁。
  
  等沈炼这口气喷出,凌冲霄方才说道:
  
  “这门气功乃是我门中祖师昔年寻仙偶的,叫做神足经,乃是江湖上最精妙的功夫之一,他所练便是此功。”
  
  沈炼此前已经得了青袍人的口诀传授,依法修习。
  
  神足经的‘足’不是指的脚,而是神完气足的足。
  
  ‘他自狠来他自恶,我自一口真气足’。
  
  这门气功的口诀极为易懂,可却极难练成,只因为此功第一步就要人心无妄念,方能感应到自先天带来的一点真气。
  
  说来简单,可是世间能‘入定’且心无妄念的人,又有几个。
  
  即使多年修行的高僧大德,也不是说‘入定’便能‘入定’。
  
  这对沈炼而言,却不是什么难事。
  
  依法修行,调整呼吸节奏,无思无相,处清风明月中。
  
  纵然凌冲霄知道沈炼是良才美质,仍旧不得不承认他是天才。
  
  沈炼知道自己不是天才,只是因为《上清灵宝自然锁心定神真解》的缘故。
  
  他入定境,依法修行,感悟那一缕真气,操纵起来,循着经脉温养,当真是如臂指使,轻易至极。
  
  他的身体不算太好,经脉滞涩,可是凭借他对真气的精微操控,竟然在第一次修炼当中,就将‘手少阴心经’的穴~道打通一小半。
  
  凌冲霄不知道沈炼进境,只看他这一口气,徐长无比,便清楚沈炼实是不世出的武学奇才。
  
  沈炼听到凌冲霄的话,有些好奇,道:“还不知道你们的门派,到底叫什么?”
  
  凌冲霄淡淡道:“既然你问了,我也不妨告诉你昔年我门中祖师本是书生,科举失意,心如死灰,后来想通了,便去访道长生,仙道常在世外,等闲人如何见得到,某一年,祖师听得海外有疑似仙家人物出没,扬帆出海,遇上一场暴雨。
  
  祖师侥幸大难不死,抓~住一块船板,随浪沉浮,后来流落到一个沙滩上。
  
  那沙滩却属于一座岛,岛屿面积十分大。
  
  中间有一座山,烟雾缭绕。
  
  祖师见得那山雄伟,在岸边休整一日后,便朝那山走去,到了山脚,却见到一面倚天绝壁,上面赫然刻着‘青玄’二字。
  
  那绝壁峭滑如镜,也不知道两个字是怎么刻上去的。
  
  每个字一笔一划,皆有十数丈长,五六尺宽,浑然天成,毫无斧凿痕迹。
  
  祖师当时就心想,若不是仙家手段,怎能有如此奇观。
  
  祖师沿着山走了进去,那山太大,里面又是密林重重,祖师竟而迷失了方向,靠着林总野果充饥,侥幸没遇到毒蛇猛兽。”
  
  “可是后来,祖师遇到了仙人,仙人送了他秘籍?”沈炼笑着问道。
  
  这实是以前看老了的套路。
  
  “哪有那么简单。祖师后来在林中隐隐听到阵阵牧笛声,心想终于能看到其他的人。他在林中迷路太久,甚至连进来时那面倚天绝壁都找不到了。
  
  也不敢多想,遇上神仙,只求能够从林中走出来。
  
  那晚月光很好,林中却很冷,祖师虽然练了点粗浅的皮毛功夫,也还没到寒暑不侵的地步。
  
  听得牧笛声,便往声音来源处走去。
  
  笛声所吹的曲子很古怪,不是祖师听过的任何一首曲子,舒缓低沉,还带着点点飘渺。
  
  祖师循着笛声走了不知道多久。
  
  只是他越走越奇,祖师虽然没计算他走了多少路,料来两三里还是有的,可那笛声依旧不远不近,与起先听到时,没有太多区别。
  
  似乎他在走,笛声源头也在移动一边。
  
  后来他闻到一股子幽香,那是梅花香味,没几步路,他果然看见了两旁的树木,逐渐被一株株梅树取代。
  
  前面出现了一条青色碎石子铺就的小路,蜿蜒曲折。
  
  而笛声也渐渐清越起来,仿佛在戏弄清风,充满天趣。
  
  祖师踏入了那条小路,月光扑在青石路上,清辉四溅,好似一渠清水。
  
  暗香入鼻,之前的疲乏也消减许多。
  
  这次没到盏茶功夫,祖师就看到了一株尤其粗~壮的梅树,横在路中间,也不知这株老梅活了多少岁,枝干光秃秃的,只有点点梅花,如疏疏落落的星辰。
  
  等靠的近了,祖师才发现那株梅树的主干上,竟然写着一首诗。”
  
  “什么诗词?”沈炼也分外好奇了,这故事倒是比那些寻常仙侠小说,有趣得多。
  
  诡异的牧笛声,幽深的梅林,还有刻在梅林上的诗。
  
  “这首诗的确很飘渺。”
  
  凌冲霄眼中映着深沉的月光,悠然吟道:“
  
  地肺重阳子,呼为王害疯。
  
  来时长日月,去后任西东。
  
  相伴云和水,为邻虚与空。
  
  一灵真性在,不与众心同。”
  
  “相伴云和水,为邻虚与空”,沈炼听到这句,不免有些惊讶,倒不是为这句诗的飘渺,而是因为他以前就见过这句诗。
  
  记得那年他闲来无事,翻到重阳真人的诗集读过这首诗,而这句最为深刻。
  
  他前段时间看书的时候,没发现这世上出现过王重阳或者全真教,所以觉得有些奇怪。
  
  ps感谢谷仓门的万赏、zxh1973的1376赏、书友160201152436518和雨落微痕的打赏
  
  为了感谢大家过去的陪伴和支持,除夕夜我会在我的公.众.微.信号发现金红包,具体除夕夜几点钟开始发,我会提前通知大家。如果还没关注的书友,可以在微.信.公.众.平.台搜索‘中原五百’或者‘feixianjidao’,微.信.公.众.号上面也可以对我私信,不过最近比较忙,可能回复不会太及时。手机用户请浏览w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