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玄道主 > 第二十三章寂寞繁华

第二十三章寂寞繁华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沈炼几乎不忍接着看下去,青袍人太过凶历,凌冲霄怕是要输了。【△網WwW.】
  
  可是在这千钧一发之时,凌冲霄的小腹突然向内毫无预兆的凹陷下去,好似一张薄薄的纸。
  
  似青袍人这等高手,一举手一抬足,皆如尺量,对于胜负时机掐的极为准确。
  
  可是无论如何他也没有想到,凌冲霄本来中了一记‘灭神剑’,即使他武功再高,在这转瞬间,依旧不可能还能反应他这手‘火中取栗’。
  
  掌劲破空,手掌却未实质接触到凌冲霄的身体。
  
  刁钻毒辣的劲力,若泥牛入海,全无声息。
  
  沈炼突然闻到一股子香味,一种特别的香味,有丝丝香甜,令人神清气爽。
  
  凌冲霄青眉变得血红,凝结出细密的血珠。
  
  香味便是从这些血珠散发出来,这是由于他的精血一下子猛然凝聚,陡然爆发,以至于‘降白~虎’的境界,都没能够将精气完全锁住。
  
  足见凌冲霄,将要迸发出的力量有多么强大。
  
  但见得凌冲霄,另外一只手,化掌为拳,好似一只大枪杆子,迎风一抖,伸得笔直。
  
  这一下变故之快,让沈炼都毫无心理准备,实是想不到本来难分难解的二人,突然就分出了胜负,还是如此出人意料。
  
  青袍人如纸鸢般落入大殿之外,雨水之中。
  
  如过去无数次青袍人杀别人那样,这一次青袍人也不活了。
  
  他的眼睛被鲜血充满,面容没有惊惧,仍是最后一次出招之前的神态,自负且带有一丝欣然。
  
  但这些都无法改变一件事实,他输了,输的彻彻底底。
  
  一缕青烟从青袍人身体冉冉升起,在雨水中漂浮,还有丝丝血气,参杂其中,即使暴雨也冲刷不干净。
  
  一声木鱼敲击,好似晨钟暮鼓,发人深省。
  
  那清越胜过金石的木鱼声,震散了青烟,最后归于青袍人身躯之中,再无异状。
  
  沈炼没有叹息,没有同情,只是有些说不来的滋味。
  
  他在想如果人生可以重来,青袍人还会继续他走过的路么。
  
  视人命如草芥,既是不珍惜别人的生命,也是不珍惜自己的生命。
  
  因为轻视,故不能长久。
  
  有暖流到了他身体中,沈炼只觉得四肢百骸随着暖流急速流过,微微发热,再反应过来,他已经可以站起来了。
  
  凌冲霄的青眉,已经变成了血眉,但这并不能让他看着有多凶历,反而有种在修罗血海中,静心参道的高人神采。
  
  如地藏居恶鬼之中,静谧慈悲。
  
  尤其是凌冲霄本来就是秃顶,更像是某位得道高僧了。
  
  沈炼忍不住一笑。
  
  他的目光落在凌冲霄光头上,凌冲霄当然察觉。
  
  拍了拍沈炼的额头,轻声哼唱道:“光头光头,下雨不愁,人有雨伞,我有光头。小孩,你不可以对大人不礼貌哦。”
  
  “额,我可不是小孩子,而且你唱歌真的不好听。”沈炼突然很认真说道。
  
  “小孩子都不喜欢说自己是小孩子。”凌冲霄微笑道。
  
  沈炼想不到凌冲霄还有这种恶趣味,直到发现他的眼神,依旧落在雨中,落在青袍人尸体上,才觉得他只是想发泄下情绪而已。
  
  毕竟青袍人还是他师弟,有了多年一起学艺的经历。
  
  青袍人无情,凌冲霄却不是,沈炼突然懂了青袍人和凌冲霄的区别。
  
  青袍人‘舍道之外,再无他物’,反而让自己变得辣手无情,六亲不认,过于偏激。
  
  凌冲霄却仍旧把自己当做人,有喜怒哀乐,有爱恨情仇。
  
  说不上谁的性格,更适合求道,因为凌冲霄虽然活着,也不算得道,但凌冲霄一定可亲许多。
  
  ******
  
  青袍人失踪的消息很快就传到沈家老爷子耳中,打蛇不死反受其害,没有谁比沈家老爷子更加明白这道理。
  
  所以得到这消息的同时,沈家立即处于戒严状态。
  
  更让老人不安心的是,在衙门派人通知这消息的同时,还顺口问候了沈炼。
  
  令他觉得有些奇怪,他是做事无巨细的人,心知这其中定然还有别的意思。
  
  只是他怎么也想不到沈炼甩开了他安排派去监视的人,然后就去通过知州,见到了青袍人。
  
  硕知州派人传话,便是为了试探沈老爷子是否知道这件事,反正沈炼在大牢随着青袍人一起消失的事情,他绝不会主动承认。
  
  至于现在沈炼是生是死,硕知州也不知道,唯一希望的便是,沈炼是通过他进入大牢,不要传给沈家知晓。
  
  这件事硕知州担心了许久,直到过了一天,才听到沈炼安然回到沈家的消息。
  
  硕知州这才放心下来,唯一想不到的便是,青袍人到底怎么样,他知道沈炼也知道答案,却苦于没有机会去询问。
  
  直到三天后,硕知州才找到一个机会。
  
  那便是沈老爷子突然将城中最大的一家客店——同福客栈交给了沈炼管理。
  
  信号很明确,沈老爷子要培养沈炼做沈家的继承人了。
  
  此事还得从那日说起,沈家全部戒严,到了傍晚,白日出去祭拜母亲的沈炼,安然回来,倒是让沈青山和沈老爷子放宽了心。
  
  同时跟着沈炼回来的,还有沈家几名暗中盯着沈炼的护卫。
  
  他本来暗自跟着沈炼,却跟丢了,以为要受到重罚,最后一边分出一人回去通报消息,一边试着去伽蓝寺那里寻找沈炼。
  
  倒也真让他们在那山上寻到了沈炼,当时沈炼已经淋成了落汤鸡。
  
  旁人跟着一位僧人,面皮白净,带着沈炼在山路上走着。
  
  等他们走到沈炼跟前,那僧人看也不看他们,竟然袅袅去了。
  
  那下雨天,山路陡滑,僧人却好似不受影响,如履平地,一路奔驰,很快就消失不见。
  
  也有护卫好奇,问沈炼那僧人来路。
  
  沈炼但笑不语,没有回答,只是跟他们回到了沈家去。
  
  同样沈炼回到沈家却说青袍人死了,十分笃定,至于再多的话,即使沈老爷子也问不出来。
  
  倒是沈炼主动答应向沈老爷子要求管理一间客店,老人并不小气,况且沈炼既然愿意涉足商业,确实是遂了他的心意。
  
  故而将城中最大的一家百年老店,同福客栈给沈炼掌管。手机用户请浏览w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