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玄道主 > 第二十二章暴风雨中的蝴蝶

第二十二章暴风雨中的蝴蝶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十万火急求推荐票,签约榜掉了太多名次,急需要大家支援)
  
  沈炼在旁边目不转睛,欣赏当世两位武可入道的江湖高手之间的战斗,实是获益良多。
  
  他神魂之强,更在两人之上,可以出窍夜游。
  
  纯以神遇,不以目视,更可以直观感受到两人交手的强弱。
  
  飘风不终日,骤雨不终朝,本是自然道理。
  
  可凌冲霄功力之精纯,举手抬足间,皆有虎豹财狼的力气,正如高山之流瀑,力量雄浑,且看不到衰减。
  
  青袍人久守必失,若不快速反击,将会陷入凌冲霄的节奏,到时如陷入蛛网的蝴蝶,不得解脱。
  
  沈炼的目光一直在青袍人身上,他的灵觉提升到一种极限,可以清晰感受到青袍人的精神,在这交手当中不断攀升。
  
  这得益于青袍人在大漠和沙暴斗争中,培养出那种高手气质,能在逆境中爆发。
  
  尤其是经过一番生死磨练后,更让青袍人洗尽铅华。
  
  青袍人的背部开始生出一只如老鼠大小的气袋,内脏发出雷鸣般的鼓荡~声音。
  
  沈炼能够感受到青袍人内气运行,奔涌不休。
  
  本来传入青袍人琵琶骨的两根大铁钩,轰然一下迸开,好似两轮新月,双杀凌冲霄而去。
  
  这两根铁钩,飞速转动。
  
  沈炼集中精神,眉心祖窍现出白色毫光,好似多了一只眼睛。
  
  他仿佛神魂出窍,又似乎没有出窍。
  
  精神不断延伸,外面的世界变成了银白色。两只铁钩在他的感知下,速度越来越慢,他可以清晰看到上面残留的血迹,虽然被染成了银白,颜色深浅还是有所不同。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青袍人真正进入一种从未达到过的状态,他的精神不断攀升,好似要触及到九天孤寂的明月。
  
  那明月也很孤独,也很寂寞。
  
  酒醒常在花前坐,酒醉还来月下眠。
  
  青袍人好似一只喝醉的蝴蝶,踉踉跄跄,颠颠倒倒,好似浪涛。
  
  这身法乃是他潜入大漠后,集一身武学之大成的杀招。纵然武功盖世,也得被他这身法欺近,难以避开,最后死在他手上。
  
  又唤作‘暴风雨中的蝴蝶’。
  
  高手相争本来胜负决于毫厘之间,出现打几天几夜的情况不太现实。
  
  可是两人却不同,凌冲霄破开‘玄关一窍’到了道家降白~虎的境界,无论是体力还是内气,皆可以说深不见底。玄妙异常,难以述尽。
  
  而青袍人也打通了任督二脉,体内周天,自成循环,一时半会间,以他游而不击的打法,其实也可以支撑很长时间。
  
  只不过青袍人却知道,如此一来,他精神一久,必然露出破绽,甚至到最后连用出‘灭神剑’的机会都没有。
  
  正因为他直视自身和凌冲霄之间的强弱,才没有盲目乐观。
  
  在内气走通任督二脉时,将深陷琵琶骨的铁钩震飞,青袍人心神终于进入一个妙不可测的境地。
  
  身体似蝶飞舞,全身上下的精气,都好似集中到了一点。
  
  迈着玄妙的步伐,跌跌撞撞,好似随时要被凌冲霄澎湃劲力击中,粉身碎骨。
  
  那两枚铁钩到了凌冲霄面前,只见到凌冲霄口吐春雷,一道白气,轰然撞开铁钩,竟而令其断成两截。
  
  沈炼心中震动,实在没有想到人力,可以到达这种程度。
  
  这两人还不算仙家中人,他想到了自己神魂出窍,可以凝结月光,化出虚幻身体,若是能够由虚变实,那岂不是可聚可散,神通妙用,才是真正仙家手段。
  
  即使江湖中人手段再厉害,又怎么能伤害有质无形的神魂。
  
  同时他修炼《上清灵宝自然锁心定神真解》,其实算上前任,也才不过两年出头,就有了比凌冲霄和青袍人还厉害的神魂,那么这本功法,恐怕来历也不容小觑。
  
  因为他知道若是凌冲霄真有神魂出窍的手段,以他的年龄和见识,只怕早就可以修成神通了,不至于要和青袍人肉搏。
  
  想到这里,两人交手带来的震撼,已经不再强烈。
  
  可是场中的形势,并不会因为沈炼的思虑,而有所改变。
  
  凌冲霄的掌法,不是任何一种精神玄奥的武学,而是江湖中最常见的长江三叠浪。
  
  只是他武学之高,在江湖中也难寻对手,这长江三叠浪,在他手中化腐朽为神奇,前浪未尽,后浪已经推了上来,一浪更比一浪高,看不到休止。
  
  虽然两人距离始终只有五步不到,可是青袍人未到达凌冲霄跟前,却走了十几步。
  
  西天再远,都有到达雷音之时。
  
  何况这点距离。
  
  青袍人靠的越近,所受压力越大。
  
  到了一步之遥,双肩抖动,好似蝴蝶振翅而飞,要反抗风暴,奋尽最后一丝精神。
  
  他伸出右手,化成剑指,凌厉锋锐。
  
  以他的武功,一招剑指,已经不亚于真实的精铁长剑。
  
  这一剑无迹可寻,好似羚羊挂角,难以避开。
  
  凌冲霄本来前冲的一掌,正要被青袍人点中掌心劳宫穴。
  
  一旦如此,青袍人凌厉剑气,将顺势而入,至少废掉他手臂经脉,令他半身不遂。
  
  可是凌冲霄这一掌到了半路,手臂居然软了下来,好似灵蛇扭动,轻轻一摆,竟然避开剑指,缠绕上了青袍人的手腕。
  
  青袍人以‘暴风雨中的蝴蝶’的厉害身法欺近凌冲霄身旁,自然是孤注一掷,绝不可能就此退缩。
  
  他双目居然爆出青光,眼神好似一盏陡然点燃的青灯。
  
  双眼流出鲜血,青光却照到凌冲霄的身上。
  
  好似一阵阴风扑出来,凌冲霄本来灵动~欲飞的眉毛,忽地僵硬。
  
  沈炼看得出此时青袍人竟然不惜神魂重创,都要换来一个让凌冲霄停刹那的机会。
  
  胜负机会已然出现,青袍人绝不会错失良机。
  
  他的左手轰然一掌,好似早就准备好了,顺势而为。
  
  这一拳又叫做‘火中取栗’。
  
  好似目标在火里,所以不得不以快如闪电的掌法,迅速取对方要害。
  
  练成这掌法,须得想象自己手上好似着了火一般,丝毫不得犹疑,有进无退。手机用户请浏览w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