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玄道主 > 第十九章奇怪的木鱼声

第十九章奇怪的木鱼声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硕知州在客厅见到沈炼的时候,沈炼已经坐着了。【△網WwW.】
  
  此时沈炼端着茶杯,轻轻品尝,袅袅白雾,自茶杯升起。
  
  硕知州也是有水平的人,只想到一个词——“如玉生烟”。
  
  他是科举出身,生平见过不少才子或是世家子弟。
  
  当然有比沈炼生得好看的,却不及沈炼有神。
  
  有比沈炼更加神采的,却不及沈炼安然。
  
  有比沈炼老成的少年,却又失了一分洒脱,多了一分刻意。
  
  素来以貌观人,第一映像尤其重要,即使沈炼不是沈家的人,也足以让硕知州生出亲近的心意。
  
  沈炼见到硕知州,缓缓放下茶杯,微笑示意。
  
  硕知州不觉有些古人会友的神妙,欣然按膝而坐。
  
  他说道:“小郎君来我这衙门,所谓何事?”
  
  “正是为救大人而来。”沈炼轻声说道,语音低沉,却字字清晰。
  
  沈炼此话一说,硕知州便很是不快,只是鉴于之前留下的好印象以及沈炼的身份,这才没有发作。
  
  门外的管家在门外随时待命,先是听到一声暴怒喝声,正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想着要不要进去看看。
  
  过了一会又有些安静,让他一头雾水,最后却看到知州大人笑吟吟将沈炼送出来,并吩咐他拿着他的手信,送沈炼到密牢那里去。
  
  管家从硕知州身上却闻到什么烧焦的味道,同时看到硕知州向来白胖的手,此刻却占了些许纸灰。
  
  ******
  
  青州府的大牢又脏又臭,即使狱卒也不想多呆片刻。
  
  而沈炼跟在狱卒身后,却老神自在。
  
  穿过这一条走廊,终于来到大牢最深处。
  
  这是一座铁屋子,向来只关押最凶恶的江洋大盗。
  
  铁门上共有十二把锁,又叫做金关玉锁。
  
  开启这道锁,即使最厉害的神偷,也要一盏茶的功夫。
  
  缓缓开启铁门,里面倒没有意想中的腐臭,却十分的闷。
  
  沈炼第二次,见到青袍人。
  
  上一次的情景历历在目,他仍然记得青袍人的霸道,以及那种自负。
  
  青袍人肩胛下的琵琶骨穿着两条铁链,手足俱有镣铐,锁在角落。
  
  狱卒点起了油灯,昏暗的灯光下,他满面胡须,头发也乱披散着。
  
  沈炼想要往前一步,狱卒立刻阻止了他,说道:“小郎君可别再靠前了,这月共有五六拨人来过,个个都是躺着出去的。”
  
  沈炼这才打量这个牢房,之所以没有腐臭,却是因为牢房很开阔,简直不是个牢房,而是宽敞的客厅。
  
  沈炼道:“你们穿了他的琵琶骨,又以精铁打造,他还能伤人么?”
  
  他知道原因,却不想让人看出他早已知道。
  
  狱卒点头道:“这人有妖术,只要人靠近他,被他发觉,就会倒下,也不知当初是怎么把他抓回来的。”
  
  说起来他也是心有余悸,自从这人被抓回来之后,一月间,潜进来不少江湖人物,却个个横死狱中,最后还得他们清理。
  
  好在这青袍人只要不太靠近他,就不会主动伤人,在三五丈开外,还是十分安全。
  
  沈家本意是要处死青袍人,只是一来青袍人醒来后,几乎不能靠近。
  
  二来即使这一个月都滴水未沾,青袍人都没死去。
  
  听说老狱卒说,这是因为青袍人这种江湖高手,练有奇门秘技,可以像熊蛇那般冬眠,保存体力,不吃不喝很长时间。
  
  只是这人既能够无形伤人,还能一月不吃不喝,远比那些熊蛇之类厉害许多。
  
  同时知州却得了上峰密令,要将他提回京城,便更加对此人不闻不问,只等京城来人将其提走。
  
  今天要不是沈炼有知州的手信,狱卒都不想来这里。
  
  青袍人此际睁开了双眼,好似黑夜星辉,夺目逼人。
  
  沈炼心中触动,这人居然比第一次见他,似乎更厉害了一点。
  
  这是从精神上得独特感觉,难以印证。
  
  青袍人往沈炼身旁的狱卒稍微一撇,目光似刀,狱卒便倒下了。
  
  在现代社会拳法高到了极深的人,便有一种打法,叫做‘目击’。这是沈炼从一本国术流小说看到的,到现在他已经知道所谓‘目击’,到底是什么。
  
  他相信自己也能做到,只是还欠缺一点东西。
  
  这就好比他虽然身怀千金,却不知如何利用,流通。
  
  让这千金财富,发挥出作用。
  
  狱卒以为这个距离是安全的,却不知道或许在以前青袍人所谓的‘灭神剑’触及不了这么远,可是他现在又进步了,亦非从前。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就是青袍人留了一手。
  
  无论如何,现在这里只剩下了两个人。
  
  “你到底是谁?”
  
  “我叫沈炼,这次官府之所以要抓你,就是出于我姥爷的关系。”
  
  “青州沈家?”青袍人声音有些沙哑,似乎口舌很干,没有水分。
  
  “原来你也听说过。”
  
  “我似乎从没跟沈家有过节,沈家也跟江湖关系不大。”
  
  “你可记得你一月之前,杀了两个年轻男子,他是我姥爷的亲孙儿,也是我的两位表兄。”
  
  “居然是这个原因,这就让我想通了。”青袍人仿佛得到了一个很久没想通的答案。
  
  “你似乎对我没什么恨意。”沈炼有些好奇,说来他也是沈家的人,青袍人却没有迁怒。
  
  “人来杀我,我来杀人,有什么可恨,我生平只恨过一个人,也只有一个人配让我恨,其他的人,不值得我放在心上。”
  
  青袍人淡淡说道。
  
  “此人能如此厉害,到底不是没有原因的。”沈炼心道。
  
  “你想知道我为什么来么?”
  
  “灭神剑我可以传给你,你就算不来,我也会在这几日找你。”
  
  “为什么?”
  
  这次却是轮到沈炼问了,他实在没有想到,废了这么多功夫,最后青袍人居然会主动找他,传授他‘灭神剑’。
  
  同时青衣人言下之意,他竟然随时可以从这大牢出去,绝不受被穿了琵琶骨的影响。
  
  沈炼发觉他对所谓的江湖人还是了解太少了,这不是武侠小说,而是有神秘武力乃至于仙术的怪诞世界。
  
  凭借他过去所谓看武侠小说、仙侠小说得到的经验,在这里并没有太大作用。
  
  此时此刻,沈炼居然听到了一种奇怪的木鱼声,如丝如缕,也不知从何处响起。
  
  ps感谢夕杀的1888赏、堕天丶路西法的588赏、殊彦的588赏、独孤感觉的588赏、virus_W的200赏、专坑队友的210赏以及画尽千峰、飞得更高L、踏雪飞花、一堆水货、原子里的夸克、西青法师的打赏手机用户请浏览w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