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玄道主 > 第十八章府衙外的少年

第十八章府衙外的少年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明天凌晨那更改到白天,给大家提前说一下,继续求下推荐票)徐弘心知沈家厉害,难不成还有其他的高人,能降服家里那五个魔头,这倒真是好事。
  
  至于他妹妹徐氏要害沈若曦,多半是因为嫉妒,还有什么沈家的家事在里面。
  
  他得去劝劝才行,同时打探下,到底是谁伤了那个毛神。
  
  ******
  
  对于沈若曦这个唯一的孙女,沈老爷子还是很疼惜的,听到她病情好转,老人乐得早上多喝了一碗白粥。
  
  许是他心情好,还多问了沈炼一句。
  
  吴管事知机的将沈炼这段时间做的事,都禀报出来。
  
  除了沈炼那让人见怪不怪的自重训练之外,沈炼便只是在房间中读书写字。
  
  当然吴管事不知道沈炼有过目不忘的本事,趁着这段时间,将他院子里用来装点的书籍,都看了一遍,记在心中,帮助他更了解这个世界。
  
  “这孩子是个做大事的人,不急不躁。”老人没有为沈炼的不屈服生气,反而愈发欣赏。
  
  越是欣赏,他越是渴望自己的衣钵能传给这样的人手中。【△網WwW.】
  
  可惜似乎沈炼对于沈家的泼天富贵,并没表示出热切。
  
  其实这对老人也是种打击,因为他最重视的东西,并不能让沈炼觉得珍贵。
  
  不过他还是吩咐吴管事,让沈炼来见他。
  
  他做生意从没有沉不住气的时候,这是第一次,也很可能不是最后一次。
  
  这次见面是在沈老爷子的书房,他年轻时没有条件读书,老人没有精力读书,却喜欢买书。
  
  或许是因为诗书传家的观念影响了他。
  
  所以沈家每一个人,包括沈炼的院子,都配有书房,即使沈若曦也不例外。
  
  一月不见,老人看见沈炼,几乎有些觉得自己认错了人。
  
  与一月前相比,沈炼的变化不能说不大。
  
  好似芝兰玉树,生长在他家。
  
  “听说你这个月很是用功的在读书?”老人随便找了一句,作为开场。
  
  “谈不上用功,我又不考科举。”沈炼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很有些阳光少年的味道。
  
  “咱们这样的人家,本就不必寒窗苦读。”老人道。
  
  读书是好事,却不可以苦读,不然就呆板迂腐了。
  
  “我明天想要出门一趟。”沈炼忽然说了一句。
  
  “你一个月都没说过要出去,怎么想起这档子事。”老人觉得沈炼不该在这时候沉不住气。
  
  “母亲葬在城外的伽蓝寺里,我想去祭拜一下。”沈炼面容沉静。
  
  老人看不出什么,不过他的理由也很充分。
  
  “但这个理由还不够。”老人虽然很想就答应了他,因为他想起的亡女,心中触动,人老了就是容易心软。
  
  只是商人的习惯,令他下意识想要讨价还价。
  
  “等我回来后,我就给你一个答案。”沈炼毫不犹豫接着道。
  
  “那你去吧。”老人没有问沈炼是什么答案,但两人心照不宣。
  
  他相信沈炼是个说到做到的人物,若沈炼不是,那就是他看错了人,那么沈炼对他而言,也没有不那么重要了。
  
  老人活了这么大年纪,许多以前想不通的事,现在已经想通了。
  
  沈炼也如愿得到了出去的机会,他知道他的机会就在这次。
  
  青袍人被关在了府衙的大牢里面,这是他从吴管事那里问出来的。
  
  吴管事再精明,也没有沈炼这种由信息大爆炸时代灵魂的人懂得多,不知道这世上还有一种东西,叫做话术。
  
  你就算什么相关的都没说,但不代表别人就不能从你说话的内容,判断出自己想要的信息。
  
  ******
  
  青州府的府衙很大,很阔气,有人说为了造这么阔气的官衙,都把青州青州城外西山的树木砍光了。
  
  这毕竟是坊间调侃州府官员的笑谈,但也可以说明自知州以下的官吏,都不是那么廉洁。
  
  草木到处生长,有些在衙门外的几棵仅存的老树下,有些在石板的夹缝中。
  
  只要你不把这些青草除掉,总能看到一片翠绿。
  
  可今天的天气算不上太好,阴沉沉的,总有点要下雨的样子,府衙外来了一个少年,衣着看起来朴实,并非锦衣玉袍,可是落在懂行的裁缝眼中,才知道他身上衣物的一针一线,都是大家手段,上好材质。
  
  用沈炼的说法,这叫低调、奢华、有内涵。
  
  他非是爱享受,但不代表就喜欢吃苦。
  
  物质用于服务自己,自己却不被物质奴役,无论是前生还是今世,沈炼都是这个观念。
  
  他出了沈家门外,便有许多人跟着他,只是走了一圈后,便再没有一个人知道他到了哪。
  
  那些暗中跟着他的人,竟然只能眼睁睁看着他这个大活人,消失在闹市中,几乎不敢置信。
  
  对于这些人回去如何向老人交代,沈炼可管不着,他只是想要去见青衣人而已。
  
  青州府的知州姓‘硕’,很特别的姓,他时常对外人解释,他这是硕果累累的‘硕’,当地百姓却暗地说是‘硕鼠’的‘硕’。
  
  硕知州昨夜才在脂粉堆中,大战了一回,等下人通报他的时候,还赖在新收的姨太太床~上不肯起来。
  
  他在外地为官,没有带家属,所以这方面很是放纵。
  
  “这么大早,是谁在外面要见本官。”
  
  “是个少年人。”
  
  “去去去,本官可没功夫跟小孩子扯淡。”背后一只嫩白藕臂,拉着硕知州的手,摸~到了一片温香~软玉,弄得硕知州恨不得马上再胡天胡地一番。
  
  “他说他姓‘沈’。”
  
  “姓陈都没用,我管他姓什么。”
  
  陈是国姓!
  
  “老爷,这孩子你还是得见一下,他姓的是‘沈家’的‘沈’。”管家温言细语道。
  
  “你说哪个沈?”硕知州翻身起来,向门外的管家问道。
  
  “老爷,这青州府难道还有第二个沈家。”
  
  “那看来得见一见。”硕知州以绝大的毅力起来,杜绝了姨太太的诱~惑,迅速穿好衣物。
  
  他不至于会被沈家吓倒,但是却也不能怠慢沈家的人,不然在青州府,有很多政令是难以推行的,对他稳住乌纱帽可没什么好处。
  
  更何况是一个姓‘沈’的少年,很快就让他想起了这是谁。手机用户请浏览w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