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玄道主 > 第十五章云无心以出岫

第十五章云无心以出岫

readx();    沈炼看了眼自己的肉~身,然后才往外面出去。
  
      有形的窗户,完全不能阻止沈炼,轻轻一动,便到了院落中。
  
      此刻云破月来,梅花弄影,疏星淡月,亦有朦胧清辉,仿佛空濛烟雨,不经意自九天飘下,洒满人间。
  
      似淡淡烟水般的清辉,亦落在沈炼出窍的神魂上。
  
      沈炼念头一动,没有让清淡的月华星辉,如流水淌过自己,而是将星辉月华吸附。
  
      淡淡清辉凝聚,宛若透明的羽衣,罩在沈炼身上。
  
      沈炼感受到一丝丝灼热,若同正午的阳光扑在身上。
  
      魂力有些许被灼热蒸发,带来隐隐的刺痛,可是魂体却随之凝实了一些,多了层防护。
  
      本来寂然无物的院落中,此时此刻出现一个发出淡淡光晕的人影,似有形,似无形。
  
      面容模糊,须发不明,却有种漠然的神人气息。
  
      院里院外都有沈老爷子派来守在沈炼小院的护卫,其中两个靠着院门守夜,躲在避风的地方。
  
      其中一个模模糊糊睁开了眼睛,见到沈炼披上薄薄清辉的身影,低呼一声,惊动了旁边的同伴。
  
      沈炼亦被惊动,不欲多生是非,心念一转,那附在身上的薄薄月光,便随即散去。
  
      活人生魂无形无质,肉~眼凡胎,见之很难。
  
      护卫被叫醒的同伴,什么也没看见,嘟囔骂了他一声,继续闭下眼睛,而之前看到沈炼的护卫,亦揉了揉眼睛,果然什么也没发现,不禁以为是自己眼花了。
  
      没有月光凝聚的薄纱笼罩,沈炼被清风吹动,有些飘摇不定。
  
      好似赤身裸~体暴露在凛冽寒风中,风刀霜剑,交相逼来。
  
      只不过沈炼此时无悲无喜,即使魂体难受,对他而言,亦没有干扰。
  
      但是他却又明了一件事,那就是神魂离体,却是有了许多不同,这种状态新奇有趣,却也多了不少危险。
  
      现在还是夜晚,倒也没什么,若是到了日间,以他现在,固然魂力深厚,却恐怕还是不能忍受住炽烈的阳光。
  
      民间传言,鬼物通常在夜晚出没,而非白昼作怪,果然不是空穴来风。
  
      在没有任何经验下,沈炼只能小心翼翼摸索神魂出窍后的种种不同,如履薄冰,十分谨慎。
  
      好在冥冥中还有丝丝源自于肉~身的联系,令他明白在这难受的外界,魂体并非孤苦无依。
  
      犹若一只放飞的风筝,总有一根线紧紧拉着它,不让它飘零在天地中。
  
      肉~身是囚笼,亦是横渡人世苦海的竹筏,既有其弊,亦有其用。
  
      正如‘云无心以出岫,鸟倦飞而知还’,神魂出窍,固然少了拘束,自在许多,却还得如倦鸟归巢,在肉~身温养。
  
      沈炼在院子里试着控制神魂,做出许多尝试。
  
      他发现了神魂的一些玄妙,不仅仅是可以穿过物质。
  
      当他学着吸附月光那样,将清风附在神魂上,好似也融入了清风中,可以借着风力飞行。
  
      当他从清风中脱离出来的时候,亦感受不到大地的引力。
  
      只能在地面上徐然飘行。
  
      掌握神魂出游的一些特征后,他开始扩大行动范围。
  
      穿墙过户,毫无阻碍。
  
      这世界类似古代,晚上没有电灯之类,大多数人都早早熄灯睡觉。
  
      在这种情况下,那些零星的还有着灯光的房间,就格外扎眼。
  
      沈炼这次神魂出窍,本就是一种尝试,没有目的,看到面前这个房间这么晚了还亮着灯,便进去了。
  
      一如既往的毫无阻拦,却听到了妇人的哭泣声。
  
      如泣如诉,有着浓浓的哀愁。
  
      接着便是沈青山的声音,“你哭什么,若曦只是病倒了而已,你好生照料才是。”
  
      “可是这孩子一天天消瘦,也不想说话,不想吃饭,请来的大夫还找不到病因,我怎么不着急,你说是不是沈炼这孩子就是煞星,克死了他母亲,回到家又害了若曦。你说要不是你们出鬼主意要他娶若曦,若曦能病倒么?”
  
      妇人边抹着泪,边向沈青山发泄。
  
      沈炼已经到了房中,看到、听到沈青山和他的夫人陈氏对话的情景。
  
      沈青山眉头紧锁,和陈氏相对而坐。
  
      ‘原来沈若曦生病了。’沈炼想到,至于陈氏骂他的话,莫说他如今状态无情漠然,即使平时,亦不能令他生气。
  
      他禁足一月,不通音信,于外界一无所知。表妹沈若曦病倒的事情,自然更不会有所耳闻了。
  
      “沈炼被老爷子禁足了一个月,若曦生病不过是五六天前的事,能跟他有什么关系,你别受大嫂挑拨。”沈炼不生气,沈青山却有些生气。受老爷子影响,他有些重男轻女,而且女儿嫁给沈炼亦不怕被欺负。
  
      陈氏却不肯干休了,说道:“沈炼是好是坏我不管,你看他那样子,对谁都不近不远,又是个有主见的人,你纵有些真心对他,只怕他未必会感激你。”
  
      “你这倒是错了,沈炼这孩子比任何人都靠谱,你对他好,他纵不说,也会记着,况且我们是至亲,本就不该求回报。”沈青山口上这样说,心里却想着从客栈查清楚的事。
  
      原来他已经查清楚那天沈炼在客栈中和青袍人之间的事情,两位派去保护沈炼的护卫自然是被青袍人杀死,可沈炼那天的表现,更加令他吃惊。
  
      “都是人命,如何想得开,你视人命如草芥,我却珍惜得紧,无论是别人的命,还是自己的命,大都只有一条。”
  
      这是‘悦客来’掌柜原原本本复述沈炼的话。
  
      沈青山亦相信,这番话出自沈炼内心,没有丝毫虚假。
  
      连两个不相干的护卫,沈炼尚能为他们出头,面对可怕的青袍人毫无惧意。
  
      这样的气度风采,出现在一个十二三岁的半大孩子身上,沈青山没见过第二个。
  
      只有这样的人,才值得托付,沈家也只有交给沈炼这样的人,才能长久。
  
      他知道自己的局限,即使守成,都有所不足,更莫谈开拓进取了。而大哥比之他,只有更不成器。
  
      沈炼在旁边听到沈青山的话,虽然因为此际状态,没有心中触动,却承认这位血缘上的舅舅,确实没有看错他。
  
      ps感谢飒爽的抖s的1888赏以及高压锅炖处女的588赏、剑侠浮云的588赏、依然醉人的588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