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命神相 > 第九百二十八章 演唱会 下

第九百二十八章 演唱会 下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这会儿坐在舞台正中央的第一排,武顺和郑海冰一左一右坐在我的身边。
  
  等到陈婉秋唱完最后一首歌的那一刻,我会走上舞台,向陈婉秋献上鲜花,给她带上婚戒。
  
  然后我们两个会当众宣布,陈婉秋将退出歌坛,嫁给我为妻。
  
  在亿万歌迷的见证之下,在体育场内的三万名粉丝的祝福之下,我和陈婉秋的婚礼仪式将会正式开始。
  
  而此时此刻,在听到陈婉秋对着她的歌迷们所说的两句富有哲理的话之后,我却好像想到了什么一样。
  
  陈婉秋说的一点都没错。
  
  这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人生注定了要别离。
  
  就比如说我,从我生下来不久之后,我的母亲就跟我分别。
  
  在我十八岁的生日那天,我父亲丢下了我去了万妖谷。
  
  在我大学第一个暑假,我生平第一个爱上的女人,无情的背叛了我,这在某种程度上,也算是一种别离。
  
  再后来深爱着我的陈婉秋,为了给我争取逃跑的时间,替我挡住了秦坎的那一掌。
  
  在以后的两年多时间里,陈婉秋就好像一个死人一样静静的躺在了万年寒玉棺里面。
  
  在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也算是一种别离。
  
  人生,真的是注定了要别离!
  
  然而,要是没有别离,又那来的相逢呢?
  
  所谓阴极而阳生,物极则必反不就是这个道理吗?
  
  别离固然让人悲伤,但别离后的相逢却让人更加欣喜若狂!
  
  我坚信,就像我和陈婉秋在别离之后终究走到了一起一样。
  
  我和我的父母,我的家人,一定会有团聚的一天。
  
  在脑海之中闪现了这些念头之后,我的心念则更加通达了不少,我的心境修为又提升了不少。
  
  这一次的提升,对我的相师等阶突破有着巨大的好处。
  
  在我的心境修为能够跟的上的情况之下,我只需要积累功德,就能够提升相师等阶。
  
  然而功德去如何积累,对我来说却是一个让我无比头大的问题。
  
  相师等阶提升到天阶五品,究竟需要多少功德?我简直一点概念都没有。
  
  如果需要靠花钱做慈善收获功德的话,不知道需要花多少钱才能收获到足够的功德?
  
  除此之外,我还能够用什么样的方式来收获功德呢?
  
  就这样,在我想着这些之时,陈婉秋跟粉丝和歌迷们说了几句话,随后又唱起了第二首歌曲。
  
  接下来陈婉秋一首接着一首,几乎连停歇都没有,一口气唱了十几首歌。
  
  好几年时间没有开演唱会,在网络上有许多关于陈婉秋的评论。
  
  有些黑粉们说陈婉秋几年没有开唱,她的唱功肯定不如以前,她唱的歌肯定没有以前那么好听了。
  
  就像前段时间开演唱会把门票卖出了一个天价的那位天后一样,因为六年没有开演唱会,唱歌的水平已经远远无法和六年之前相提并论。
  
  走调,走音,各种问题层出不穷,使的她这次的演唱会被歌迷和粉丝们称之为车祸现场。
  
  然而让陈婉秋的歌迷和粉丝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陈婉秋的那天籁之音不仅没有不如以前,甚至变的比以前要更加动听悦耳。
  
  其实歌迷和粉丝们那里知道,陈婉秋在服用了造化仙丹之后,她的身体素质乃至各个方面的机能都有所提升,自然会让她的声音更为悦耳,唱歌之时更加中气十足。
  
  但随着陈婉秋的这一唱,网络上的那些黑粉们全都哑口无言,那怕是偶尔有一个黑粉会昧着良心在那里胡说八道,会立刻被数以千万计的其他粉丝们喷个半死,连祖宗八代都要被人给骂一个遍。
  
  就这样,在连续唱了二十首歌之后,陈婉秋拿起了麦克风,往舞台下第一排,我所在的位置看了过来。
  
  只见陈婉秋的眼神之中充满着深情的说道:“下面的这首歌,是我今天晚上唱的最后一首,在唱这首歌之前,我想对你们说,我爱你们!”
  
  陈婉秋这话一出口,整个演唱会的气氛瞬间就达到了高潮。
  
  整个体育馆内瞬间就一片哗然,歌迷们的情绪一下子就被调动了起来。
  
  “婉秋,我们爱你!”
  
  “婉秋,不要离开我们!”
  
  “婉秋,我们不能没有你!”
  
  体育场内此起彼伏,歌迷们的声音一声高过一声,一浪高过一浪。
  
  陈婉秋手里拿着麦克风,静静的感受着歌迷和粉丝们的热情,站在那里一动都不动。
  
  不过陈婉秋的一双眼睛却一直都盯在我的身上,和我远远的相顾对视。
  
  此时此刻,虽然我们两个身处在喧嚣的人群之中,但她的眼里却只有我,我的眼里只有她。
  
  就这样,不知道经历了多长时间之后,歌迷和粉丝们终于喊累了,呐喊声渐渐的变小,直到最后,寂静无声。
  
  而就在这时,舞台上的音响设备中却传出了阵阵低沉而悠扬的萨克斯声。
  
  陈婉秋之前唱的歌曲全部都是古声古韵的古曲,要么是她自己填词的作品,要么是用古代的某个名家的作品改编的,但用萨克斯来做伴奏的歌曲,这还是陈婉秋的演唱会上的第一次。
  
  作为陈婉秋的歌迷,从听到这个萨克斯声的那一刻起,几乎所有的歌迷们全都很清楚的知道,陈婉秋这是要出新歌了。
  
  在她退出舞台的最后一场演唱会上,陈婉秋竟然要唱一首和她以前的风格大不一样的新歌。
  
  这真是让人无比的期待啊!
  
  陈婉秋的亿万歌迷们,这会儿激动的连身体都在发抖!
  
  就在这时,只见陈婉秋拿起了麦克风,用她那宛如天籁一般动听的声音说道:“下面这首歌,是一位伟大的作家的作品,我借花献佛,献给我最爱的人,献给所有的朋友们!”
  
  “请容许我大声的向你说一声,我爱你!”
  
  “请容许我大声的向你们说一声,我爱你们!”
  
  在说完这两几句话之后,伴随着萨克斯的声音响起,在几万名歌迷的响应之下,陈婉秋拿着麦克风唱了起来。
  
  每个人都有一场爱恋。
  
  用心、用情、用力,感动也感伤。
  
  我把最炙热的心情藏在那里。
  
  你不懂我,我不怪你。
  
  每个人都有一行眼泪。
  
  喝下的冰冷的水,酝酿成的热泪。
  
  我把最心酸的委屈汇在那里
  
  你不懂我,我不怪你。
  
  每个人都有一段告白。
  
  忐忑、不安,却饱含真心和勇气。
  
  我把最抒情的语言用在那里。
  
  你不懂我,我不怪你。
  
  你永远也看不见我最爱你的时候,
  
  因为我只有在看不见你的时候,才最爱你。
  
  同样,你永远也看不见我最寂寞的时候,
  
  因为我只有在你看不见我的时候,我才最寂寞。
  
  也许,我太会隐藏自己的悲伤。
  
  也许,我太会安慰自己的伤痕。
  
  从阴雨走到艳阳,我路过泥泞、路过风。
  
  一路走来,你若懂我,该有多好。
  
  ......
  
  听到陈婉秋唱完这首歌之后,整个体育馆内寂静无声,好像所有人都被陈婉秋所唱的这首歌触动了心事一般。
  
  “你不懂我,我不怪你!”
  
  “你若懂我,该有多好!”
  
  不知道有多少个人在默默的念着这几句歌词,在想着自己心里面的那一个人。
  
  就算是我,也同样如此。
  
  而就在沉寂了大概有三分钟左右之后,体育场中的歌迷和粉丝们才算是反应了过来。
  
  热烈无比的掌声开始响彻了整个体育场,粉丝们的呐喊声响彻了天际。
  
  “婉秋,我们爱你!”
  
  “婉秋,你不能离开我们!”
  
  “婉秋,我们不能没有你!”
  
  按照我和陈婉秋定好的程序,就在她唱完了这最后一首歌之后,我会在万众瞩目之下,手捧着九十九朵玫瑰花走到舞台上,向陈婉秋单膝下跪,请求她嫁给我,陪伴我一生一世。
  
  随后我会在亿万名歌迷和粉丝的见证之下,为陈婉秋带上婚戒,和她一起发下誓言。
  
  然而,就在我刚刚准备从我的纳戒里面拿出鲜花,往舞台上走之时,体育场的东门那边却传来了一片喧哗之声。
  
  “你们是什么人?”
  
  “你们要干什么?”
  
  我早就预感到今天的这场演唱会恐怕会出事,所以才做了万全的准备,这会儿听到东门那边传来了喧哗声,我立刻就站起了身体向着东门那边看了过去。
  
  东门那边距离陈婉秋所在的舞台差不多有三百米远的距离,当我看去之时,只看到四个穿着神圣教廷制服的神圣骑士竟然抬着一张座椅,在这个座椅上面半躺着一名穿着一身金黄色服装的年轻男子从东门往舞台这边一路闯了过来。
  
  另外,还有四名穿着白色的神圣教廷制服的男子走在前面和后面。
  
  维持秩序的保安和陈婉秋的粉丝歌迷们,只要一靠近那几个穿着白色教廷制服的男子身边,那四个男子的身上就会散发出白色的光芒,让人无法靠近他们。
  
  有几个保安试图用手中的橡胶棒去打那几个穿着白色教廷制服的男子,但在试图打人的这几个保安还没有打到人自己的身体却飞出了十几米远之后,就再也没有人敢靠近他们了。
  
  而见此情形,为了保护陈婉秋的安全,我一个箭步就跳到了舞台之上,站在了陈婉秋的身旁。
  
  片刻之后,那四名穿着白色教廷制服的男子,乃至那四名神圣骑士抬着的那位,一起来到了舞台之下。
  
  座椅上半躺着的这名穿着一身金色教廷制服的男子,看上去年龄大概有个二十五六岁。
  
  金色的头发,碧蓝的眼睛,笔挺的鼻梁,在西方人之中他绝对是一个长相俊美的美男子。
  
  从座位上坐直了身体,盯着陈婉秋打量了片刻之后,这名男子的双眸之中竟然流露出了色色的表情和贪婪之色。
  
  “东方女人的美丽,好像全部都集中在了你的身上一样!”
  
  “你的歌喉,你的声音,是我从来都没有听说过的!”
  
  “像你这样的女人,是无与伦比的!这天底下的男人,除了我之外,还有谁能配的上你?”
  
  听到这人大言不惭的所说的话,我被气了一个半死。
  
  从服装上来看,这小子应该是神圣教廷的人,尤其是那四个穿着白色教廷制服的家伙,竟然每一个人的实力在约翰大主教之上。
  
  看来这神圣教廷的人,专门在我结婚的时候派人来找我的麻烦来了!
  
  一念至此,我怒视着舞台下的这帮神圣教廷的人问道:“你们是什么人?你们想干什么?”
  
  听到我这话,最前面的一名穿着白色教廷制服的中年男子指着陈婉秋道:“我们奉教皇之命前来,要把这个女人带回去,让她嫁给彼得殿下。”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