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命神相 > 第八十五章 求带

第八十五章 求带

武顺和我一样是小县城来的土豹子,他对于我们这一大堆人打两辆车跑来吃个饺子本身就表示很难理解,这会儿听我说不吃饺子了要请他们去吃鲍鱼吃大龙虾,他自然是双手双脚的表示赞成。

    而那个胖厨师见我这一个浑身上下充满了乡土气息和山寨气息的穷学生竟然口口声声的要请三个美女吃海鲜大餐,不由的露出了一脸的鄙视之色,说:“请吃鲍鱼和大龙虾。你请的起吗?”

    既然装逼已经装到这个份儿上了,那索性就装的彻底一点,昨天晚上捡的那笔钱我还没有来得及存银行正好带在身上呢,我就好像一个人傻钱多的暴发户一样,把那叠钱从兜里掏了出来拿在手上。

    随后我很嚣张的说道:“不就是吃个鲍鱼和大龙虾吗?有什么请不起的!我们走吧,这饺子不吃了!”

    胖厨师本来挺看不起我这个充满了乡土气息和山寨气息的穷学生的。可让他没想到的是,我竟然随手从兜里面一掏就掏出了不少钱,这就让他有点儿无言以对了。

    而且我们在他这儿还没吃他的东西,就连那几盘饺子和小菜也是他自己安排人端上来的,并不是我们的人点的,所以这会儿我们要走,他是没什么话可说的。

    不过付宇茜这丫头她和郑海冰一样都是福建人,对鲍鱼大龙虾之就没什么兴趣了,这会儿听我说不吃饺子了。她就有点儿不太乐意了!.сОМ

    于是付宇茜问着我道:“我们专程跑来吃饺子,人家把饺子都端上来了,你却要请我们去吃鲍鱼和大龙虾,师父,你这唱的那一出啊?”

    因为毕竟那只是我的一个猜测,我肯定不会在这里说出来,所以我把脸一沉,有点儿不大高兴的说道:“我说不吃就不吃了,不要问那么多废话!”

    说完话后我拉着秦楚楚的手,不由分说的就往外走去。

    而见此情形,虽然不知道我在发什么神经,他们几个人却只好跟在了我的身后从北方饺子馆里面走了出来。

    付宇茜对我跟她说话的态度很不满,问着郑海冰道:“你师父这是怎么了?他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了?”

    但让付宇茜有些意外的是,郑海冰竟然一本正经的对她说道:“以后你要和我一样。对我师父要发自内心的表示尊重!所以我不容许你在背后议论我师父的不是!”

    付宇茜一听这话就火了,说:“你们两个今天这是怎么回事?怎么都和有毛病一样!我什么时候在背后议论你师父的不是了?我从来都是当着他的面说的!”

    郑海冰也针锋相对的说道:“以前无所谓,但从现在开始。以后你绝对不能对我师父不敬!”

    就在这小两口因为对待我的态度问题吵吵嚷嚷着的时候,我们一行人已经从北方饺子馆里面走了出来,而就在临出门前,我回头往那个胖厨师看了一眼。

    这会儿的胖厨师一脸的不舍之色,正盯着秦楚楚和李雪她们三个的背影,不过当发现我正在看他之后,他立刻就面露凶光的和我相顾而视。

    我冷冷的一笑,然后转过身子,不再理会于他。

    随后我们一行人步行去了西大街的一家名叫香港大酒楼的高档粤菜馆。

    我这人从来不说空话,既然说要请他们吃鲍鱼吃大龙虾,那我就得实践我的承诺。

    李雪说这太奢侈了一点,我们穷学生到这么高档的酒楼来吃饭不合适,但武顺这货却满不在乎的说没关系,说我傍上了有钱人。吃顿海鲜算什么。

    被武顺这么一说,李雪看着我的目光就有点儿意外了。

    本来她认为我是一个很有节操的人,就连学校给我免除了的学费都不愿意欠,怎么这会儿听武顺话里的意思,我好像成了一个吃软饭的?

    而见此情形,我瞪了武顺这货一眼,急忙向李雪解释,说根本就不是那回事,武顺在那里纯属胡说八道。

    我还趁着这个机会把我请她吃饭的目的说了出来,说还想请她再帮我宣传一下,让人来租我们的房子。

    李雪听了之后面有难色,她说帮忙是没有问题,但要是那房子里面还是闹鬼,那她就不好跟人交代了。

    这时武顺和郑海冰两个人都拍着胸脯向李雪保证说那几套房子肯定不会再闹鬼了,还把我瞎编的那个红衣女鬼给我托了梦的事都说了出来。

    这种情况之下,李雪只好答应再去帮我们宣传宣传,但她却不能保证很快就会有人来租房子,因为前几天的事儿已经被那三个家伙传的沸沸扬扬的。

    随后李雪又强调说不用这么奢侈的跑去什么海鲜大酒楼,随便找个饭馆吃一顿就行了。

    这时付宇茜这丫头也不知道是报复我还是怎么回事,她却阴阳怪气的说既然我答应了要请她们三个美女吃鲍鱼吃大龙虾,那我就必须说到做到。

    我说当然了,这个你放心,你师父我一定说到做到。

    付宇茜这丫头也鬼精鬼精的,她生怕到时候我这个师父请客,最终掏钱的却是她男朋友郑海冰,就在那里强调着道:“师父这可是你请客,要你来买单哦!”

    我随口就说:“你放心吧,我昨天晚上发了一笔小财,请你们吃一顿海鲜还是请的起的!”

    而这时一直都没有开口说话的秦楚楚却突然问我,说我昨天晚上去给朋友帮忙,而且那个朋友还是个女的,我究竟给她帮了什么忙?竟然还能发一笔小财?

    这时武顺这货竟然给我落井下石,他说老大你昨天晚上那么晚回来原来是去赚钱去了,而且还赚的是女人的钱,下次有这种好事带上我啊!

    最可气的是小兰陵这货也在那里跟着瞎起哄,他说:“老大,有这种好事把我也带上!求带!求带!求带!重要的事说三遍!”

    我当时那叫一个气,我身边的这帮家伙都是什么人啊!

    好在郑海冰这个徒弟没有白收,他又在那里拍着胸脯用他那不是很值钱的人格向秦楚楚保证,说我肯定是通过正当的手段赚来的钱,绝对不是用她想的那种方式赚来的钱!

    谁知道秦楚楚却白了郑海冰一眼,说:“我问的是姜一,你在那里给我保证有什么用!还有我并没有认为姜一像你想的那样用那种方式去赚钱!是你想多了,并不是我想多了!”

    这时我们已经来到了香港大酒楼,秦楚楚抢白了郑海冰一顿之后就拉着李雪和付宇茜走进了酒楼里面。

    等我们几个男的进去的时候,秦楚楚她们三个女的已经找好了位子坐在那里了,而且秦楚楚和付宇茜两个已经在那里点菜了。

    也不知道她们两个是不是在报复我,这两个女人什么贵点什么,什么大龙虾,大螃蟹,鱿鱼,鲍鱼,海参之类的点了一堆。

    这下可把武顺和小兰陵给乐坏了,我看着那菜单上的价格心却在滴血。

    昨天晚上虽然发了一笔小财,但这一顿饭却未必能够啊!

    随后酒楼的服务员正准备给我们下单安排上菜,但这时我却告诉服务员给我再加一碗清汤水饺,而且一定要肉馅儿的不要素的。

    服务员听了之后愣了半天,然后才说他们这是海鲜酒楼,没有清汤水饺卖。

    而付宇茜听到我说这话,就在那里小声的叨叨着道:“跑去吃水饺的时候你要来吃海鲜,这会儿来了海鲜酒楼,你却要吃水饺,这不是有病吗?”

    但我却装作没听见,有点儿不讲理的对着服务员说道:“我不管,我就要一碗清汤水饺,你去给我想办法!不然我们就不在你们这儿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