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命神相 > 第六十五章 嚣张的大婶

第六十五章 嚣张的大婶

    早上起来我说想去大唐西市那边转转,看看能不能淘到个好玩的物件或者捡个漏什么的,所以不打算去学校上课。

    秦楚楚听到我这样说,眼睛里面就闪闪发光,笑颜如花的问我是不是想送定情礼物给她?

    其实我不过是想碰碰运气去看看能不能淘到一个给莎莎用来栖身的物件,但秦楚楚这样一问。我当然不会说不是,如果我说不是那只能说明我的智商和情商都是负数。

    当然,太假的假话我是说不出口的,我只能用嘿嘿一笑来表明我的态度。

    秦楚楚对我的这个态度很满意,说她也不去上课了,她要陪着我一起去大唐西市。而付宇茜见我要去给秦楚楚淘定情礼物,她就吵着嚷着非要郑海冰也给她淘一个。

    郑海冰没办法,也只好逃课跟着我去了大唐西市。

    本来我打算让武顺这个单身狗留在家里陪蛋蛋的,但他却非要跟着我们当电灯泡,所以没办法,只好把他也带上了。

    就这样,在吃了早餐之后,我们五个人打了两辆出租车去了大唐西市。

    因为我们去的有点早,这会儿很多店铺还没有开门。只有几个摊位上零零散散的摆着一些东西,摊位旁边不是坐着一个邋里邋遢的老头子,就是坐着一个土里土气的农村妇女。o>

    去过古玩一条街的人应该都有类似的感觉,这里看摊的大多数都是看上去邋里邋遢的老头子或者土里土气的农村妇女,从来就没有衣着光鲜看上去精明能干的人在买卖古玩的摊位上看摊的。

    其实这个看摊的人是有很大的讲究的。

    因为到古玩一条街来的人大多数都是带着点儿捡漏或者淘到便宜东西的心理,如果摊位上坐着一个衣着光鲜满脸透着精明的内行人,那就谁都不指望能从这种人的手上淘到好东西捡到便宜了。

    但如果坐着一个什么都不懂的老头子或者农村妇女,那或许还可以碰碰运气,说不定能从他们的手中淘到什么物美价廉的好玩意儿。

    其实人往往聪明反被聪明误,这些看上去像要饭的一样的老头子和土里土气的农村妇女,一个个都是坑起人来不要命的角。

    不知道有多少人,被这些看似平凡普通的角给坑的倾家荡产,甚至家破人亡的。

    不过我们几个一看就是大学生,除了艳光四射的秦楚楚让那他们多瞅了两眼之外。他们压根儿都没把我们当作潜在买家看待,就算是到了他们的摊位前,也没人搭理我们。

    其实不要说我们这些一看就没什么购买力的大学生了。就算是真正的买家来了,这些看摊的老头和妇女们也会表现的爱答不理的,并不会显的很热情。

    所谓无事献殷情非奸即盗,如果表现的太热情,会让买家觉的你对他有企图,反而如果表现的不冷不热,却更容易赢得买家的信任。

    别看这些看摊的一个个都像要饭的乞丐一样,但他们看人的眼光和对人心理的把握,却远远不是我们这些刚刚走出家门的大学生所能相提并论的。

    当然,即便是人家对我们几个爱答不理的,我也把这几个摊位上的东西很仔细的过了一遍,尤其是那几件看上去有点儿像玉器的物件,我还拿到手里仔细的把玩了一番。

    如果是秦楚楚拿起这几个物件把玩,或许摊主们会抱那么一点儿希望。但我这个一身衣服加起来不超过两百块的角却总是拿着他们的物件把玩,这就让他们有点儿不太爽了。

    终于,在我把一个玉戒指拿在手里仔细的把玩着之时,看摊的那位农村大婶就一脸鄙视的对我说道;“小伙子你不买就别乱动,这些可都是值钱物件,要是磕着了碰着了你赔不起!”

    说实话这个玉戒指我还真没看上,但被她给这么一说,我还没有发话,武顺却已经很不爽了。

    只听见武顺对着那位大婶说道:“一个破玉戒指能值几个钱?难不成你这玉戒指比金戒指还值钱吗?”

    而听见武顺说的这外行话,大婶先是冷冷的一笑,然后用西安腔说道:“什么都不懂也敢到大唐西市来逛,真是一个瓜皮!”

    武顺是个火爆脾气,听见这大婶竟然骂他,当时就被气的火冒三丈,和那个大婶就对骂了起来。

    “你骂谁呢?你说谁是瓜皮?你才是瓜皮,你们全家都是瓜皮!”

    而就在武顺指着那个大婶的子正骂着她的时候,从不远处的一个巷子里有几个彪形大汉走了出来。

    看摊的大婶一看见那几个彪形大汉,就挥着手冲他们喊道:“刀疤哥,有人在我的摊位捣乱,你要过来帮我管一下啊!”

    而随着大婶喊了一嗓子,那几个彪形大汉就朝着我们所在的摊位走了过来。

    这几个彪形大汉都留着大光头,身上还纹着纹身,为首的一个脸上还有一道长长的刀疤,一看就知道应该是混社会的。

    郑海冰和付宇茜两个毕竟是南方人,相对来说胆子小了那么一点点,这会儿看见那几个凶神恶煞一般的大汉走了过来,脸就变的有点儿紧张了。

    不过秦楚楚这女人她好像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做害怕两个字,她先往刀疤脸那几个人身上扫了一眼,然后就一脸促狭的打量着我们武顺。

    给我的感觉秦楚楚这会儿她就好像在对我和武顺的战斗力在做着一个判断,她是不是在想我们俩是否能打的过那几个人呢?

    转眼间刀疤脸一帮人就来到了摊位前,在看到秦楚楚和付宇茜这两个美女的时候我看到刀疤脸的眼睛明显的一亮,然后他就板着个脸问看摊的大婶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看摊的大婶用手指指着武顺,说:“这几个人不买东西也就算了,还堵在摊位前影响我做生意,我说了他们两句,这小子竟然就骂我!”

    刀疤脸闻言先扫了我们几个人一眼,然后对武顺道:“影响人做生意本身就不对,骂人就更不对了!小伙子你有点儿不懂规矩啊?”

    武顺这货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儿,刀疤脸这几个人虽然一看就不是善类,但却吓不到武顺。

    和刀疤脸相顾而视,在气势上一点都不输给他,武顺同样用手指指着那位大婶,说;“是她先骂我,我才骂她的!”

    刀疤脸在道上也算是一号人物,大唐西路这附近在他面前敢大声说话的人就没有几个,武顺一个小屁孩竟然用这种态度跟他说话,这就让刀疤脸很不爽了。

    而就在刀疤脸正打算发作的时候,不想把事情闹的太大的郑海冰就主动站了出来打算当个和事佬。

    因为在郑海冰这个富二代看来出门在外安全第一,没必要为一个值不了多少钱的玉戒指和这帮混社会的人起冲突。

    “大婶你开个价,实在不行这个玉戒指我买了算了,咱们没必要为这点小事争吵!”

    郑海冰的话一出口,我看见刀疤脸冲着看摊的大婶使了个眼,那个看摊的大婶就翻了翻白眼,一脸不屑的对着郑海冰说道:“小伙子这牛皮可不是乱吹的,你觉的这个玉戒指是你能买的起吗?”

    郑海冰好歹是个富二代,被一个农村大婶这样看不起,他就有些受不了了。

    只见郑海冰从他的钱包里直接掏出了一叠钞票,看上去也有点儿装逼的对看摊的大婶说道:“一个玉戒指能值几个钱?五千块钱还不够吗?”

    五千块在我看来已经远远超出了这个玉戒指本身的价值,可谁料到那个看摊的大婶在郑海冰拿出了五千块钱之后,脸上的表情反而显的更加不屑和鄙视了!

    “五千块?小伙子你拿着五千块钱就敢来大唐西路,你知道丢人这两个字是怎么写的吗!”一下“天命神相”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