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命神相 > 第六十一章 破妄咒

第六十一章 破妄咒

    西施被越王勾践当礼物送给了吴王阖闾,完成了她的使命之后,却被勾践的老婆用麻袋装起来沉入了江里。

    貂蝉先被她的干爹王允送给了董卓,后来被董卓的干儿子吕布接手,吕布死后貂蝉又落到了曹操的手中,据野史记载,落入曹操的手中之后,貂蝉就成了曹操用来犒赏他手下将领的工具。

    至于怎么犒赏的,这里就不用描述的那么详细了。

    王昭君被大汉皇帝用来和亲,留下了千古美名,但一个女人远嫁塞外,一生不能和自己的亲人见面,这其中的艰难凄苦,恐怕只有王昭君自己才知道。

    而且根据匈奴的规矩,王昭君嫁给了当时的匈奴可汗,如果可汗死了,下一任的可汗就可以把她当作财产来继承。

    根据野史记载,王昭君一辈子总共侍奉了三代匈奴可汗,这三代可汗有父子关系,有兄弟关系,不知道乱成了什么样子。

    至于杨玉环就更不用说了,她先后被唐玄宗李隆基父子两个那啥,最后在马嵬驿却被赐予三尺白绫,吊死在了树上。

    还有历史上赫赫有名的赵飞燕,赵合德等等,反正只要是有名的美女,命运好的是少之又少。

    莎莎的长相是属于冷艳型的那种美女,但在我看来,她的长相却有很大的缺陷。

    首先她的日月角全部都塌陷,这是父母双亡的面相,其次她山根低陷而且山根处横纹丛生黑气弥漫,这说明她很容易被男人所欺骗,甚至会因此而招来祸患。

    难道莎莎的死,是因为受到了男人的欺骗?

    就在我呆呆的看着莎莎,正在根据她的面相猜测她的死因之时,莎莎的一双眼睛变成了红,两行血泪从她的眼睛里流了出来。

    “你是不是也和那些人一样,认为我是一个楼凤?”

    此时莎莎的样子,和莎莎所说的话,和蒋晨所描述的情况一模一样。

    鬼分白红青黑紫五种,是从鬼脸上的颜来判断的,颜越深的鬼就越厉害。

    像李顺来那种死了没多久的新鬼脸就惨白惨白的,而莎莎的眼睛能变成红,这说明她已经算半个红厉鬼了。

    和莎莎这种红厉鬼相比,李顺来那种刚死不久的新鬼简直就是战斗力不到五的渣渣。

    所以虽然有一定的心理准备,但在面对着莎莎之时,我还是感到后背处冷风嗖嗖的。

    不过即便是后背处冷风嗖嗖的,我总不能掉头就跑?我总归得和莎莎谈一谈!

    而且既然莎莎她已经打开了话题,那我就顺着她的这个话题谈下去就是了。

    于是我对莎莎说:“你为什么总会问这个问题呢?你有什么执念不妨说出来,看我能不能帮到你?”

    可是莎莎她并不跟我互动,我说的话她好像根本就没听到一样,而是一遍又一遍的向我问起了同样的那个问题。

    “你是不是也和那些人一样,认为我是一个楼凤?”

    说着话的同时,莎莎的身影一阵在我前方,一阵在我后方,一会儿在我左边,一会儿在我右边,甚至到最后围着我刷刷刷的转了起来,让我只能看到一团红的影子。

    而且莎莎所提出的那个问题,就像复读机一样的一遍又一遍的在我耳边响起。

    “你是不是也和那些人一样,认为我是一个楼凤?”

    “你是不是也和那些人一样,认为我是一个楼凤?”

    “你是不是也和那些人一样,认为我是一个楼凤?”

    这种情况之下,我就必须得有所反应了,不然被她这样一直折腾下去,我就算是死不了也得疯掉。

    用什么办法能莎莎停下来呢?

    用舌尖血喷她?

    可是一旦我用出了舌尖血,那我和莎莎之间就没有任何谈判的机会,只能把她给灭了!

    上天有好生之德,无论是人是鬼,都不能随随便便说灭就把人家给灭了的。

    我要是不分青红皂白就把莎莎给灭了,必定会有损于我的功德,甚至很有可能会让我的相师品阶掉回去呢!

    所以说在没有和莎莎彻底谈判决裂之前,我是不能动用舌尖血这一大杀器的!

    没办法,我就只能用《神相天书》中记载的破妄咒试一试了。

    其实此时此刻,我眼睛里看到的,耳朵里听到的,都是莎莎制造出来的一种幻象。

    无论是佛家还是道家,都把这种幻象称之为妄念。

    针对这种妄念,佛家还是道家都有相应的破除方法。

    佛家的破除方法就是反复的念六字真言,也就是如来佛祖贴在镇压孙悟空的五行山上面的那六个字,嗡嘛呢呗咪吽。

    这六个字要是记不起来或者不认识字,念南无阿弥陀佛也可以。

    在这里说句题外话,如果做梦的时候感觉自己被鬼压床了,可以尝试念一下六字真言,应该会有效果的。

    而道家用来破除妄念的方法,被称之为破妄咒。

    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那可是道家三清之一元始天尊的弟子,我自然要用道家破妄咒。

    而这道家的破妄咒,比起佛家来说要简单的多,只有一个字,这个字就是“叱!”

    当然,这个“叱”字可不是随随便便念出来的,要结合我们姜家的独门相气念出来才有效果。

    于是我把相气聚于口中,先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用爆破音大声的念道:“叱!”

    “叱!”

    “叱!”

    我仅仅才念了三声,一切声音和幻象就全部消失的无影无踪,只看见莎莎的脸上带着一丝惊诧之,站在我对面大概五米左右的地方。

    我直视着莎莎的那双红的眼睛,和她脸上的两行血泪,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点都不觉的害怕,反而却觉的她很可怜。

    和我对视了片刻,好像感受到了我的情绪,莎莎终于像一个正常人一样开口说话了。

    “没想到你还有点儿本事!”莎莎的语气中带着一丝赞许之意的说道。

    其实无论是人还是鬼,你要想获得话语权,就得具备相应的实力。

    如果我没点儿本事,我的下场就和那三个大二的师兄一样,被莎莎给折腾一晚上。

    说不定我比他们还要惨,因为他们好歹睡在床上,而我这会儿在外面的绿化带里面。

    这会儿我拥有了话语权,那我就得和莎莎好好谈谈了。

    于是我就对莎莎说道;“莎莎姐,我招你的魂,是想帮你的!而且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我认为你肯定不是楼凤,你是被人给冤枉了,或者被人给诬陷的!”

    莎莎的年龄比我大,我叫她姐一点都不觉的别扭,而且我说这番话也并不是为了讨好她,因为我本身就这样判断和推理的。

    人死之后变为鬼,一般都会有很深的执念,莎莎她总是反反复复的问这一个问题,那说明她的死肯定和这个问题有关。

    由此可见,莎莎她绝对不是什么楼凤,而且根据她总是问的那个问题来判断,她不是被人冤枉成了楼凤,就是被人诬陷成了楼凤。

    果然,我的判断一点都没有错,甚至可以说百分之百的准确,因为莎莎告诉我,她不仅被人给诬陷成了楼凤而且还被人给冤枉成了楼凤。

    我问莎莎为什么这样说?什么叫不仅被人给诬陷成了楼凤而且还被人冤枉成了楼凤?

    接下来莎莎就给我讲起了她的故事。

    原来莎莎她不仅不是楼凤,她还是附近另外一所高校的大学生,她死的那年才读大二。

    至于她是怎么死的,这就要从她那可怜而悲惨的身世来说起了。

    我给她看的面相,一点都没看错,莎莎她从小就没了父母,是她的爷爷奶奶抚养她长大成人的。

    本来莎莎考上了大学在她们那个偏僻而贫穷的农村人来说是一件天大的喜事,因为考上大学就代表着她的命运会因此而改变。

    但她的爷爷奶奶年事已高,不要说供她上大学了,就连正常的生活都很难维持了。.一下“天命神相”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