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命神相 > 第五十八章 祸从口出 上

第五十八章 祸从口出 上

说到这里之时,蒋晨的整个身体都在颤抖,一脸的恐惧表情绝对不是装出来的。
  
  我这时已经能够肯定,蒋晨所见到的那个红衣女鬼就是楼上那对老夫妇口中所说的莎莎。
  
  人死后会变成鬼作祟,必定有很强的执念或者怨恨,莎莎在这栋楼的五楼闹腾了好几年,足见她的执念有多强,怨恨有多深!
  
  以前在五楼住的那些人究竟对她做了什么事?会让她变成这个样子呢?
  
  难道莎莎的死,和以前五楼住的那些人有关?
  
  还有她问蒋晨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呢?
  
  “你是不是也和那些人一样,认为我是一个楼凤?”
  
  她话里所说的“那些人”指的究竟是那些人呢?是以前在五楼住的那些人吗?
  
  还有,她的身份和楼凤有什么关系呢?她生前不会真的是一个楼凤吧?
  
  根据她提出的问题来看,应该不是!
  
  难道她的死,和被人误解为楼凤有关?
  
  她说她死之前在蒋晨住过的房子里住了一年,难道她被同一层楼住的邻居误解成了一个楼凤?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导致她在死了之后对那些人心怀怨念?
  
  想到这里,我好像有点儿想明白了!
  
  但有一点,我却很难想通。
  
  那就是我和武顺在这里住了半个多月,除了第一天晚上武顺隐隐约约的感觉到有人睡在他旁边之外,后来莎莎她为什么一直都没有来骚扰过我和武顺?
  
  我和武顺虽然是血气方刚阳气正盛的年轻人,但莎莎已经是死了好几年的鬼了,他不应该会害怕我们的。
  
  她能现身吓唬蒋晨,就没理由会害怕我和武顺。
  
  而且蒋晨的脖子上还带了据说是西岩寺的主持开过光的玉佩,莎莎照样把他给吓的屁滚尿流。
  
  这说明要么是蒋晨他爸被人给忽悠了,要么西岩寺的主持就是个水货,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莎莎她已经强大到了不怕被佛法加持过的法器的地步了!
  
  如果莎莎真的已经强大到了那种地步,那就算是我和武顺这两个处男把舌尖血都喷完了,恐怕对莎莎也无可奈何!
  
  不过一个死了才几年的鬼,应该还没有强悍到那种程度吧?
  
  就在我皱着眉头梳理着这些头绪之时,郑海冰的女朋友付宇茜有些紧张的问着蒋晨道;“那后来呢?后来那个红衣女鬼把你怎么样了?”
  
  蒋晨说:“我当时被吓坏了,就大喊大叫了起来!而在我叫了几声之后,那个红衣女鬼就突然消失在了我的眼前!”
  
  听蒋晨说到这里,付宇茜长出了一口气,说:“看来这个鬼只会吓人并不会害人!她应该是个好鬼!”
  
  郑海冰却白了蒋晨一眼,阴阳怪气的在那里说道:“谁知道有没有鬼呢?说不定就是一个楼凤装鬼吓人,想偷他的钱或者手机什么的!”
  
  郑海冰这样一说,不要说付宇茜了,就连另外的那三个租房子的也都认为有道理,他们纷纷都建议蒋晨到房间里去检查一下他的钱包手机什么的。
  
  但蒋晨却认为那个红衣女人肯定是鬼,打死也不愿意再到他住的房子里面去了。
  
  而且蒋晨还恳求着武顺,要他帮忙到房间里去拿一下他的钱包手机什么的,然后陪着他一起到附近的酒店开房去住。
  
  至于蒋晨提出这个要求的原因,并不是他看上武顺了,而是他认为武顺的身上有一股阳刚之气,那个红衣女鬼肯定怕他,所以和武顺在一起,他就比较有安全感。
  
  甚至为了让武顺陪着他,蒋晨都给武顺开出了一晚上三千块的价格。
  
  三千块一晚上,武顺这价格可以啊!我有点儿邪恶了!
  
  武顺在听到能赚三千块钱之时,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个不停,显然是动心了,但这时我却义正言辞的告诉武顺,说他不能赚蒋晨的这个钱。
  
  我说无论是站在道义上,还是他二房东的身份上,他都应该陪着蒋晨到酒店里面去住。
  
  武顺被我说的很郁闷,他说我这分明是想找借口把他支走,然后屋里就剩下我和秦楚楚孤男寡女两个人了。
  
  其实我并没有这种想法,我对武顺所说的话绝对是发自本心和原则上的,但被武顺这么一说,却让我产生了一个比较邪恶的念头。
  
  而在产生了这个念头之后,我就偷偷的往秦楚楚看去,结果却发现她的目光也在往我这边看来,而且她脸上还带着一脸促狭的表情。
  
  我当时就脸红了,甚至紧张的都不敢和秦楚楚对视,急忙转移话题的的让武顺陪着蒋晨去住酒店,然后告诉其他的人,说其实并没有什么红衣女鬼,让他们不用害怕。
  
  这时郑海冰也在一旁给我帮腔,他又在那里说了一堆那个红衣女鬼肯定是个楼凤假扮的之类的话。
  
  我其实不想让郑海冰说这些话,因为我觉的莎莎她对楼凤这个称呼很在乎,万一要是被她听到了郑海冰所说的话,半夜跑去找他,那还不得把他和付宇茜给吓个半死?
  
  可是这会儿郑海冰已经说了出来,而且那三个人也持有和他同样的想法,都在那里说那个红衣女鬼肯定是个楼凤假扮的。
  
  我听了之后,只能帮他们暗暗的祈祷了,希望莎莎并没有听到他们所说的话。
  
  不过就在我刚刚产生了一个这样的念头之时,我好像隐隐约约的听到了一声冷哼声,而且还有一股很淡很淡的腐肉味儿钻进了我的鼻子。
  
  这声音和这股味道正常人是听不到的,我之所以能听到和闻到,是因为我启动了相气。
  
  很显然,莎莎她肯定就在这附近,她肯定听到了这几个人所说的话,她该不会晚上去找这几个人的麻烦吧?
  
  如果莎莎一定要去找他们的麻烦,其他的那三个人我可以不管,但冲着郑海冰他叫我一声师傅,我就不能让他和他的女朋友被莎莎给吓到。
  
  想到这里,在那三个人返回了自己的房间之后,我就让郑海冰到我的房间来和我一起睡,让他女朋友和秦楚楚去一起睡。
  
  我之所以这样安排,是因为我觉的这半个多月莎莎没有来找过我和武顺,肯定是有原因的,既然这样,那让郑海冰和他女朋友住到我这里,或许能让他们免受惊吓。
  
  郑海冰问我为什么要这样安排,我就随便找了个理由,说怕他女朋友茜茜害怕。
  
  正好付宇茜确实也有点儿害怕,她连声说师傅你真好,你真是太细心了,看来楚楚姐她喜欢你并不是一时冲动,你身上还是有值得她喜欢的方面的!
  
  我被付宇茜的话直接给打败了,这丫头说话颠三倒四的,她跟着郑海冰叫我师傅,却又管秦楚楚叫楚楚姐,那我和秦楚楚之间的关系该怎么算?这辈分被她给弄的乱成什么样了!
  
  还有,这丫头她竟然认为秦楚楚喜欢我是一时冲动,而且她之前还认为我不值得秦楚楚喜欢,这简直岂有此理!
  
  我得和郑海冰说一声,他这个女朋友要好好教育教育,最起码在尊敬师父这块儿一定要多下点儿功夫!
  
  等下和郑海冰睡到同一张床上,我一定要和他谈一谈有关他女朋友如何教育的这个问题。
  
  在我打定了主意之后,付宇茜就跟着秦楚楚去了她的房间,而郑海冰则跟我还有蛋蛋睡在一起。
  
  因为郑海冰是我同一个宿舍的,而且他还口口声声的叫我师父,所以我没必要对他隐瞒蛋蛋的存在,在见过好几次之后,他和付宇茜对蛋蛋这个奇形怪状的小动物早已经见惯不怪了。
  
  而且我也给他们强调过,不要让外人知道蛋蛋的存在。
  
  就这样,当天晚上郑海冰和付宇茜两个人就住在了我这套房,本来我还打算和郑海冰聊一下如何让他女朋友从内心深处尊敬师父的事情,结果郑海冰这家伙一躺到床上就和死猪一样的睡了过去。
  
  没办法,我也只能睡了。
  
  第二天我们还睡的迷迷糊糊的,就有人在外面咣咣咣的砸门了!
  
  “姜一,你这个骗子,我们要退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