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命神相 > 第五十章 资金链即将断裂

第五十章 资金链即将断裂

    正常情况之下,只要房子租出去两三天时间,租房子的人就会打电话给她说这房子里面有鬼,并且吵吵嚷嚷的要求退押金退租金什么的。

    但每次那些人都会很无奈的搬走,并且一分钱的押金和租金都要不到。

    我这边虽然给她交了八个月押金和一个月租金,加起来的钱比那些交了两押一租的人要多了好几倍,但我住了快半个月了还没有一点动静,这就让租房子给我们的那女人有点儿沉不住气了。

    她这小广告贴的到处都是,三天两头都有人打电话找她,如果我们前脚搬出去,她分分钟就能租给另外的人。

    所以说靠这套闹鬼的房子他每隔上几天就能赚个几千块钱的押金和租金。

    我给她的卡里打了七千二,但我却已经住了快半个月了,这对她来说已经让她少赚了不少钱了!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

    本来周末想睡个好觉的,一大清早被手机铃声给吵醒让我很郁闷,但一看来电显示的号码我却乐了。

    接通电话,就听见租房子给我们的那女人假惺惺的在电话里面问着我道;“小姜,我是刘姐,最近怎么样?房子住的还习惯吗?”

    我说;“原来是刘姐啊,我最近挺好的,这小区很安静,房子住着很舒服!你放心,月底我就把房租打到你的卡上去,不就八百块嘛,我一分钱都不会少你的!”

    我估计电话那头的刘姐快要被我气的吐血了,但她却拿我一点办法都没有。

    我们两个当时签的合同上可是写的很清楚,如果我提前搬走,她一分钱的押金都不用退给我,但如果是她要求我们提前搬走,或者说她单方面要给我们涨租金什么的,那她就得赔十倍的押金给我们。

    这个条款是当时我考虑到房子的租金实在是太便宜了,怕她将来反悔才加上去的,而当时的她为了骗我们的押金和租金无论是什么条件都能答应,根本就没考虑到我们竟然能住这么久。

    这样一来如果她现在想反悔,那她就得额外赔六万四千块钱给我们,另外还得把我们的押金退给我们,对她而言就亏大发了!

    没办法,刘姐在电话那头支支吾吾了半天,最终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的挂了电话。

    不过被刘姐这个电话一打,倒是提醒了我。

    既然这么长的时间那个鬼一直都没有露面,那说明她不是被我和武顺给吓住了,就是已经了结了心愿回归地府了,或者说已经投胎转世了都不无可能。

    既然这样,那我和武顺之前定下的赚钱计划就可以实施了,我们为何不趁着那个鬼还有点儿影响力把周围的几套房子全部都租下来呢?

    一旦我和武顺再住一段时间还没有被鬼给吓的搬走,恐怕就有人也会认为那个鬼已经不存在了,那到时候想用低价把周围的几套房子给租下来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于是我就把武顺从床上拉了起来,把我的想法告诉了他。

    武顺找了半个月的工作一直都没有找到适合他的工作,这会儿心情正烦着呢,听我这样一说,他马上就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每个月很装逼的跑去收房租,还有大把的机会和租房子的女大学生接触,这样的生活简直就是他的人生梦想啊!

    这比找一份整天累的像狗一样,还要被老板骂个半死的工作岂不是要强百倍?

    这都半个月过去了,不要说鬼了,就连一根鬼毛都没见着!

    不抓住这个机会大赚一笔,那我们俩就傻了!

    说干就干,我和武顺马上就起床洗脸刷牙,然后就去小区门口的超市找陈大爷。

    陈大爷在这个小区门口开了十来年超市,小区里住的人他基本上全都认识,而且这段时间以来,因为我从他那里每天买大量的火腿肠的缘故,我们之间的关系已经混的很熟了。

    起初陈大爷每天还会问我晚上有没有被鬼给骚扰?但这几天他已经不问了,因为他很清楚的知道,问了也是白问!

    这老头多少懂一点儿,他说估计是我和武顺身上的阳气太重,那个鬼可能不敢来找我们!

    而在跟他说了我们的想法之后,陈大爷就说那几套房子的房主他倒是能联系上,而且他也能帮我们说服那几家的房主低价把房子租给我们,但如果我们转租不出去,或者说转租出去后房子里面闹鬼,那他可不承担责任。

    我说陈大爷你就放心,我们既然敢租那几套房子就一定有把握把房子转租出去的,至于那几套房子会不会闹鬼,根据我们这段时间住的情况来看,可能性应该已经很小了。

    甚至我还拍着胸脯牛逼哄哄的告诉陈老头,说我们家是祖传的阴阳先生,所以就算是那房子里面真的有鬼,我也能把那个鬼给收了!

    陈老头见我这样说,就没有再说什么,他就帮我联系了那几套房子的房主,并且在当天就把人约了过来。

    对那几套房子的房主来说,他们不愿意像刘姐一样用低价出租的方式去坑人的钱,但如果有人主动找上门来租他们的房子,那他们还是愿意赚这个钱的。

    虽然租金我给的比市场价少了一半,但有一点儿算一点,总好过让房子一直在那里空着不是。

    最终整个玉华小区三单元五楼的五套房子都被我们给租了下来,我这人不想占太多别人的便宜,租金我是按照一个月一千五跟他们签的合同,不过这个租金在四年之内是不能变的。

    因为我和武顺身上的钱加起来只有两万多,所以虽然是签了四年的合同,但给他们每一家我们只交了两押一租的四千五百块钱。

    不过在押金的事情上那几家人都没有跟我说什么,甚至他们都还非常的感谢我。

    因为在他们看来,他们的这几套房子能以一千五一个月的价格租出去每年能赚个接近两万块钱,比空在那里空着要强的多,押金多一点少一点又有什么关系呢?

    这几家人的心态和租房子给我们的那个刘姐相比起来可就要好太多了,也正是因为这一点,他们所获得的长期回报最终比刘姐要多的多。

    像刘姐她虽然通过坑人的方式在短期内赚了一点钱,但她那里知道,她每坑一个人就欠下了一份因果,这些因果积累到了一定程度,就会改变她的运势,对她的命运造成影响。

    所以说,多行不义必自毙,人在做,天在看,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而已!

    不过这会儿租下了整个五楼的所有房子,我和武顺身上的钱已经没剩下多少了,按照蛋蛋每天至少一百根火腿肠的花销,还有我和武顺每天的一日三餐,我们两个剩下的钱最多只能坚持一个星期了。

    换句话说如果在一个星期之内不能租几套房子出去,我和武顺的资金链就会断裂,这会直接导致我们两个和蛋蛋连吃饭都会成问题!

    资金链啊资金链,我现在才发现,报纸上经常看到的资金链这三个字已经犹如那达摩斯之剑已经悬挂在我的脑门上了。

    就特么的这么小的一点资金链都让我头大如斗了,也不知道那些背负着几十个亿甚至几百个亿贷款的企业家日子是怎么过的?

    没办法,为了尽快把房子租出去,我只有拼了!

    首先,我要搞定秦楚楚,让她到我们的房子里来住!

    当然,秦楚楚是住在空着的那一间房,并不是跟我住一起,虽然我很想她和我住一起,但就目前而言,我们两个的关系还远远没有到那一步。

    其次,在搞定了秦楚楚,让她住到我们这里之后,我就要通过各种渠道做宣传,用女神住在我们这里为噱头吸引人来租我们的房子。

    和武顺商量了一个晚上,研究了无数种说服秦楚楚的办法,还有如何去宣传等等各个方面全都考虑的面面俱到之后,第二天一大早我就抱着不成功便成仁的决心去了学校。

    因为我们刚刚军训完毕,今天这才算是正式上课的第一天。

    大学新生基本上都是这样,上课第一天会让每一个人做个自我介绍,然后给自己拉票竞选班干部之类的。

    大学管班主任叫辅导员,而我们的辅导员名叫杨坤,她的名字和一个很有名的歌手一字不差,但在性别和长相上她和那个歌手的区别就大了去了。

    我们的辅导员不仅是个美女,而且还是个女博士,据说她是北大毕业的,因为家在西安就到我们学校来做了老师。

    在辅导员简单的讲了几句之后,就让我这个高考状元第一个走上讲台,一来向全班同学介绍一下自己,二来如果我想做班干部什么的话,我就可以借这个机会发表一下我的竞选演说。

    其实我们辅导员是很希望我能竞选班干部的,毕竟我是为我们学校挣足了脸面的人,只要我愿意,不要说什么班干部了,就连系学生会甚至校学生会都会有我的一席之地。

    但我走上讲台却只说了很简单的两句话。

    “我叫姜一,很高兴认识大家!”

    说完之后,我直接走下了讲台,返回了自己的座位。.一下“天命神相”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