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命神相 > 第四十九章 睡一张床

第四十九章 睡一张床

“老大,你倒是说话啊!你盯着我干什么?难道,难道我的身上有什么问题吗?我被那鬼给睡了,我是不是会死啊老大?”

    被我盯的有点儿不明所以,武顺越想越害怕,说到最后之时,声音里面已经带了点儿哭腔。

    而我这时却问出了一个让武顺有点儿哭笑不得的问题。

    我说;“顺子,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处男?你有没有和女的那啥过?”

    正常情况之下,男的都喜欢装逼,尤其是在男女之事上,很多人分明连女孩子的手都没有摸过,却总是喜欢装出一副经验很老道的样子。

    至于这经验是那里来的,其实大家都很清楚,都是老师教的,而这老师呢就有很多了,而且大部分还都是来自日本的外教。

    比方说那位赫赫有名的苍老师,已经故去的饭岛老师,还有什么武腾老师,小泽老师,松岛老师等等。

    武顺这货就是一个这样的人,他经常跟我吹说他在这方面很有经验,而且还说他曾经一个晚上和几个女的大战了八百回合云云。

    但我认为他就是在吹牛逼!今天我正好借这个机会来戳穿他!

    本来武顺以为他的身上出了什么问题,结果我却问起了他有没有和女的那啥过,这就让武顺就有点儿跟不上我的节奏了。树如網址:Нёǐуапge.сОМ关看嘴心章节

    不过他还是在那里一如既往的装着逼,牛逼哄哄的说道;“老大我不是给你说过很多次了吗?早在几年前我就不是处男了!在秦楚楚没有转到咱们学校以前我可是有好几个女朋友呢!”

    闻言后我长叹了一口气,故意皱着眉头道;“如果你不是处男那今天晚上就有点儿麻烦了!我这边还好,因为我是处男,但你嘛!”

    说到这里,我故意把声音拉的很长,如果武顺是处男他就会比较淡定,如果他不是,那恐怕他立马就会跳起来。

    果然,武顺很淡定的问着我道;“如果我不是处男那我会怎样?”

    我郑重其事的说道;“黑狗血能够辟邪驱鬼,其实人的血也可以,尤其是人的舌尖血,辟邪的效果比黑狗血还要好的多!如果是处男的舌尖血,那简直就是辟邪驱鬼的利器!”

    顿了一顿之后,我刻意强调着道;“就算是再凶的厉鬼,只要被处男的舌尖血给喷到了,那也会受到很大的伤害!甚至被喷的魂飞魄散都不无可能!”

    “照你所说咱这屋里的鬼应该是一个至少死了好几年的鬼,恐怕就算是我们能找到公鸡血和黑狗血对他来说也没多大的用处,只有处男的舌尖血,才能克制的了!”

    “只可惜你已经不是处男了,如果你是处男的话,你根本就不用害怕那个鬼!”

    听我把话说完,武顺这货长出了一口气,说还好我是处男,不然的话这次就糟了!

    我说你不是有过好几个女朋友吗?你不是经验很丰富吗?你怎么又成处男了?

    武顺被我问的满脸通红,就好像做了错事的小朋友一样,低着头嘟囔着说这事儿那能随便让人知道?都十八岁了还是处男,这多丢人啊!

    这会儿我实在是憋不住了,就哈哈大笑了起来!

    武顺这下反应了过来,说老大你这是在诈我?

    我一边笑着,一边就给他做了一个解释。

    其实我说的并没有错,人的舌尖血确实是辟邪驱鬼的利器,而且处男的舌尖血确实效果要好一点,不过并没有我说的那么夸张,好像不是处男的舌尖血就没用了一样。

    只要是我和武顺这样的年轻小伙子,无论是不是处男,用舌尖血来对付邪祟之物都很管用的。

    听我解释完之后,武顺这才算是放下了心来,不过他还是担心一点,那就是没有牛眼泪他看不见鬼,他总不能用舌尖血到处乱喷吧?

    恐怕到时候鬼没被喷着,反而把他的血全给喷完了!

    我告诉他让他放心,我说我不用牛眼泪都能看见鬼,晚上我们俩就睡一张床,到时候那鬼只要敢来,我朝着那里喷舌尖血他就跟着我一起喷就行了!

    我这么一说武顺就彻底放心了,不过这货刚好了伤疤就忘了疼,他马上就一脸贱样的问着我,说我找了一个这么正大光明的理由跟他睡同一张床,我不会是真的对他有意思吧?

    这下把我给气坏了,我说那好,那既然这样那晚上你还是自己一个人睡吧!

    就算是被那个鬼把你给那啥了,我也绝不会管!

    如果那个鬼是个女鬼,那过了今天晚上你就不是处男了!

    如果那个鬼是个男鬼.......

    说到这里我一脸坏坏的邪邪的笑容,而武顺已经被吓的脸都白了。

    这要是被一个女鬼给那啥了,那勉强还能说的过去,那什么聊斋志异上面不是有很多人和女鬼那啥过吗?

    可这要是被一个男鬼给那啥了,那就创下了吉尼斯世界记录,成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上下五千年,古今中外从来都没有过的牛逼人物了!

    和鬼搞基,这绝对是能上头条的新闻!

    “老大,你可别啊!你千万可别啊!我向你保证,我以后再也不胡说八道了好吗?就算是秦楚楚,我也容许你跟我公平竞争好吗?”

    最终在武顺这货跟我签订了无数个不平等条约,比方说什么以后洗衣服扫地打扫房间的事儿都归他干,买菜做饭喂养蛋蛋的事儿也归他干之类的条约后,我才算是很勉强的答应晚上和他睡一起。

    下午我就和武顺一直待在房子里没出去,我一直都没有撤掉相气,但却依然什么都没有发现。

    六点多钟我和武顺到小区附近的菜市场买了些菜啊肉啊什么的,晚上我们准备自己做饭吃。

    本来我们俩签的不平等条约是武顺做饭,可这货在炒了一个菜之后我就直接把他从厨房里给轰了出去。

    这货从小就娇生惯养的,他连盐和味精都分不清楚,炒出来的菜是人能吃的么?

    没办法我只好亲自下厨,给我们俩做了一顿我最拿手的哨子面。

    我爸常年在外,我从很小就开始自己做饭了,我做饭的手艺那简直就没得说。

    武顺这货一边吃着我做的哨子面,一边连声的称赞着,说老大你做的这面太好吃了,要是每天都能吃到那就再也好不过了!

    我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要是每天我做饭,那我和他的不平等条约不就白签了吗?

    于是我就板着脸道;“你想的美,从明天开始你就给我学着炒菜做饭,限你一星期内达到我的水平,不然咱俩就各睡各的!”

    没办法,武顺只好苦着脸答应了我。

    就这样,吃完了饭我就抱着蛋蛋在那儿看起了电视,武顺则刷锅,洗碗,打扫卫生什么的忙了个不亦乐乎。

    这货表现的这么卖力,他无非就是想让我上他的床!

    我呸!这话听起来怎么这么别扭呢!

    到了晚上子时,也就是十一点的时候,我就习惯性的在武顺的床上修炼起了我们姜家的吐气吸纳之法。

    我到那儿,蛋蛋都会寸步不离的跟着我,反正在它的眼里,我就是它的一切。

    而且每次我修炼的时候,蛋蛋都会一动不动的趴在我身边,从来都不打扰我,它已经养成了这个良好的习惯。

    就这样,武顺睡在我左边,蛋蛋趴在我右边,好在那张床是一米八的大床,睡着我们两个大男人外加一个蛋蛋,也并不显的很挤。

    整整一个晚上,我和武顺两个人精神都处在高度集中状态,我的相气更是全方位的启动,时时刻刻都在监察着周围的一举一动。

    可是等到天亮了,却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不要说鬼了,家里就连个老鼠都没有出现!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那个鬼被我和武顺给吓到了?

    我和武顺百思不得其解!

    因为白天我要去学校,武顺这货一个人不敢待在家里,所以只能把蛋蛋留在家里吃火腿肠了。

    起床后我又去陈老头的超市给蛋蛋买火腿肠,而陈老头一见我就问晚上有没有见到鬼?

    我说我等了一晚上想见鬼,结果啥也没见到!

    陈老头闻言一脸的惊奇,说这都两天了怎么那个女鬼还没来吓唬你们?

    我这才知道原来是一个女鬼在作祟!

    随后我在陈老头这里又买了一百根火腿肠,剥好了皮丢给了蛋蛋之后我就去了学校。

    武顺这家伙就去了附近的人才市场找工作。

    我们大一的新生都要军训半个月,在随后的这段时间里我白天在学校参加军训,晚上就回玉华小区住。

    武顺白天去跑人才市场,晚上和我一起回小区。

    当然,晚上我和武顺还有蛋蛋都是睡在一张床上的,但整整的十多天时间过去了,那个鬼却从来都没有出现过!

    我感到很奇怪,就想办法说服了武顺,让他一个人睡一晚上,看看那个鬼会不会单独去找他?

    我的相气要是全方位启动,那个鬼只要出现在我们的房间里我就能感应的到。

    可是等了一个晚上,那个鬼依然没有出现!

    随后的好几个晚上都是这样,那个鬼一直都没有出现!

    这样一来我就对这层楼究竟有没有鬼产生怀疑了!

    或者说那个鬼的道行太浅,被我和武顺给吓跑了?

    而在这时,租房子给我们的那个女人终于有点儿沉不住气的给我打电话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