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命神相 > 第四十八章 大招

第四十八章 大招

“老大,昨晚睡在我旁边的肯定是鬼!现在只要一想起来,我就不敢回去了!你快点回来吧,蛋蛋还在里面呢!”

    我正在想那个鬼应该是一个什么级别的鬼之时,武顺在电话里又催起了我,而且这货也想到了昨晚睡在他旁边的应该是鬼。

    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要一想起来武顺竟然被一个鬼给睡了,我就想笑。

    也不知道那个鬼是个男鬼还是女鬼,要是女鬼那就好玩了!

    不对,要是个男鬼那才叫好玩呢!

    说不定那个鬼还是个断背鬼!哈哈哈哈!

    想到这里我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对武顺说道;“那你在小区门口等我一会儿,我马上就赶回来!”

    随后我就挂了武顺的电话,准备赶回去了。

    当然,既然那房子里面有鬼,我就肯定不能和秦楚楚提房子的事儿了,就算是和她说房子的事儿,那也得先把那个鬼搞定了再说。

    于是在秦楚楚那一脸诧异的目光之下,我并没有给她做太多的解释,而是告诉她我有点儿急事需要先回去,让她先回学校宿舍。

    对此秦楚楚很不满,她说要跟着我一起去,说她想看一下我和武顺租的房子。

    我只好骗她说我们租的房子很脏很乱,有一股难闻的臭味儿,现在还不能带她去,等我们打扫干净,收拾好了,到时候一定邀请她去参观。树如網址:Нёǐуапge.сОМ关看嘴心章节

    无奈之下,秦楚楚只好一脸幽怨和不舍的回了学校,而我则打了一辆出租车直奔玉华小区而去。

    玉华小区离我们学校并不远,坐出租车几分钟就到了,在出租车上面我就看到武顺那一米八的个头站在小区门口,脸上带着一脸的彷徨和惆怅。

    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武顺这副样子我就想笑,尤其是在想到他很有可能被一个男鬼给睡了,我就决定好好的调侃他一番。

    我要把他早上调侃我的仇连本带利的报了!

    于是我很淡定从容的下了出租车,不过下车的时候尽想着调侃武顺,结果忘了付车费,被出租车司机给吼了一通。

    “钱还没给就想走,你个锤子!”

    这出租车司机的素质有待提高,不过我也懒的跟他计较了,但被他这一吼,我那副淡定从容的形象瞬间就没了。

    而就在我趴在车窗上给出租车司机付钱的这一阵子,武顺就好像幼儿园刚放学的小朋友见到了家长一样,直接朝着我扑了过来。

    “老大,你可终于来了啊!咱们被那老娘们儿给坑了,被那该死的老娘们儿给坑惨了啊!我就说昨天晚上总感觉身边睡着一个人,我还以为是你,却没想到是鬼啊!”

    这时那出租车司机正在给我找钱,而听到武顺所说的话,他就一脸鄙视的看着我和武顺两个道:“玉华小区三单元五楼闹鬼的事情我们这附近的人谁不知道啊!你们这两个瓜皮,贪便宜被人给骗了吧!”

    瓜皮是西安话,意思就是脑子不够用,这话一般是用来骂人的,这出租车司机骂了我们俩,然后直接开着车扬长而去。

    一会儿功夫被这出租车司机骂了两回,我被气坏了,所以我没搭理武顺,反而指着出租车骂起了那个司机。

    “你才是瓜皮,你们全家都是瓜皮!我一定要记下你的车牌投诉你这个瓜皮!”

    我正在拎着两大包打包了的鸡鸭鱼肉跳着脚大骂那个狗日的出租车司机,武顺却苦着脸对我说道;“老大,你就别骂那个司机了,还是想想我们该怎么办吧?”

    我说你又不是没见过鬼,至于那么害怕吗?你也不想想,如果我们搞定了那个鬼,那老娘们不就坑不了我们的钱了吗?甚至我们还可以把周围的那几套房子全部都用很便宜的价格租下来!

    最后我说这对我们来说算一件好事,并不是坏事!

    武顺听我这样一说脸色变的好了许多,不过他还是有点儿担心的问我,说要是搞不到公鸡血,黑狗血,柳树枝和牛眼泪这些东西,我们怎么去搞定那个鬼?

    在我们县城搞到武顺说的这些东西并不难,但在西安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要想在短时间内搞到这些东西,对我们两个而言确实就比较难了。

    黑狗血和公鸡血可以找餐馆去碰碰运气,柳树枝相对来说好弄一点,随便找个公园就能折来不少,但前提是不要被公园的保安给抓住。

    可是牛眼泪这东西在我们那小县城很容易弄到,但在西安这种大城市反而就很难找到了。

    我这边还好,我有相气在身,不需要牛眼泪,但武顺要是没有牛眼泪,他根本就看不到鬼,就算是被那个鬼再把他给睡了,甚至把他给那啥了,在看不见鬼的情况之下恐怕他就只能默默的承受了!

    当然,玩笑归玩笑,我作为武顺的兄弟,肯定是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他被鬼给那啥的!

    无论是男鬼还是女鬼,我都绝不容许我的兄弟被一个鬼给那啥!

    所以我对武顺说让他放心,就算是没有公鸡血和黑狗血我还有别的对付鬼的大招,让他先给我讲一讲具体是怎么回事?楼上楼下的邻居和小超市的陈大爷究竟是怎么说的?

    见我表现的那么自信,好像并没有把那个鬼放在心上一样,武顺就给我说起了具体的情况。

    原来在我去了学校之后,武顺帮蛋蛋把那些火腿肠外面的一层皮全都剥了,然后这才一家一家的去找楼上楼下的邻居,想跟他们打听一下五楼那另外几套房子房主的联系方式。

    可谁知道他敲了好几家的房门要么是家里没人,要么就是被人很粗暴的拒绝。

    就这样折腾了差不多一个上午,在快要中午的时候三楼有一家的老太太告诉他,说这栋房子的五楼整层都闹鬼,而且已经闹了好几年了,那几套房子里面住的人全都被吓的搬走了。

    而且老太太还告诉他,说这事儿这附近的人全都知道,就连附近几所高校的学生也都知道,所以这里的房子根本就没人来租,那几套房子也就一直空着。

    听老太太这样一说,武顺就有点儿半信半疑,加上这时候也快中午了,他就决定到小区门口的超市去买点儿吃的东西,顺便找超市的老头再打听打听。

    在武顺看来那老头把超市开在小区门口,小区里面的事肯定没有他不知道的,找他打听情况一准儿没错。

    于是武顺就去了陈老头的超市,他跟陈老头买了几个鸡爪子之后,一边啃着一边就和陈老头聊了起来。

    结果和陈老头一聊,所获得的情况和那个老太太所说的一般无二,而且陈老头还告诉武顺,说其他几套房子的房主见房子里经常闹鬼就把房子锁了起来,并没有对外出租。

    但给我们租房子的那女人,她却到处贴小广告,故意用很低的价格把房子往外租,经常有不知道情况的人在租下了房子之后两三天之内就被鬼吓的连押金房租什么的都不要求退直接跑人了的。

    当然,也有人不甘心上当受骗,打电话报警什么的,但警察根本就不会相信房间里闹鬼这种说法,所以每次闹到最后都不了了之,让给我们租房子的那女人这几年下来竟然赚了十几万,卖了一辆别克君威开着。

    武顺听陈老头这样一说,再想到他昨天晚上总感觉身边睡着一个人,当时就差点儿被吓尿了!急忙就给我打了电话过来。

    而听武顺说完情况,我就说既然那女人想骗咱们的钱,那咱们这次就让她吃个大亏,而且我们只需要搞定了那个鬼,就能把五楼的那几套房子全部都低价租下来了。

    武顺说怎么样才能搞定那个鬼?我说先回住的地方再说,我给蛋蛋打包了一堆好吃的,等下你也可以吃点儿!

    要是武顺一个人他打死都不敢回房间去的,不过跟我在一起他就没那么害怕了。

    于是我们两个就往住的地方走,这还没走到房门口呢,就听见蛋蛋在里面喵喵的叫个不停,这小家伙的鼻子挺灵它应该是闻到了我的气味。

    开房门的时候我刻意启动了相气,无论是耳朵,鼻子,眼睛,甚至嘴巴,我来了个全方位的启动相气。

    只要我们的房间里面有鬼,我不仅能看见这个鬼,而且还能闻到这个鬼的味道,甚至还能和这个鬼对话。

    可是我做好了万全的准备,房间里却除了蛋蛋之外什么都没有!

    “喵喵喵!”

    这死蛋蛋,它闻到了我打包来的肉的味道,已经急不可耐了,这一急之下就忘了我对它的教诲,又男女不分的管我叫起了妈!

    把打包来的东西丢给了蛋蛋和武顺,我在整个房间里又很仔细的转了一圈,却依然是没有发现任何有关鬼的蛛丝马迹。

    这就让人有点儿奇怪了!

    难道这鬼白天休息,晚上才上班?

    这时武顺那有心思吃东西,更何况和蛋蛋抢东西吃他嫌掉价,就像个跟屁虫一样的一直都跟在我身后。

    终于,等到我坐到了沙发上,武顺就问着我道;“老大,你说你还有大招对付鬼,究竟是啥大招啊?”

    我嘿嘿一笑,然后就盯着武顺从头到脚的打量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