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命神相 > 第四十五章 李雪的故事 下

第四十五章 李雪的故事 下

    十八岁之前的我其实也和郑教授一样,是一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我从来都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神。
  
      但现在的我,不仅见过无数个鬼,就连轮转王这种阴神都招来过。
  
      所以对郑教授说这个世界上有鬼,我并没有感到任何意外。
  
      而见我的脸上没有任何意外之后,郑教授就给我讲了一个故事。
  
      原来在二十年前,那个时候郑教授还比较年轻,他刚刚调到我们学校不久。
  
      作为一个刚刚调到学校的老师,郑教授不仅要代课。而且还要做一个班级的辅导员。
  
      当时在郑教授的班上有个名叫李皓天的学生,深得郑教授的喜爱,用郑教授的话说,就像我一样学习又好,人品也好。
  
      而就在那一年的期末考试前夕,李皓天很突然的来找郑教授,说他遇到了不干净的东西,他觉的自己很有可能会死。
  
      当时的郑教授还是一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他还说了李皓天一顿,说他肯定是快要期末考试了压力太大了的缘故。
  
      可在李皓天讲出了他的经历之后,就连郑教授都觉的有些不可思议了。
  
      原来因为临近期末考试的缘故,李皓天经常熬夜复习。
  
      而在那天晚上,他原本是打算到七号楼的教室去复习的,却稀里糊涂的走进了六号楼六零九教室。
  
      当时六零九教室的门开着,灯亮着。但教室里面却一个人都没有。
  
      没有什么人打扰,李皓天觉的还不错,就全身心的投入了复习之中。
  
      到了晚上十二点,教室里的灯就自动关掉了,但李皓天却并没有回宿舍反而打开了自己的应急灯继续复习。
  
  
      就这样熬夜复习到了两点钟,整栋教学楼里面寂静无声,不过李皓天的胆子倒是挺大,他索性把应急灯熄灭,趴在桌上睡了一会儿。
  
      睡了大概有一个小时左右,李皓天迷迷糊糊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周围坐了许多学弟学姐,他当时也没想太多,继续复习他的功课。
  
      可是过了一会儿他就发觉气氛不对劲了,因为那些人虽然都在看自己的书,可是他们有的用应急灯,有的用电筒,有的甚至在点蜡烛,最关键的一点,他们翻书写字的时候居然一点声音都没有!
  
      李皓天觉得很奇怪,就偷偷瞥了一眼离他坐的最近的那个人,却发现那个人的教科书无论是从印刷还是纸张装订各个方面来看和他的书区别很大。
  
      愣了一会儿之后李皓天反应了过来,原来那个人的教科书的版本,竟然十几年以前的版本!!!
  
      这时李皓天注意到有些学姐学弟穿的衣服竟然是十几年以前流行的款式之后,他的心脏就开始狂跳了起来。
  
      随后他偷偷数了一下教室里的人数,不算他在内,一共有十四个人!
  
      他忘记了最后是怎么离开那个教室的,反正天亮他醒过来的时候,发现他在六号楼外面的草坪上躺着。
  
      听到这里,我就问着郑教授道:“那后来呢?那个李皓天他怎么样了?”
  
      郑教授说道:“我当时虽然觉的有点儿不可思议!但我还是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所以我就对李皓天说他肯定是熬夜时间太长了所以才出现了幻觉!”
  
      “至于他天亮醒来的时候在六号楼外面的草坪上,应该是他做梦的时候梦游了!”
  
      说到这里,郑教授脸上的表情就显的有点儿痛苦,然后接着说道:“可让我没想到的是,从那件事发生之后,李皓天的情绪一直都不好,他经常自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面哭!”
  
      “在那个学期的期末考试挂了三门之后。
  他就爬到了宿舍楼的顶层,从楼上跳了下去!”
  
      在各大高校,因为失恋,或者因为考试没过,甚至因为和同学吵架什么的自杀或者杀人的事情并不少见。
  
      所以当郑教授说李皓天因为考试挂了三门就从宿舍楼上面跳了下来之时。我认为这并不奇怪。
  
      只不过李皓天之前在六号楼六零九的经历确实是有点儿诡异!
  
      这时郑教授又说道:“因为我那会儿刚刚调到咱们学校才半年时间,对学校的情况并不熟悉!在李皓天死后我就把李皓天临死之前给我说的情况告诉了另外一个老师!”
  
      “而那个老师在听到我所说的情况之后,脸上的表情就很显的很难看!在发楞了许久之后,他说自从恢复高考之后,我们学校几乎每年都会死一个学生,而在李皓天死之前,正好已经死了十四个了!”
  
      “李皓天说他在六零九教室见到了十四个人,而在他之前我们学校已经死了十四个学生,这两个数字恰恰吻合,这就让我感到非常的诡异!”
  
      “在这种情况之下。我就把李皓天的情况反馈给了当时的校领导!而在听到我所说的情况之后,当时的校领导就态度很严肃的要求我千万不要把李皓天的情况再告诉其他人!”
  
      “后来据说在一个校领导的建议之下,学校花钱请了一个高人,用道符把整个六号楼封了起来,从那以后我们学校就很少有死人的事情发生!”
  
      说到这里,郑教授基本上就算是把这个故事说完了,但我却皱着眉头沉思了起来。
  
      根据郑教授所说的情况来判断,李皓天的死,和之前那十四个人的死,相互之间肯定是有关联的。
  
  
      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他们一个一个的死了。而且阴魂不散的出现在了六号楼的六零九教室呢?
  
      还有,郑教授所说的六号楼我怎么不知道?在我的印象之中,我们学校好像根本就没有六号楼七号楼之类的称呼。
  
      想至此,我就问着郑教授道:“郑教授,你说的六号楼是那个六号楼?我怎么就没听说咱们学校有个六号楼的?还有这件事都已经过去二十年了,你怎么突然跟我提起了这件事?”
  
      只听见郑教授说道:“自从六号楼被封了之后没几年,咱们学校就重建了几栋新的教学楼,以前老的那些教学楼就慢慢的淘汰了!”
  
      “尤其是这十来年,咱们学校又新建了十几栋教学楼和宿舍楼,你们这些新生肯定不知道老的六号楼了!”
  
      经过郑教授这么一解释,我总算是知道了原因,但我又向他提出了一个新的问题。
  
      “这件事已经过去了二十年了,您为什么会突然想了起来呢?不会仅仅是因为你认为我不是一个普通人的原因?”我问着郑教授道。
  
      郑教授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前天下午我上完课后没事儿干,就在学校里面随便溜达,因为以前经常在那些老教室里面上课,所以不知不觉的我就溜达到了那几栋老教室!”
  
      “而在路过六号楼的时候,我就突然想到了李皓天这个人!因为李皓天和你一样,是我很欣赏的一个学生,所以莫名其妙的我就感到有些难过!”
  
      这时郑教授脸上的表情看上去有点儿害怕的样子,在喝了一口他泡的铁观音,深吸了一口气之后继续说道:“想到了李皓天之后我莫名其妙的有些难过,可就在这时,我却听见一个声音传进了我的耳朵!”
  
      “那个声音说道,老师,救救我!郑老师,救救我啊!我是李皓天啊!”
  
      “虽然李皓天已经死了二十年了,但在听到这个声音的那一刻,我却完全能够肯定,我耳中传来就是李皓天的声音!”
  
      “李皓天他在二十年前明明已经死了!他为什么要我去救他?我当时感到很害怕,连头都没敢回就跑了!”
  
      “可这两天只要一闭上眼睛。我就会想起李皓天的样子!李皓天说话的声音,时不时的会在我的耳朵里响起!”
  
      “李皓天和你一样,是我最欣赏的一个学生!但在他求着我去救他的时候我却跑了!姜一,我真是愧为人师啊!”
  
      说到这里之时,两行眼泪从郑教授的眼眶里流了出来。
  
      我从茶几上拿了一张纸巾递给了郑教授。然后说道:“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你当时有那种反应再也正常不过了!更何况就算是你想救他,你也没有那个能力!所以你不必内疚!”
  
      被我这样一说,郑教授就显的好多了,在用纸巾把眼泪擦干之后。郑教授就小心翼翼的试探着我道:“姜一,宜花把你说的和活神仙一样!你看你能不能帮一下李皓天?”
  
      到了这会儿我才算是明白了,原来郑教授把我叫过来,然后给我讲了李皓天的故事,就是想让我帮一下他曾经最欣赏的一个学生。
  
      站在我的角度。只要我知道了这件事,我就必须得管,我不仅要帮李皓天,我还要弄清楚那李皓天之前那十四个人的真正死因!
  
      所以,我没有丝毫的犹豫。当时就答应了郑教授。
  
      不过既然要帮李皓天,要想弄清楚算上李皓天在内那十五个人的死因,我就必须得去一趟郑教授所说的六号楼了。
  
      至于会不会破坏那个所谓的大师用来封住整个六号楼的道符,我倒是并没有去考虑这方面的问题。
  
      因为在我看来,与其用道符封住整栋楼,还不如弄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如果牵扯到了什么因果,那就了结因果!
  
      如果有恶鬼作祟,那就诛灭恶鬼!
  
      这才是真正解决问题的办法!
  
      更何况李皓天的声音既然能从六号楼里面传出来,说明那个所谓的大师的道符已经快要失去作用了!
  
      就这样,在答应了郑教授的当天晚上,我就按照郑教授所说的位置,一个人去了我们学校老校区的六号楼。
  
      因为这里是废弃的老校区的缘故,平时很少有人到这里来,就连学校的保安,巡逻的时候也很少从这里经过。
  
      当我到达六号楼的时候。已经十点多钟了,整个老校区可以说是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我启动了相气,就看见六号楼的楼门仅仅用一条细细的铁链锁着,但在楼门的门缝上。却贴着一层一层的道符。
  
      不过因为时间太久了的缘故,这些道符都已经快要看不清上面的符文了。
  
      就连画符的黄纸,都已经成了白。
  
      我撕开了那一层又一层的道符,用力一扯就扯断了锁着门的铁链。
  
      随后我推开了门,进入了六号楼!
  
      因为很多年都没有人进去过的原因,六号楼里面阴森森的,还有一股很难闻的味道。
  
      但在我全面启动了相气的情况之下,我却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于是我顺着楼梯一层一层的往上走,最终来到了六零九的门前。
  
      推开了六零九教室的门,教室里面课桌板凳什么的都有,应该和二十年前是一样的。
  
      但在桌椅板凳上面却全都落着厚厚的一层灰。
  
      我走到教室中间倒数第一排的位置,随便找了张桌子和板凳,用身上带的纸巾擦干了上面的尘土,然后坐了下去。
  
      坐下去之后,我就用相气勘察起了整栋六号楼的情况,但我勘察了很长时间,却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之间我觉的好像很困一样,不知不觉的就趴在桌子上面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