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命神相 > 第三十八章 黄阶一品

第三十八章 黄阶一品

在我和武顺进隧道之前,那几个警察基本上都认为我和武顺肯定搞不定隧道里的那群鬼,武顺他爸很有可能会被一撸到底。

    但此一时,彼一时,随着下口村隧道的问题被我和武顺解决,武顺他爸的地位必然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这会儿面对着武顺他爸之时,这几个人的心态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甚至不要说这几个人了,就连武顺他爸在说话时的语气都已经自然而然的流露出了一副上位者的姿态。

    当然,武顺他爸的地位就算是升的再高,我在他心目中的地位却只会越来越重要。

    原因非常简单,因为在武顺他爸看来,他的命运之所以发生了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都是因为我的缘故。

    可以说我是他的贵人,甚至我是他们父子两个的贵人!

    也正是因为坚信这一点,所以他很支持武顺跟着我去西安。

    更何况通过这段时间的相处,我们之间所建立的关系和感情已经接近于亲人,对我所说的话,他又怎么可能会不在意?

    所以即便是他自己对蛋蛋也很好奇,但当着几个警察的面,他却立刻就很明确的表达出了他的态度。

    那几个警察见武顺他爸的态度这么明确,再考虑到武顺他爸在地位上马上要发生的变化,除了唯唯诺诺的连声说是之外,他们还那里敢再多说什么!輸入字幕網址:нeìУаПgе·Сом觀看新章

    就这样,随着我和武顺返回了县城,牵扯到高铁工程的各级领导和施工方很快就在第一时间内得到了武顺他爸这边传递去的消息。

    刚开始的时候,很多人都不相信,因为他们认为西岩寺的和尚和青羊观的道士都搞不定的一群厉鬼,又怎么可能会被我和武顺这两个高中刚毕业的小屁孩给搞定?

    所以其实有很多人都在等着看武顺他爸的笑话!

    甚至有些人都在等着我们失败之后,找借口把武顺他爸一撸到底,让他连饭碗都保不住。

    可当武顺他爸亲自带队,带着几个他的心腹手下进入了隧道,然后又毫发无损的从隧道里走了出来之后,这些人全都傻了眼了!

    但在反应了过来之后,这些人在武顺他爸面前的态度全都来了一个惊天大逆转。

    之前越是恨不得把武顺他爸置于死地的,想让他连饭碗都保不住的,这会儿在武顺他爸的面前反而表现的越殷勤,越谄媚!

    因为这些人都很清楚的知道,此时此刻的武顺他爸,已经和他们不是一个层面的人物了!

    他们要想成为武顺他爸那个层面的人,就必须得和武顺他爸这个层面的人搭上关系。

    当然,至于武顺他爸会不会卖这些人的帐,那我就不得而知了,而且那些人的事情,和我没有半毛钱的关系,我才懒的去关注他们。

    对我而言,我最关心的事情无非就两件,一件是我那两万块钱什么时候能到手,好解决我上大学的学费和生活费问题,而另外一件则是解决了下口村隧道的那一群鬼,我能获取到多少功德?

    换句话说也就是我的相师品阶能够升到什么程度?

    其实那两万块钱的事情我根本就不担心,有武顺他爸在,相信他能帮我搞定一切。

    而我的相师品阶能够达到一个什么样的程度,这才是我最最关心的问题!

    要说之前的我在解决了李顺来的问题之后,我还有点儿自以为是,就连我自己都觉的我应该算是一个挺牛逼的人了!

    可在和白胡子老头这种仙级的人物打过交道之后,我才发现在那些真正的牛逼人物面前,我根本就连个战斗力不到五的渣渣都算不上!

    只有达到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那种高度,也就是说成为一品神相,我才能再见到我爸,和我那从来都没有见过面的妈妈!

    可我们姜家的老祖宗的那种高度,是随随便便就能达到的吗?

    那可是能够敕封诸神的存在啊!

    白胡子老头虽然很牛逼,但他在我们姜家的老祖宗面前,恐怕比一个战斗力不到五的渣渣也强不到那里去。

    我要想达到一品神相的那个高度,我要走的路,恐怕要很长很长,我要积累的功德,恐怕要很多很多。

    不过我这一次搞定了十几个滞留在阳间的鬼,帮一个接近于仙级的精怪了结了因果,按道理说应该能积累不少的功德吧!

    上一次搞定了李顺来就让我从黄阶九品提升到了黄阶八品,这一次搞定了十几个鬼和一个接近于仙级的存在,所积累的功德会不会让我直接由黄阶进入玄阶甚至地阶呢?

    要知道仙级的存在那可是相当于天阶神相那个级别的存在,我帮一个接近仙级的存在了结了因果,所积累的功德难道还不能让我直接突破到地阶吗?

    如果能够成为玄阶相师,那我的能力和手段会相应的增加不少,勉强也能算是一个人物了!

    如果能一步登天的成为地阶相师,能够把相气运用于四肢,能够达到相气外放的地步,那我就有点儿小牛逼了!

    于是我带着满满的期望,带着无限的憧憬,一到晚上子时就静心凝神的进入了修炼状态。

    本来我不想让蛋蛋在我身边,想让它跟着武顺,但蛋蛋却死活不肯离开我半步,它对武顺呲牙咧嘴的,连碰都不让武顺碰它一下。

    没办法,我只能交代它,说它可以在我身边,但我修炼的时候它绝对不能打扰我,不然我就把它丢到门外去。

    蛋蛋很愉快的接受了我的条件,在我修炼的时候它确实没有打扰我,表现的很安静。

    就这样,在我把我们姜家祖传的吐气吸纳之法运转了整整一百零八遍,算是运行了一个大周天之后,我身体之内的那股相气,终于开始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我的相师品阶也开始一阶一阶的持续往上升。

    如果说以前我体内的相气相当于一碗水那么多的话,那在一个大周天运行完毕之后,我体内的相气就差不多就有一缸水那么多了!

    我的相师品阶也由黄阶八品提升到了黄阶一品。

    不要说突破到地阶了,就连玄阶都没有突破!

    这让我非常的失望,也让我非常的想不通,甚至让我对我将来能否达到一品神相那个高度彻底的失去了信心和希望!

    要知道我可是帮一个接近于仙级的存在了结了因果,所积累的功德竟然不足以让我突破黄阶的瓶颈,成为一名玄阶相师。

    这那怕是让我成为一名玄阶九品的相师也行啊!这好歹也能让我拥有算命卜卦的能力,而并不是仅仅会给人看个相这点儿本事。

    原来我们姜家的相术必须以相气为基础的,只有相气达到了相应的程度,才能配合施展出相应的相术。

    达到玄阶相师的标准,就是相气能够充盈整个大脑,让大脑的推算能力比当前世界上最先进的计算机运算能力还要强大无数倍的那种地步,这才能让我拥有算命卜卦能力。

    可现在我卡在了黄阶一品,相气还不能充盈整个大脑,我虽然能施展出一点儿算命和卜卦方面的本事,但要想做到准确无误,那恐怕就比较难了!

    现在想想我爸他在十几年以前就准确的算出了武顺和张灵峰的事,那说明他的相师等阶至少在玄阶这个程度。

    能准确的算出十几年以后的事情,恐怕在玄阶相师之中,我爸也是属于顶级的那种,甚至地阶相师,都不无可能!

    至于天阶神相,我爸他肯定达不到那个高度了!

    因为我爸曾经对我说过,他说除了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之外,只有三国时候的诸葛武侯和明朝的刘伯温达到了天阶神相的高度。

    而且我爸还告诉我,他说诸葛亮和刘伯温和我们姜家都有一定的渊源,这个我以后会有机会知道的。

    当时的我把我爸说的这些完全当故事在听,但现在想来,我爸他跟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饱含着深意的!

    或许就像他所说的那样,从我的名字叫姜一的那一刻起,我的命运就已经注定了吧!

    既然是这样,那我无法突破到玄阶,成为一名玄阶相师,岂不是也是命中注定的?

    看来我还需要去积累功德,还需要去做大量对这个社会有意义有好处的事情!

    既然我的命运已经注定,那我就坦然面对吧!

    我这人最大的特点就是心比较宽,想着想着我就想通了!

    想通了这些之后,我就不再去纠结是黄阶还是玄阶的事儿了,而是很坦然的把蛋蛋搂在了怀里,抱着它睡了过去。

    第二天武顺他爸就把那两万块钱给了我,拿到了钱的我第一时间就带着武顺和蛋蛋我们三个到一品轩去大吃了一顿。

    结果这吃了一顿之后我竟然发现,别看蛋蛋只有刚生下来的小狗那么大,但它一顿饭吃的东西,比我和武顺两个人加起来还要多好几倍!

    而且这货还不吃蔬菜只吃肉!

    换句话说养活它的成本比我和武顺一个月的花费加起来还要多好几倍,我估摸着一个月没有五千块肯定是不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