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命神相 > 第三十七章 蛋蛋

第三十七章 蛋蛋

天劫是天道对强大生命的一种制约,无论是人还是像白胡子老头这种精怪,只有经历天劫的洗礼蜕变,才能成为更加强大的存在。

    但如果牵扯到了什么因果,不仅会促使天劫提前降临,而且还会因为因果的大小增加天劫的威力。

    一旦欠下了无法偿还的因果,那在天劫之下,必定是一个化为齑粉的结果。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那些实力强大的修炼者为了让自己不沾染因果,或者少沾染因果,才会避世出家,躲在人迹罕至之处修炼。

    这也是那些人被称之为世外高人的真正原因!

    所以说真正的高人是很少到凡尘俗世来沾染因果的,而那些所谓的大师,一个个的身上全都沾满了因果,又怎么可能是高人呢?

    这白胡子老头在百年前就已经到了天劫加身的地步,一旦他度过了天劫,他就会成为仙那个级别的存在。

    蛇仙之名,对他而言绝对是名副其实!

    在这样的一个存在面前,我这个黄阶八品的菜鸟相师简直就像一个战斗力不到五的渣渣一样,而可笑的是我之前还打算用黑狗血来对付他!

    想到这些,我不由的冒出了一声的冷汗。

    好在我没有和这个白胡子老头闹翻,不然他挥手间就可以让我和武顺吃个大亏。нéiУāпGê最新章节已更新

    我正在暗暗的想,白胡子老头对着我说道;“你是神农氏直系后裔,而且你还帮我消除了因果,让我能得以度过这次的天劫,算起来我要欠你一个人情!”

    “以后你要是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你就到这座山附近大喊三声白胡子爷爷,我就会现身来帮你!”

    话一说完,白胡子老头就化作一股旋风卷着那一群鬼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很显然,白胡子老头生怕出什么意外,亲自把那群鬼送去了地府,以他的实力和手段,这就算是在大白天,送那群鬼去地府应该也不是什么难事。

    能让一个这么牛逼的人物欠下我一个人情,而且还给我一个承诺,我这次可真是赚大发了!

    这可是一笔比我赚了两万块要划算无数倍的买卖啊!

    如果花钱能买来一个仙级人物的承诺,那我估计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愿意花这个钱!

    无论是花几百万,还是几千万,甚至几个亿,我估计都会有大把的人来排着队花这个钱。

    而就在我心里美滋滋的看着白胡子老头离去的方向之时,我身旁的武顺却鬼哭狼嚎的叫了起来!

    我急忙转过头去一看,却看见那小东西用它的牙咬住了武顺的胳膊,正在那里撕扯着。

    别看那小东西个头不大,牙齿到挺锋利的,武顺的胳膊都已经被它给咬出血来了。

    “老大,快救我啊!这小东西咬的太紧了,我甩都甩不开它啊!”

    武顺可是我兄弟,这小东西竟然连我兄弟都敢咬,它简直是反了天了!

    我急忙伸出手抓住了小东西,命令着它道;“松口!不许咬人!”

    这小东西见我抓住了它,急忙松开了咬着武顺的牙齿,用它那长长的鼻子蹭着我得手,冲着我连连喵喵了好几声。

    因为我很清楚的知道这喵喵声代表着什么意思!所以听到这喵喵声我就火大的不得了!

    分不清老子是男是女不说,你还敢咬我的兄弟!

    管你是腾蛇一族守护了几千年的什么玩意儿!

    老子不稀罕!

    想到这里,我怒气冲冲的把小东西往地上一丢,对着武顺说道;“顺子,我们走!”

    在武顺看来这个小东西充满了神秘,而且还是腾蛇一族守护了几千年的蛋里面孵出来的,就这么丢了实在太可惜了。

    所以即便是他被小东西给咬了一口,但他还是问着我道;“老大,这小东西我们就丢这里了?不把它带回家去养?”

    我瞪了武顺一眼,说;“带什么带,一个男女都分不清的小蠢货,我要它有什么用!”

    武顺不知道具体是怎么回事,他还以为我没弄清楚这小东西是公的还是母的,急忙就给我说道;“老大,我刚才已经看过了,这小东西应该是个公的,你怎么能说它分不清男女呢?”

    这事儿我不能给武顺解释,给他知道了我丢人就丢大发了!所以我没理会武顺,头也不回的往前走去。

    武顺看我是铁了心肠,也只好跟在了我的身后。

    而就在我和武顺走了几步之后,却听见在我们两个的身后有喵喵声接二连三的传来,那声音听起来是那么的凄惨,是那么的可怜。

    我不由的停住了脚步,心想我是不是太残忍了一点?

    这一个刚刚从蛋里面钻出来的小东西,它分不清男女其实也很正常,它把我当作它的妈妈其实也很正常。

    但我这个它唯一的亲人却要弃它而去,我这样做真的对吗?

    我从懂事以来就不知道我的妈妈是谁?从来都没有见过我的妈妈!

    难道我要让这小东西也和我一样吗?

    我越想越觉的这样做不对,就转过了身子看着跟在我身后的小东西。

    我甚至还启动了相气,我想听听它这会儿在说些什么?

    “喵!喵喵!”

    它连声的叫着我妈妈,问我是不是不想要它了?在求着我千万不要把它丢在这里!

    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听到它叫我妈妈,我一点都没有生气,我反而感到有些心酸,甚至我还有一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

    于是我弯下腰,伸出双手把小东西从地上抱了起来,轻轻的捧在了我的手心里。

    “答应我以后不叫我妈妈,我就带你跟我回家!听见了没有小东西!”我威胁着小东西道。

    小东西看上去很不情愿的点了点头,轻轻的喵了一声,不过它这一声喵却代表着它答应了我。

    我这才满意的把它抱在了我的怀里,和武顺一起往外走去。

    而且一边往外走,我和武顺一边商量着给这小东西取名字的事情。

    既然决定了把这小东西带回家养,那它总得有个名字,总不能一直叫它小东西吧?

    武顺想了好几个名字,比方说什么虎子,咪咪,小黑,小花之类的。

    我说你想的这名字不是小狗的名字就是小猫的名字,可这小东西既不是狗又不是猫,取这些名字都不合适。

    武顺被我说的有些郁闷了,就说你是大学生,你是文化人,那你给它想一个名字出来吧!

    我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什么能适合它的名字,后来一想这小东西不是从蛋里面生出来的吗?

    我们西北这边一般都管自己家的小孩叫蛋蛋,干脆给这小东西取个名字叫蛋蛋算了!

    当我把我的想法告诉了武顺,结果武顺这小子却在那里阴阳怪气的使劲儿挖苦我,说我这大学生取的名字也不咋滴嘛!竟然给小东西取了一个这么土的名字!

    被武顺这一挖苦,我反而更加坚定了给小东西取名叫蛋蛋的决心。

    于是我对着小东西说道;“从现在开始,你的名字就叫蛋蛋了!以后我们都叫你蛋蛋!”

    小东西对它的这个名字好像很满意,在我的怀里连连的喵喵了几声。

    我很清楚的知道它这喵喵声代表着什么意思,这该死的蛋蛋,它竟然屡教不改!

    我真想把它给丢回隧道里面去,可这时我和武顺已经从隧道里面走了出来!

    武顺他爸和他手下的几个警察看我和武顺两个人悠哉悠哉的从里面走了出来,而且我的怀里好像还抱着一个小动物,不由的长出了一口气,急忙就围了上来。

    “姜一,问题解决了吗?”武顺他爸一脸期望的问道。

    其实从我和武顺从隧道里面悠哉悠哉的走出来的那一刻,武顺他爸就已经猜到结果了,这会儿的他只是跟我们两个确认一遍而已。

    我重重的点了点头,大声的确认着道;“已经没有任何问题了,这隧道随时都可以重新开工!”

    听到我说的话,武顺他爸一脸的欣喜和激动,不过这会儿他也看清楚了我怀里抱着的蛋蛋。

    “咦,姜一,你抱着的这是个什么啊?我怎么从来都没有见过长这样的小动物?”武顺他爸一脸惊奇的问着我道。

    别说武顺他爸了,就连其他的几个警察都围了过来,一脸好奇的看着我怀里的蛋蛋,一个个在那里发表起了评论。

    有人说蛋蛋肯定是国家珍稀保护动物,应该把蛋蛋上交给国家,还有人说应该把蛋蛋交给生物研究机构,让那些所谓的专家来对蛋蛋做个研究,从而确定它究竟是个什么种类的动物?

    蛋蛋这家伙它听不懂好话坏话,见这么多人围着它看,竟然表现的很兴奋和激动,喵喵的叫个不停。

    但我却把脸一沉,对着武顺他爸说道;“武叔,蛋蛋是我养的宠物,你们谁都没有资格要我把它上交给国家或者什么研究机构!这种话我以后不希望再听到!”

    我一说这话,武顺他爸的脸色立刻就沉了下来,马上对着那几个警察表情很严肃的说道;“姜一的话就等于我说的话,你们听到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