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命神相 > 第三十六章 逗比

第三十六章 逗比

这小东西是一个什么动物,反正以我的知识是判断不出来了。
  
  说它长着一张猫脸吧,它的鼻子长长的又像个狗鼻子,说它像狗吧,它的头顶上又长着一对像小山羊一样的犄角。
  
  这猫不像猫,狗不像狗,羊不像羊的小东西究竟是个啥玩意儿?
  
  我往白胡子老头的脸上看去,只看见他脸上的表情就好像日了狗一样,我估计他十有八九也不知道这小东西是个啥玩意儿!
  
  不过我还是决定问他一下,毕竟人家腾蛇一族在这座山里守护了几千年,我多少要给人家一点面子的。
  
  于是我就问着白胡子老头道;“老爷子,你们腾蛇一族在这座山里守护了几千年,那你们守护的这个蛋有什么来头啊?
  
  白胡子老头闻言表情有点儿尴尬,在那里支支吾吾的说道;“这个嘛,这个嘛,伏羲氏并没有交代这个蛋是什么来头,他只是交代我们腾蛇一族在这座山里守护这个蛋,等待神农氏的直系后裔出现!”
  
  我继续问道;“然后呢?伏羲氏还交代了别的什么吗?”
  
  白胡子老头道;“没有交代别的什么,伏羲氏就交代我们腾蛇一族守护这个蛋,一旦神农氏的直系后裔出现,能够用神农血脉孵化这个蛋,我们腾蛇一族的任务也就算是完成了。”
  
  白胡子老头的话听的我那叫一个郁闷啊!
  
  敢情腾蛇一族守护了这个蛋几千年,等待我这个所谓的神农氏直系后裔出现,就是为了用我的血把这个不知道是什么品种的玩意儿给孵出来啊!
  
  神农氏直系后裔,这听起来好像牛逼哄哄吊炸天的身份,敢情却扮演着一个类似于老母鸡的角色。
  
  这伏羲氏也太坑了吧!
  
  而就在我一脸郁闷的暗自腹诽着那传说中的人族三皇中的伏羲氏之时,从蛋里面钻出来的那小东西,竟然张开了嘴露出了它那小小的尖尖的牙齿啃起了曾经包裹着他的蛋壳。
  
  别看这小东西刚刚从蛋里面钻出来不久,它那牙齿还挺锋利,一口咬下去就能咬掉一块蛋壳,咬在它的嘴里嘎嘣嘎嘣的响,吃完一块,再咬一块。
  
  没花多长时间,这小东西竟然把那比他的身体要大好几倍的蛋壳全都吃进了肚子。
  
  这让我和武顺,还有白胡子老头和那一群鬼都感到非常的惊奇,都非常的想不通,这小东西它究竟是怎么把那些比它的身体大好几倍的蛋壳装到它的肚子里去的?
  
  而这小东西在吃完了蛋壳之后,就用它那长长的鼻子到处乱嗅,最终顺着气味凑到了我的脚跟前。
  
  “喵!喵喵!”
  
  这小东西发出的声音竟然和小猫的叫声差不多,它一边发出了小猫一样的叫声,一边用它的小脑袋使劲儿的蹭着我的脚。
  
  看它的样子好像跟我挺亲的一样,我就用把它从地上抓了起来,放在我的两只手掌心里。
  
  小东西看我把它捧在手掌心里,表现的很是惬意,又冲着我“喵,喵”的叫了两声。
  
  这时候我突然想起,我的相气用于双耳和嘴巴不是能和小动物沟通吗?我为何不问它一下,它究竟是什么来历?
  
  这小东西要是一个什么传说中的上古神兽,那我岂不是发了?
  
  就凭着它在一个蛋里面几千年都没孵化出来,还被放在一个极阴之地,这就足以说明它的身份不简单啊!
  
  那传说中的哪咤三太子在他老妈的肚子里才怀了三年,都已经牛逼成了那样子,这在蛋里面几千年都没孵化出来的小东西,岂不是比哪咤三太子还要牛逼?
  
  我越想越兴奋,越想越激动,急忙就把相气运用于双耳和嘴巴。
  
  可在相气运用到双耳之后,我听到了小东西对我的称呼,当时就气的我差点儿把它从我的手里给丢到地上去!
  
  “喵,喵喵!”
  
  在我们听来的猫叫声,原来转化成这小东西语言,竟然是妈妈这两个字。
  
  在这小东西的眼里,我竟然成了它的妈妈!
  
  真特么的日了狗了!
  
  我特么的不就是滴了几滴血在那蛋上吗?我怎么就成了你妈了?
  
  你特么的眼睛瞎了?哥是带把儿的难道你看不出来吗?
  
  我用双手举着小东西,怒目而视着它,但它一点却都没有感受到我那已经处在愤怒边缘的情绪,反而摇头摆尾叫的更欢实了。
  
  “喵,喵喵!喵喵”转化成它的语言,就是“妈,妈妈,妈妈!”
  
  我那叫一个郁闷啊!
  
  我得赶紧给它解释一番,可不能让它再这样叫下去了。
  
  于是我就把相气运用于嘴巴,用《神相天书》里面所记载的方式和它沟通了起来。
  
  当然,我和小东西在沟通的时候,武顺和白胡子老头还有那群鬼,他们只能看到我的嘴巴在动,肯定是听不到我在说什么的。
  
  要是给他们听到,那我丢人就丢大发了!
  
  我板着个脸,对小东西说道;“你不能这样叫我,我不是你妈妈!”
  
  小东西先一脸迷茫的看着我,喵喵的叫着对我说道,说它在我的身上闻到了妈妈的味道,我一定是它的妈妈。
  
  我解释说它是因为吸收了我的血才会从那个蛋里面孵出来,所以它才在我身上闻到了妈妈的味道。
  
  小东西说既然它是吸收了我的血才从蛋里面孵出来的,那我就是它的妈妈。
  
  而且在说着话的同时,小东西还非常倔犟的喵喵叫了两声妈妈。
  
  我被这个男女都分不清的小东西快要气疯了,但想想它才刚刚从蛋里钻出来,它那里知道什么叫男的女的,公的母的,雌的雄的?就强忍着心头的怒火给它很详细解释了一番。
  
  在听完我的解释之后,小东西的眼珠子滴溜溜的乱转,好像很是迷茫,而见此情形,我就装出了一副恶狠狠的样子对着它道;“不管你听懂了还是没听懂,以后不许再叫我妈妈!”
  
  这小东西刚从蛋里面钻出来不久,那里知道什么叫害怕?我那副恶狠狠的样子,对它来说没有任何用处。
  
  “好的,妈妈!喵,喵喵!”
  
  答应着我的同时,它好像示威一样的竟然又连叫了三声。
  
  我被气坏了,我用一只手托着它,用另外一只手指着它怒骂道;“刚才不是给你说了吗?以后不许叫我妈妈!你是猴子请来的逗比吗?这么简单的话你都听不懂?”
  
  小东西闻言一脸无辜的看着我,瞪着它那圆圆的黑眼珠子,反而问着我道;“妈妈,什么叫做猴子请来的逗比?是不是你用你的血孵化了我,我就成了你请来的逗比了?”
  
  我靠!
  
  听到这小东西的话,我差点儿被气的把它从手里给丢出去!
  
  你要是成了逗比,那我不是成了猴子吗?
  
  快要被气疯了的我把小东西用双手托了起来,放到了我的眼前,看上去有些歇斯底里的大吼着对它说道;“以后不要叫我妈妈!你不是逗比!听到了没有!”
  
  我吼的这么大声,终于有了点儿效果,小东西看上去好像有点儿被我吓到了一样,怯生生的说道;“好的,以后我不叫你妈妈,我不是逗比!”
  
  听到小东西的话,我刚刚有了点儿成就感,但它紧接着又说了一句话,算是把我给彻底打败了!
  
  只听见它说道;“既然我不是逗比,那谁是逗比呢?是你吗?妈妈!”
  
  听到它所说的这句话,我很干脆的撤了双耳和嘴巴的相气,直接把它丢给了武顺,我发誓以后再也不跟这小东西交流了!
  
  长这么大以来,我还从来都没有被气成这个样子过!
  
  就算它真的是什么上古神兽,老子也不稀罕!
  
  结果这小东西在武顺的怀里很不老实,用它的两只小爪子使劲儿的挠着武顺,嘴里面还喵喵喵的叫个不停!
  
  看它那样子,除了我这个它眼中的妈妈之外,别人它是接受不了的!
  
  在别人听来小东西的叫声有点儿像猫叫,但我却很清楚的知道,它那是在叫我妈妈!
  
  我特么的自己都没有妈妈,这会儿却被这小东西叫妈妈,这叫我情何以堪啊!
  
  不过听着小东西那有点儿凄惨的叫声,我又觉的自己好像太残忍了一点!
  
  我强迫着自己不去搭理那个小东西,对着白胡子老头说道;“既然因果已经了结,你可以放他们回归地府了吧?”
  
  我说的当然是被白胡子老头困在隧道里的这群鬼。
  
  白胡子老头点了点头,说道;“你放心好了,就算是你不说,我也要亲眼看着他们回归地府才行!不然的话会对我非常不利!”
  
  所谓相由心生,白胡子老头的善念一发动,因果其实就已经消除,他的面相立刻就发生了变化。
  
  不过他天中地阁的黑气虽然散去了,但他眼下的青黑之色却仅仅是变的淡了一点。
  
  这说明他在最近这段时间还是会遭遇到一场劫难,但这场劫难对他而言应该不是致命的!
  
  我把这一情况如实告诉了白胡子老头,要他提前做好准备,但他却说这场劫难是他等待了上百年的,如果不是要守护那个蛋,他早就让天劫降临了,又何苦等到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