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命神相 > 第三十五章 神农后裔

第三十五章 神农后裔

本来我天真的以为黑狗血对白胡子老头会有点用处,可这会儿看着白胡子老头的手在冒着白泡但他却丝毫都不在乎的样子,我就很清楚的知道,我还是低估了白胡子老头的厉害。

    但这还远远的不够,白胡子老头接下来所说的话,听的我和武顺两个人腿都发软。

    只看见白胡子老头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说着道;“别说黑狗血了,就算是你们在隧道口摆的那什么火焰喷射器,对我都造成不了什么太大的伤害!”

    原来我们所有的一切,这个白胡子老头全都知道。

    这个白胡子老头厉害到了什么程度,我已经无法想象了!

    不过即便是这个白胡子老头他再厉害,他面相上显示的状况却是不会错的。

    如果说放在以前,我可能会对我们姜家的老祖宗留下的《神相天书》有所怀疑,但在验证过了几次之后,我对老祖宗的《神相天书》和我自己的相术已经有了充分的信心。

    既然这白胡子老头的面相显示他最近有大祸临头,那就一定错不了!

    想到了这些,我就变的坦然了许多。

    于是我很淡定的对着白胡子老头说道;“该说的我刚才已经跟你说了,信与不信全在你自己!从你弄死了他们把他们变成了鬼困在了隧道里的那一刻起,因果就已经注定!”潶し言し格醉心章节已上传

    “如果你不想死在天谴之下,那就尽快化解因果,不然的话,你不怕黑狗血,不怕火焰喷射器,难道你就不怕天谴降临,雷劫加身吗?”

    我所说的一切,都是从《神相天书》中了解到的,而在听我把话说完之后,白胡子老头的脸色一下子就变的很难看。

    沉默了片刻,白胡子老头长叹了一口气道;“小家伙你知道的确实挺多,像我们这些精怪修行非常不易,最怕沾染到因果,否则的话,天谴降临,雷劫加身之时,就是我们的死期!”

    “想当年的白蛇精就是因为在千年之前欠下了许仙的因果,才化身白娘子嫁给许仙为妻了结因果!”

    “我当初就是因为怕沾上因果,才会在那个设计师设计线路的时候跑去求他,不然的话,我直接把他弄死了或者弄傻了岂不简单?可没想到一步错,步步错,这因果竟然越结越深,已经到了这种地步!”

    白胡子老头此言一出,我就知道他已经相信了我说的话,急忙趁热打铁着道;“因果虽然已经结下,但并不是不能化解!只要你放过了这些鬼,你们之间的因果自然就会了结!”

    听到我说的话,白胡子老头又皱着眉头沉默了片刻,然后直视着我说道;“让我放了他们也未尝不可,但这条隧道你们不能再往下修,这座山你们不能打通!”

    本来以为我已经做通了这白胡子老头的思想工作,但听他把话说完,我满腔的期望一下子就化为滚滚长江东逝水。

    我不由的一脸激动的对着白胡子老头吼道;“既然你的因果已经了结了,那为什么这条隧道不能再往下修?为什么这座山不能打通?你要是不给我一个交代,我姜一跟你没完!”

    我表现的这么激动让白胡子老头的脸色一沉,毕竟在他的眼里,我不过是一个他吹口气都能吹死的存在,我还没有什么资格在他的面前叫嚣。

    但在听到我说出了我的名字之后,白胡子老头看着我的眼神明显的一变。

    “你说你姓姜?而且还叫姜一?”白胡子老头问着我道。

    我点了点头,说;“是的,我是姓姜,名叫姜一!”

    白胡子老头闻言有点儿激动的说道;“姜姓乃是上古八大姓氏之一,是上古三皇之一神农氏所传下来的姓氏!我们腾蛇一族在这座山中守护了数千年,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吗?”

    白胡子老头的话听的我云里雾里的,三皇中的神农氏我倒是听过,他老人家怎么和我们姜家扯上关系了?

    我们姜家的老祖宗不是姜太公姜子牙吗?还有什么上古八大姓氏,这白胡子老头在扯什么啊?

    这时只听见那白胡子老头继续说道;“所谓大道唯一,九九归一,既然你的名字叫姜一,我就能肯定你就是伏羲氏让我们腾蛇一族在座山里守护了数千年,一只在等待着的那个神农氏的直系后裔!”

    我说;“老爷子你不会弄错了吧?你要说我是炎黄子孙我承认,因为炎黄二帝是所有中国人的祖宗,但你要说我是神农氏的直系后裔,这我就不能肯定了!”

    白胡子老头笑着道;“这个你不用肯定,伏羲氏最擅长推演天机,他让我们腾蛇一族在这里守护了几千年等待神农氏的直系后裔,我们自然有办法确定你的身份!”

    这白胡子老头越说越乱,越听我越糊涂,我干脆就直截了当的问着他道;“既然你认为我是你们腾蛇一族一直在等待着的那什么神农氏直系后裔,这隧道的事儿你应该不会难为我了吧?”

    白胡子老头道;“如果能确定你就是神农氏的后人,那隧道的事儿我肯定不会难为你!不过你要等我一会儿,我先去把我们腾蛇一族守护了几千年的那个东西拿过来给你!”

    话一说完,白胡子老头一个闪身就消失了,我和武顺只好大眼瞪着小眼,眼睛里全是十万个为什么,面面相觑的等着白胡子老头回来。

    至于那群鬼,这会儿无论是我和武顺还是白胡子老头,都已经顾不上去搭理他们了。

    过了大概有十来分钟之后,白胡子老头又重新出现在了我和武顺的面前。

    不过白胡子老头这次出现的时候他竟然用双手托着一个很大很大的蛋!

    鸵鸟蛋应该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蛋,白胡子老头手里托着的蛋却比鸵鸟蛋还要大的多。

    我估计这个超级大的蛋最少有五公斤重。

    这究竟是个什么蛋呢?

    据说蛇是卵生的,难不成白胡子老头所抱的这个蛋是他的子孙后代不成?

    不对,就算是蟒蛇蛋也没有这么大的吧!

    这应该不是蛇蛋!

    难道说白胡子老头所说的他们腾蛇一族守护了几千年守护的东西,就是这个蛋?

    我草,这腾蛇一族听起来好像牛逼哄哄吊炸天的,竟然守护一个蛋守护了几千年!

    他们该不会是被伏羲氏给忽悠了吧?

    正在我胡思乱想着的时候,白胡子老头用双手托着那个蛋举到了我的眼前。

    “用牙咬破你的中指,把你的血往这个蛋上面滴,如果你是神农氏的直系后裔,这个蛋肯定会发生一些变化!如果这个蛋不发生变化,那就说明你不是神农氏的直系后裔,那我还得把蛋放回到那个极阴之地去!”

    白胡子老头这样一说,我算是明白了他为什么死活都不让隧道穿过这座山的原因了。

    看来他所说的那个极阴之地,就是用来放蛋的地方。

    这究竟是一个什么蛋?竟然要放在极阴之地,而且一放就是几千年!

    对这个蛋我感到很好奇的同时,我按照白胡子老头所说用牙咬破了中指,把我的中指血往蛋身上滴了下去。

    我心想着反正流点儿中指血不死人,万一这蛋要是发生了什么变化,那我不就能名正言顺的让白胡子老头不再阻挠隧道重建工程了吗?

    这想着想着已经有不少的血滴到那蛋上面了,说起来也确实很奇怪,我的血滴到了蛋上之后,竟然从蛋壳外面渗了进去,看上去就好像被那个蛋把我的血给吸收了一样。

    吸血鬼我听说过,吸血蛋我这却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白胡子老头所说的腾蛇一族守护了几千年的这个蛋,竟然是一个能吸血的蛋!

    这在极阴之地放了几千年的蛋,果然邪门的很啊!

    滴了一会儿血之后,我有点儿受不了了,我就问着白胡子老头道;“老爷子,我的血全被这蛋给吸收了,这算不算是发生了变化啊?”

    白胡子老头没有吭声,他的眼睛一直都死死的盯着手中的蛋,根本就不理我。

    没办法,谁叫人家一个手指头都能把我给捏死呢!我只能继续往蛋上面滴血。

    就这样,滴啊滴,滴啊滴,终于,我因为失血过多快要顶不住了的时候,那个蛋终于发生了变化。

    在那个蛋的表面上先是出现了一道细细的裂纹,随后这条裂纹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四处扩散。

    这时白胡子老头把整个蛋放到了地上,而我们所有人和那一群鬼的目光,全部都被这个蛋所吸引。

    终于,随着蛋壳从里面碎裂,一个有点像小狗,又有点像小猫的小脑袋从蛋壳里面挣扎着挤了出来,随后是脖子和整个身子。

    这个蛋很大,但从蛋里面钻出来的小东西却一点都不大,也就刚生下来的小狗那么大小。

    不过这蛋里面钻出来的小东西是个什么动物,不要说我和武顺了,恐怕就连白胡子老头我估计都说不清楚,因为此时此刻,我分明看到白胡子老头脸上的表情就好像日了狗一样。

    说它像狗他又不像狗,说它像猫他又不像猫,而且猫和狗都是胎生的,这小东西却是从蛋里面钻出来的!

    伏羲氏这是开什么玩笑,竟然让他们腾蛇一族在这座山中守护了几千年就为守护这么一个玩意儿?

    这究竟是个啥玩意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