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命神相 > 第三十四章 白胡子老头现身

第三十四章 白胡子老头现身

桃木和柳木都能辟邪,所以只要被柳树枝和桃树枝都打中,对鬼体就能造成一定的伤害。

    这十几个鬼都是死了没多久的新鬼,他们的鬼体才凝聚出来没多久,抗击打能力还差的很远,如果我和武顺真的用柳树枝去打他们,估计很容易把他们的鬼体打散。

    一旦被打散了鬼体,那就连轮回转世的机会都没有了,会彻底消失在这个天地之间。

    所以,当吊炸天的武顺高举起了手中的柳树枝,声色俱厉的威胁起了这群鬼之时,这群鬼全都被吓到了。

    一个身材比较瘦脸很长,断了一条腿的鬼立刻就向我哀求着道;“求求你们千万不要用柳树枝打我们,我们不想被打散,我们不想死啊!”

    另外一个头被砸扁了的鬼苦着连在那里很憋屈的说道;“我们做人的时候死的那么冤枉,做了鬼也要死的这么冤枉,这不公平啊!”

    还有一个身上鲜血淋淋,身材有点胖的鬼说道;“我们根本就离不开这个隧道,怎么去地府啊?”

    胖鬼此言一出,其他的鬼全都纷纷点头,不过这些鬼看上去好像表现的有点儿惶恐,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一样。

    结合胖鬼所说的话,再看这群鬼的表现,我就知道我十有八九是猜对了。栢镀意下嘿眼哥关看嘴心章节

    根据《神相天书》中的记载,蛇性属阴,修炼成精的蛇,最擅长役鬼之术。

    看来这群鬼不仅被困在了这个隧道里,而且还被那个很有可能是蛇精的白胡子老头给奴役了!

    于是我就大声的说道;“出来吧,不要再遮遮掩掩的了!凭着这些刚死没多久的鬼你是拦不住我们兄弟两个的!”

    我的话刚出口,整个隧道就好像天崩地裂一般的晃动了起来,那种感觉就好像发生了八级地震一样。

    武顺被吓的连手中的柳树枝都掉到了地上,一把拽住了我说道;“老大,隧道要塌了,我们赶紧往外跑吧!”

    我没有理会武顺,继续在那里大声的说道;“西岩寺的和尚和青羊观的道士能被这群鬼给轰走,是你在暗中出手了吧?还有刚才差点儿让我着了道儿的鬼哭声,也是你搞的鬼吧?”

    西岩寺和青羊观在全国都是很有名的寺院和道观,西岩寺派出来的和尚和青羊观派出来的道士,绝非那些所谓的大师能相提并论的,按道理说请他们来对付这一群才死了没多久的新鬼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但能被我和武顺这两个菜鸟打败的一群鬼却打跑了西岩寺的和尚和青羊观的道士,这只能说明不是西岩寺的和尚和青羊观的道士太弱,而是在这群鬼的背后有比和尚道士更厉害的存在。

    还有之前迷惑了我的那道鬼哭声,绝对不是这帮才死了没多久的新鬼所能发出的!

    这所有的一切全都指向了这群鬼背后的存在,但任凭我说破了天,他却始终像一个缩头乌龟一样没有任何反应!

    隧道依然在晃动,甚至还有沙土,石头什么的开始从上面往下掉了!

    “老大,这隧道要塌了,我们再不跑就来不及了!”

    武顺这会儿可以说是不怕鬼了,但这隧道要是塌了,我们两个就得变成鬼,所以他拉着我的胳膊,打算强行拽着我出去。

    可是我从小就练习我爸教给我的那套拳法和我们姜家祖传的吐气吸纳之法,我看着虽然瘦瘦弱弱的,但我的身体素质和力气可绝对不是武顺所能想象的!

    我要是不想走,就算是武顺拼尽全力,他也拉不动我半步。

    当然,我不让武顺拉我走的原因并不是我不想活了,而是我认为那白胡子老头他根本就不敢把我和武顺弄死在这个隧道里。

    所以,我推开了武顺的手,用手中的柳树枝指着那群鬼大声的说道;“这些人和你有因果确实不假,但他们已经用自己的命偿还了因果!而你却把他们困在这里变成了厉鬼害人,你知道这其中的因果有多大吗?”

    “你不要以为你躲在背后不出来就没事了!这些人无法到地府去了结前生的因果,无法轮回转世,甚至以后变成厉鬼害人,这所有的一切因果,都会由你来背负!”

    “你要是不尽快了结了这段因果,放他们去地府报道,一旦天谴降临,你必将化为齑粉!”

    而随着化为齑粉这四个字从我的口中说出,之前还在剧烈摇晃的隧道马上就停止了晃动,整个隧道内立刻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那群鬼的脸上充满了紧张和惶恐之色,站在原地一动都不敢动,如果说他们还能喘气的话,这会儿估计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很显然,这群鬼背后的那个存在要出现了!

    虽然我能肯定这群鬼背后的那个存在并不敢对我和武顺下手,但我们两个却不能一点准备都没有。

    为了安全起见,我和武顺把各自身上背的书包里的两把水枪都拿了出来。

    黑狗血是至阳之血,能够克制一切邪物,一旦在谈不拢的情况之下,我和武顺要想从隧道里逃出去,水枪里的黑狗血就能派上用场了。

    至于用黑狗血打败或者消灭这群鬼背后的存在,我是连想都没往那里去想。

    因为这群鬼的背后很有可能是设计师所梦到的那个白胡子老头,而白胡子老头却很有可能是一个已经修炼成人形的蛇精。

    按照《神相天书》上所说,精怪要想修炼成人形,至少要修炼好几百年才行。

    用黑狗血去打败或者消灭一个至少修炼了好几百年的精怪,这简直是一个笑话!

    其实我这次到隧道来的目的,主要是想跟白胡子老头讲一下道理,做一下他的思想工作,用这种比较委婉的方式来解决问题,而不是用打架这种粗暴的方式来解决问题。

    咱好歹也算是西安某大学历史系的大学生了,勉强也能算个文化人了,这文化人解决问题,就得用一些文化人的手段。

    就连那位伟大人物不是都有句至理名言吗?他老人家说,“要文斗,不要武斗!”

    更何况武斗这种方式对我和武顺来说没有任何意义!

    连西岩寺的和尚和青羊观的道士都打不过的存在,那战斗力至少在八百以上,又岂能是我和武顺这两个战斗力不到五十的渣渣所能对付的?

    所以对我和武顺而言,这黑狗血其实是用来防守的,而不是进攻的!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灌了黑狗血的两把水枪,我和武顺一只都没有用,直到这会儿才拿了出来。

    而就在我和武顺刚刚把水枪从书包里拿了出来之时,只听见一个声音从我们两个的身后幽幽传来。

    “能想出这种办法对付隧道顶上的鬼,你的本事虽然不如前段时间来的和尚和道士,但你比他们要聪明的多!”

    “而且你的嘴巴还很会说,连我都被你说的有些害怕了!”

    听到声音,我和武顺急忙转过身子,就看见一个长相很平凡,很普通,穿着打扮和我们当地的农民没有什么区别的老者站在我和武顺的面前。

    如果说这老者身上最明显的特征,那就是他下巴上的那一缕白胡子。

    我猜的果然一点错都没有,设计师梦到的白胡子老头,就是害死这帮鬼的凶手,也是在背后役使着他们作祟的存在。

    不过不管这白胡子老头是一个蛇精还是别的什么东西,只要他是人的形状,我就能给他看相,能通过他的面相,窥探他的命运。

    而在盯着白胡子老头看了几眼之后,我双目平视着他很认真的说道;“你的天中地阁有黑气衍生,眼下有青黑之色,如果不尽早化解,多则一月,少则十日,必定有大祸临头。”

    听到我说的话,白胡子老头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讥笑之色,对我说道;“你觉的你一个小屁孩儿说的话我会信吗?”

    我说;“无论你信于不信,和我都没什么关系了!武顺,我们走吧!最多一个月时间,这个隧道就可以重建了!”

    话一说完,我就拉着武顺准备往隧道外走去,但白胡子老头却挡在了我和武顺的前面。

    我的态度让白胡子老头有些生气,但我说的话他又觉的有几分道理,在没有弄清楚情况之前,他肯定是不会让我和武顺离开的。

    “你当这里是你们家厨房吗?你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不把话给我说明白,你们两个就留在这里和他们作伴吧!”白胡子老头吓唬着我和武顺道。

    而见白胡子老头的话里带着威胁之意,武顺就下意识的把他手中的水枪拿了起来,可还没等他有什么进一步的动作,只看见白胡子老头把手一伸,武顺手中的两把水枪就已经到了他的手中。

    “这玩意儿对我没用的!”

    说着话的同时,白胡子老头的手一发力,武顺的那两把大口径玩具水枪在他手里瞬间就变成了一堆塑料渣。

    枪管里的黑狗血沾在他的手上,就好像硫酸倒在地上一样,冒着白泡,发出了嘶嘶的声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