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命神相 > 第三十三章 吊炸天的武顺

第三十三章 吊炸天的武顺

毕竟我才刚刚十八岁,在社会的大熔炉里面还没有历练过,我的心志还谈不上坚毅这两个字。

    这就导致我的思想和情绪很容易受到一些外在事物的干扰和影响。

    要不是被武顺的一声大喝给惊醒了,刚才受到那鬼哭声的影响,会做出什么事我难以预料!

    所以在惊醒过来之后,我不由的出了一身冷汗!

    而顺着武顺的一声大喝,我抬头往上看去,当时就被吓的连头发都竖了起来。

    紧跟在我身后的武顺更是被吓的双腿打颤,身体发抖。

    原来在距离我们两个前方大概有三四米处的隧道顶上,有几个面目狰狞可怕,浑身鲜血淋淋的鬼正脸部朝着我们走去的方向,屁股贴在隧道顶上,居高临下看着我们俩。

    因为死前那一刻的记忆太深刻,所以鬼在凝聚出鬼体的时候,一般都是临死前那一刻的样子。

    我们俩所看到的几个鬼,要么是两只眼珠子被掉下来的石头给砸的从眼眶里凸了出来,露在眼眶外面的,要么是脑袋被砸的只剩了一半,整张脸只能看到一半的。

    或者是缺只胳膊少半条腿,没了鼻子,丢了耳朵的。

    反正是没有一个看上去完整的,一个个都鲜血淋淋,惨不忍睹。醉心章&节小.說就在嘿~烟~格

    此时此刻的这几个鬼,每一个的手中都抓着一些石头,沙土之类的东西,估计我们两个再往前走两步,他们就会用那些东西往我们的头上身上招呼了。

    而我这时候却在想,这些鬼才死了没多久,按道理说连鬼体应该都还没有凝聚成形呢?他们怎么就已经具备了抓住石头沙土之类的东西攻击人的能力呢?

    正常情况之下,鬼的能力取决于鬼体的凝实程度,鬼体的凝实程度越高,鬼的能力就越强,所以说厉鬼大多数都是存在了很多年的老鬼,很少有死了没多久就出来作祟害人的鬼。

    电影电视上演的那些死了没几天就会变成鬼害人的故事,都是用来娱乐大众的,根本就不值得相信。

    但在我和武顺眼前的这些鬼,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让鬼体凝聚成形,而且还具备了一定的攻击力,原因恐怕只有一个。

    那就是这隧道里或者在隧道附近肯定有一块极阴之地,那里有大量的阴气汇聚,让这些鬼在吸收了之后,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凝聚成形,而且还具备了一定的攻击力。

    蛇性属阴,蛇穴一般都是极阴之地,想来这个极阴之地,就是那个蛇精的巢穴了。

    如果说放任这群鬼不管,给他们十年八年的成长时间,恐怕这一群鬼全部都会变成厉鬼,到处去作祟害人。

    这时候我想起了我爸他经常对我说的一句话,他说男子汉大丈夫,要有所不为,有所必为,甚至有些事情,要抱着明知不可为而为,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决心去做!

    以前我一直都不明白他总说的这番话代表着什么意思,但这会儿我好像有点儿明白了。

    想至此,我暗暗的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搞定这群鬼,毁了这个极阴之地了。

    那怕是为此会付出一些代价,我也浑然无惧!

    于是我把右手中的水枪拿了起来,而这时武顺的声音里带着颤音,上下牙齿打着架,身体很明显的在颤抖着,磕磕巴巴的问着我道;“老,老,老大,我,我们该怎么,怎么办啊?”

    武顺这次没有被吓晕过去,进步已经算是很大了,对此我感到很欣慰,其实我和他也差不多,我也有点儿紧张和害怕,但我要是和武顺表现的一样,那就不是我们两个搞定这群鬼了,而是这群鬼把我们两个给收拾了!

    所以,我只能让我的小宇宙爆发,摆出了一副超级无敌宇宙战士的架势,用手中的水枪对准了前面的一只鬼,然后扣了一下扳机。

    并且在这同时,我很装逼的对着武顺大声说道;“就这么办!”

    我的话一出口,一股公鸡血就从我手中的那把大口径的玩具水枪里面发射了出去,直接射在了那个鬼的身上。

    而随着被公鸡血射中,那个鬼的身上泛起了阵阵白烟,一边发出了刺耳又惨烈的鬼嚎声,一边向着隧道深处倒退着飘了过去。

    武顺虽然听不到那惨烈至极的鬼嚎声,但他却能看见公鸡血射在了鬼身上之后所发生的状况。

    这些鬼虽然狰狞可怕,但只要公鸡血能对他们造成伤害,那他还有什么可怕的?

    人之所以怕鬼,是因为对鬼的不了解和对死亡的恐惧,但这会儿的武顺在看到那个鬼的惨状之后,让他对鬼的恐惧一下子就减少了不少!

    原来公鸡血对这些鬼真的有用!

    一念及此,武顺也举起了手中的玩具水枪,对我说了声;“老大,看我这一枪的厉害!”

    随后武顺就扣动了水枪的扳机,然后一股公鸡血就向着距离他最近的一个鬼身上射了过去。

    为了防止听到那刺耳又惨烈的鬼嚎声,我急忙撤了双耳的相气。

    而在这同时,那个被武顺射到的鬼也和被我射到的那一个鬼一样,身上泛着阵阵白雾,倒退着飘向了隧道深处。

    尝到了甜头的武顺又连续两次扣动扳机,又有两个鬼被击中,倒退着飘向了隧道深处。

    我也又来了一发,搞定了一个鬼,转眼间五个看上去很吓人的鬼全被我和武顺给打跑了。

    打跑了五个鬼让武顺之前的恐惧心理一扫而光,甚至让武顺还有点儿意犹未尽的感觉。

    “老大,这打鬼还挺好玩的,这些鬼简直都弱爆了!真是太爽了啊!”

    武顺在那里牛逼哄哄吊炸天的叫嚣着,我却没有吭声,继续往前面走去。

    这隧道里有十几个鬼,我们刚刚才打跑了五个,还有十来个呢!

    而且那些鬼仅仅是被打跑了,并不是被我们两个给灭了,现在还没有到高兴的时候!

    就这样又走了大概一两百米的样子,我和武顺陆陆续续遇到了十几个鬼,但这些鬼全部都被我和武顺两个人用公鸡血给打跑了。

    而当这些鬼全被打跑之后,公鸡血基本上也被用完了。

    公鸡血没了,那两把水枪也失去了作用,全都被我和武顺丢了。

    不过我和武顺并没有把装着黑狗血的水枪从肩上的挎包里拿出来,而是拿着手中的柳树枝继续往前面走。

    此时隧道里漆黑一片,寂静无声,我除了把相气聚于双目之外,把耳朵,鼻子,嘴巴,这些部位的相气全部都给撤了,省的听到那让人听了想死的声音,闻到那股子肉像被烧糊了一样的臭味儿。

    我们两个又走了大概一百米左右的样子,就看见之前被我们打跑的那帮鬼全部都集中在前面。

    这些鬼临死前的样子本来就很难看,被公鸡血给射中之后,让他们的鬼体又受到了损伤,一个个的身上就好像被泼了刚烧开的滚烫沸水一样,看上去非常的狼狈。

    但这些鬼却全部都堵在了我和武顺的前面,一个个张牙舞爪的而且嘴巴一张一合的。

    我这时又把相气运用于双耳,想听听这些鬼在说些什么?

    很快我就听见这些鬼在那里七嘴八舌的说道;“不许过来!不许再往前走了!快滚,快滚,快滚出隧道!再往前我们就不客气了!”

    听见他们的话,我就把左手中的柳树枝换到了右手,然后用柳树枝指着这帮鬼大声的说道;“你们为什么要拦着我们?为什么不让我们过去?为什么不让修这条隧道?”

    “你们生前也是本地的村民,这条隧道对我们县的发展有多重要,难道你们就不知道吗?你们虽然死了,但你们的父母,妻子,孩子都还活着,难道你们就不想让他们过上好日子吗?”

    听到了我说的话,本来七嘴八舌的一帮鬼一下子变的鸦雀无声,静悄悄的,而且一个个好像做了错事一样,把头都低了下去。

    这帮鬼的反应倒是让我有点儿欣慰,毕竟他们变成鬼的时间还不算长,还没有彻底忘记了自己的身份,还能记的自己的父母妻子儿女。

    也就是说在他们身上的人性还在,还没有完全被鬼性所占据。

    但如果这帮鬼吸收的阴气多了,随着鬼性越来越增强,人性残留的越来越少,这些鬼就会变的越来越邪恶,越来越凶残,最终会变成到处作祟的恶鬼和厉鬼。

    那种情况之下,除了让他们从这个天地间消失之外,就没有其他办法了!

    但好在这些鬼的人性还没有泯灭,他们还有救!

    “看你们的人性还没有泯灭,还能记的自己的亲人,我就给你们一个机会,让你们离开这里回归地府!”

    “如若不然,我就只能用手中的柳树枝把你们打的魂飞魄散!”

    说着话的同时,我举起了手中的柳树枝。

    看我举起了柳树枝,武顺也把他手中的柳树枝高举了起来,而且还威胁着这帮鬼道;“不想被我打的魂飞魄散的,就赶快给我滚去地府!”

    武顺这会儿简直是吊炸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