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命神相 > 第三十二章 进入隧道

第三十二章 进入隧道

其实就算是我跟武顺他爸要几把真枪,我估计武顺他爸也会给我弄到,但我却要他准备六把玩具水枪,这就让他有点儿不明所以了。

    “姜一,虽然你说那白胡子老头怕牵扯到因果,不会把你们两个怎么样,但毕竟那可是十几个鬼和一个不知道修炼了多少年的蛇精,你可不能当儿戏啊!”

    武顺他爸在看到了我写的东西之后反应和武顺差不多,但我却微微一笑,并没有做出回答,反而继续往上面写了两样东西。

    第二样,黑狗血一升,取血的时候切忌一定要公狗,狗的年龄越小越好,而且绝不能杀狗,取了血之后要加入抗凝剂防止血液凝固。

    第三样,大红色启明鸡血一升,取血的时候也切忌不能害命,一定要确保血中的至阳之气不能流失,血里面也要加入抗凝剂防止血液凝固。

    武顺和武顺他爸两个人看到我后面写的两样东西,好像有点儿明白了我要水枪的用途了。

    “老大,你这是?”武顺问着我道。

    我解释着道;“所谓雄鸡一唱天下白,白天为阳,黑夜为阴,所以启明鸡的血是至阳之物,尤其是大红色的启明鸡阳气最重,用来对付阴物最管用了!”

    武顺他爸问道;“那这黑狗血呢?黑狗血和红色的启明鸡也有同样的功效?”摆渡一吓潶、言、哥关看酔新张姐

    我说道;“狗是至阳之畜,狗对应的十二地支五行是戌土,戊土即为阳土,所以黑狗血的阳气最纯,不仅可以用来驱鬼,而且还可以用来对付一切纯阴之物!”

    听我解释完这两种血的用处,武顺已经完全明白了我要他爸准备六把水枪的目的了。

    “老大,亏你能想出这种办法来!我算是服了你了!”武顺冲着我伸出了一个大拇指道。

    武顺他爸也笑着道;“难怪人家姜一能考个省高考状元,这脑瓜子就是好使!”

    不过在夸着我的同时,武顺他爸的心里面却暗暗的在想,姜一这孩子脑瓜子确实挺好使的,但人太实诚了,而且对数字不怎么敏感,以后得让我们家武顺提醒着他一点,不能让他在这方面吃亏!

    我在那张纸上面继续写到,柳树枝若干,必须得用清水浸泡一段时间,泡得越软越好,如果找不到柳树枝可以用桃树枝代替。

    对于这两样东西,武顺他爸倒是知道用途,因为上一次在张灵峰家里准备过,但最后却没有用到。

    然后我又写到,清洗干净的柳树叶若干,牛眼泪若干。

    这两样东西其实我用不着,是给武顺准备的,因为他要是跟着我进隧道看不见鬼的话会吃亏,我得让他能看见鬼。

    武顺自然知道这两样东西是给他准备的,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有点儿期待,还有点儿小兴奋。

    写完之后,我就把那张白纸交给了武顺他爸,让他去准备这些东西。

    武顺他爸毕竟是做领导的,一声令下立刻就出动了不少人给他办事,而且因为我刻意强调不能杀生害命一定要从活物的身上取血的缘故,一只狗和一只大红公鸡肯定解决不了问题。

    于是我们县城里的黑狗和大红公鸡就遭了殃,一时间弄的整个县城鸡飞狗跳的。

    第二天折腾了整整一天,总算是把我要的东西全部都弄齐了。

    既然东西已经弄齐,在休息了一个晚上之后,我让武顺他爸一大早就开着车把我和武顺送到了下口村隧道的入口处。

    我之所以选择在白天进隧道,还是站在安全第一的角度考虑的,因为万一我和武顺斗不过隧道里面的那一群鬼和那个蛇精的话,我们两个还可以逃到隧道外面。

    毕竟白天的阳气旺盛,无论是鬼还是属性偏于阴性的蛇精,都不利于在白天行动。

    如果是在晚上,那从隧道里面跑到隧道外面,就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万一要是把那个蛇精给惹急了,非要把我和武顺给灭了,那到时候连跑都没有地方跑了!

    我和武顺都是家里的独苗苗,我们两个还有很多梦想都没有实现,可不想把自己就交代在这里!

    甚至为了保险起见,我还让武顺他爸从当地驻军调了几部火焰喷射器过来,因为蛇性属阴,所以蛇最怕火,一旦真的和那个老蛇精闹到了不可开交的地步,这几部火焰喷射器就是我最后的大杀器了。

    所以在临进隧道之前,我给武顺他爸交代着道;“武叔,如果你看到我和武顺两个人是从里面跑出来的,并不是慢悠悠的走出来的,那你就立刻让你手下的人用火焰喷射器往隧道里发射火焰!”

    武顺他爸一脸凝重的点了点头,说;“你们两个一定要小心,能搞定那些鬼最好,万一要是搞不定,一定要往隧道外面跑,千万不要留在隧道里硬拼!”

    我说;“武叔你放心吧,我有分寸的!”

    武顺说;“爸你就放一万个心吧!我们要是搞不定那群鬼一定会往出来跑的,大不了你被一撸到底,我来赚钱养活你和我妈!”

    听了武顺的话,武顺他爸被气的一脸黑线,在武顺这小子的前胸轻轻的捶了一拳,说着他道;“你这臭小子,你就不会说句好听的?你就不能说你们两个一定能搞定那群鬼,让我连升好几级吗?”

    我和武顺嘿嘿一笑,紧张的心情顿时就放松了不少。

    随后武顺把抹了牛眼泪的柳树叶贴在上眼皮上,左手拿着柳树枝,右手握着一把水枪,身上还斜挎着军用书包,里面还放了两把水枪。

    当然,水枪里面早已经灌满了黑狗血和启明鸡的血,武顺这会儿手上拿的是灌了公鸡血的水枪,背包里背着的,是灌了黑狗血的水枪。

    我和武顺的装备差不多,只不过我有相气在身,就不用像武顺那样给自己的上眼皮上面贴抹过牛眼泪的柳树叶了。

    最后整理了一遍装备之后,我冲着武顺他爸挥了挥手,然后就和武顺慢慢的往隧道里面走去。

    在行进着的同时,无论是双眼还是双耳,还有鼻子和嘴巴,只要能运用到的地方,我的相气全面启动。

    而随着相气被运用到耳朵和鼻子,这才走进隧道没几步,我就能听见凄凄惨惨戚戚的声音从远处传来,那声音忽高忽低,忽远忽近,反正听着就让人有一种想大哭一场,觉的活在这个世界上很没意思的感觉。

    在这同时还有一股像皮肤被烧焦了一样的气味也传进了我的鼻子。

    根据《神相天书》中所描述的情况,我所听到的声音,应该就是鬼哭声,而我所闻到的这种气味,就是鬼的气味。

    很显然,再往前走不了多远,恐怕我和武顺就能够看见鬼了!

    不过我能听到鬼哭声,和闻到鬼的气味,是因为我有相气,武顺自然是什么都听不到和闻不到。

    这时我就提醒着武顺道;“应该距离不远了,你要注意隧道的顶部,不要只盯着前面看!”

    这时随着我们两个的深入,隧道里面已经越来越黑,我的双眼因为汇聚了相气的缘故,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周围的环境状况,但抹了牛眼泪的武顺虽然能看到鬼,却看不清楚周围的环境。

    于是武顺就只能紧紧的跟随在我的身后,如果不是他的手里面拿着柳树枝和水枪的话,恐怕他又要拽我的衣服了。

    而就在我们两个又往里面走了大概几十米的样子之后,那种凄凄惨惨戚戚的声音越来越清晰的传入了我的耳朵,那股子像皮肤烧焦了一样的味道也越来越浓。

    这个隧道的总长度大概有几百米的样子,我和武顺这会儿走了已经大概有个一百米了。

    这时突然有一股声音直接从我对面的方向传进了我的耳朵里,那声音一阵一阵犹如杜鹃啼血一般的凄惨,一阵一阵又如同深闺旷妇一般的充满哀怨。

    听着这凄惨而哀怨的声音,我竟然不由自主的悲从中来,甚至让我觉的我的一生就是一个悲剧!

    我从小就不知道我的妈妈长什么样子?

    我从来都没有感受过被母亲搂在怀里的滋味!

    我没有爷爷奶奶,没有亲戚朋友!

    甚至在我十八岁生日那天,连我唯一的亲人,我爸他都离我而去!

    而且他在临走之前所留下的白纸上还说我们父子很有可能将再也没有见面之日!

    这声音我越听越难过,越听越觉的我不应该来到这个世界上!

    我到这个世界上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背负罪孽,受苦受难!

    我一边在往前走,我一边在想着我究竟应不应该继续留在这个世界上?

    而就在我的这种悲观抑郁的情绪越来越严重,我甚至都产生了想彻底了结自己的想法之时,武顺却大喝了一声。

    “鬼啊!老大,真的有鬼啊!而且还有好几个鬼聚在一起!”

    武顺的这一声大喝,让我骤然惊醒,我才发现我竟然被鬼哭声给迷住了!

    这凡事有利必有弊,相气运用于双耳,固然能听到普通人所无法听到的声音,但有时候这声音却是致命的!

    看来我这相气还不能乱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