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命神相 > 第三十一章 因果

第三十一章 因果

在我国北方有很多地区都供奉五家仙,这五家仙分别是,灰仙老鼠,黄仙黄鼠狼,狐仙狐狸,蛇被叫做柳仙而白仙是刺猬。

    而在我们西北这边,尤其是我们这一带,或许是因为距离伏羲氏的故乡比较近的缘故,我们这里的人对蛇这种动物非常的敬畏。

    对于人首蛇身的伏羲氏的崇拜更是来自远古!

    在我们这里的农村,家里面如果进来了蛇,老人们绝对不容许年轻人去伤害或者惊扰,而且还会很虔诚的焚香叩拜,希望蛇仙能够保佑他们的家族兴旺发达。

    通常状况之下,谁的家里要是来过蛇仙,而且这家人没有惊扰到蛇仙,蛇仙在享受了这家人的供奉之后悠然离去,这家人在村子里的地位就会提升许多。

    武顺和武顺他爸都是我们这边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受到一些当地文化的影响,对蛇这种动物肯定是有一定的敬畏之心的。

    尤其是在想到那个白胡子老头很有可能是一个不知道修炼成精了多少年的蛇仙之后,武顺父子两个的脸上立刻就充满了担忧之色。

    如果我要对付的是那十几只才死没多久的鬼的话,那或许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但如果在那十几个鬼的背后还有一个蛇仙的话,那以我的本事恐怕就很难对付了!败独壹下嘿!言!哥

    毕竟蛇仙沾了一个仙字,而我却仅仅是一个有点儿特殊能力的普通人而已!

    这会儿不要说武顺父子两个了,就连我自己都严重的信心不足。

    这时武顺问着我道;“老大,你为什么会认为那十几个鬼的背后还有更厉害的东西呢?白胡子老头不是已经报了仇了吗?”

    武顺这样一问,武顺他爸也点了点头,在一旁随声附和着道;“是啊!白胡子老头不是已经报了仇吗?如果是白胡子老头出手的话,恐怕后来进入隧道的那几波人,就未必能从隧道里活着走出来了!”

    其实从主观上来说,武顺和武顺他爸父子两个并不希望我遇到的对手是那个神秘而又诡异的白胡子老头,所以他们两个尽量往好处想。

    但根据我从《神相天书》里面所了解的东西,却基本上已经能够确定,在那十几个鬼的背后,就是白胡子老头在作祟。

    如果我也和武顺父子一样尽量往好处想,那肯定会吃大亏的!

    于是我就给武顺和他爸解释着道;“蛇性属阴,而鬼是阴物,所以成了精的蛇最擅长役鬼!那些鬼才死了没多久,就能够凝聚鬼体而且还有一定的攻击力,这只能说明在他们的背后还有更加厉害的东西!”

    听了我的解释,武顺和武顺他爸两个人相顾对视了一眼,这父子两个人的眼神里做了一个短暂的交流,很快就好像做出了决定一样。

    只见武顺他爸深吸了一口气,故作轻松的对着我说道;“姜一,下口村隧道的事你就不要管了!我刚才不过是跟你开了一个玩笑,吹了个牛逼而已!我一个常务副县长那有资格和省一号领导说话啊!”

    武顺闻言看着他爸的眼神里流露出了一丝感激之色,然后也在一旁随声附和着道;“老大,我爸这人没别的爱好,就喜欢和人开个小玩笑,吹个小牛逼什么的!你可千万别当真啊!”

    武顺和他爸话里的意思我当然明白,不过他们父子两个能说出这番话却让我非常感动。

    自从我爸离开之后,我就感觉自己连一个亲人都没有了,可是此时此刻,武顺和武顺他爸却给了我一种亲人的感觉!

    这种感觉是被人关心爱护着的感觉,而不是那种纯粹相互利用的感觉!

    这种感觉可真好!

    我这时竟然鼻子有点儿发酸,一脸感动的对着武顺和他爸两个人说道;“武叔,顺子,就冲着你们两个说的这话,下口村隧道的事儿,我姜一管定了!”

    我这样一说,武顺他爸却很坚决的摇着头道;“姜一,连升好几级调到省厅虽然是我做梦都想的事情,但我却并不愿意你拿生命去为我冒这个险!”

    我笑着说道;“武叔,那你可要考虑清楚,一旦我真的不管下口村隧道的事,那你不仅升不了官,就连现在的职位恐怕都要保不住,甚至被一撸到底都不无可能!”

    听到我说的话,武顺他爸的脸色一下子就变的很凝重,毕竟升官这事儿他可以不指望,但他的妻子儿女还要生活,他必须得考虑到他们的感受。

    这时武顺对着他爸说道;“爸,我已经长大成人了,如果你真的被一撸到底了,你不是还有我吗?难道你就对我一点信心都没有?难道你认为我没本事赚钱养活你和我妈?”

    而听了武顺的话,武顺他爸就很直接的做出了决定。

    “姜一,你不是经常跟我说什么因果吗?如果你出了什么意外,那我欠下的因果可就大了!你什么都不要说了!就算是你武叔我被一撸到底,也绝对不会让你拿生命去冒这个险!”

    此时此刻的我,除了感动还是感动,对于武顺父子两个的为人,和他们把我视为亲人的这种情分,我已经无话可说。

    不过投之以桃,报之以李的道理我是懂得的,我爸从小就教我,做人一定要对上天有一颗敬畏之心,一定要记得别人对你的好!

    武顺父子拿我当亲人对待,我又怎么可能会拿他们当外人?

    于是我就对着武顺他爸解释着道;“武叔你有所不知,因果这东西确实很微妙,不光我们人怕欠下因果,那些修炼成精的精怪们更怕欠下因果!

    听了我的话,武顺和他爸两个人一脸迷茫的看着我,根本就没听明白我这话代表着什么意思。

    我就进一步解释着道;“人要是犯了法会受到法律的惩罚,那些精怪们自有天道管辖,一旦牵扯到了太多的因果,是必然会遭到天谴的!”

    “天谴就是上天所降下的雷罚之力,把那些造下杀孽牵扯到因果的精怪击成齑粉尸骨无存!”

    “下口村的那些村民因为炸死了他的子孙后代,所以就算是被他弄死,也不会牵扯到因果,但如果他滥杀无辜,杀死了和他没有因果的人,那离天谴降临到他头上的日子也就不远了!”

    我这样解释了之后,武顺和他爸两个人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下,好像有点儿想明白了一样。

    “后来进去隧道里的那几波人只是受到了一点惊吓和轻伤,却并没有一个死在里面,难道是因为这个原因?”武顺他爸问着我道。

    我点了点头,说道;“就连那些人受到惊吓和轻伤,都是那白胡子老头驱使着那些鬼所为,你们可以想象,那白胡子老头是有多么害怕给自己沾上因果了!”

    经过我这么一解释,武顺和他爸两个人基本上就算是明白过来了,甚至武顺这小子还在那里举一反三的问着我道;“老大,那照你的意思,咱们两个和那白胡子老头之间一点因果都没有,那他最多让那些鬼吓唬一下,并不会要了咱们俩的命对吧?”

    我点了点头,然后反问着武顺道;“怎么着,难道你打算和我一起去解决隧道里的那帮鬼,你就不怕像上次一样被吓晕过去?”

    武顺被我说的有点儿不好意思,但却态度很坚决的对着我道;“我不是说过了吗?以后无论你去干什么,我就去干什么,你去那里,我就去那里!”

    我微微一笑,然后对着武顺他爸说道;“武叔你就放一百个心吧!从你的面相上看,你这次升官是升定了,那说明我和武顺肯定能解决下口村隧道的问题!”

    武顺他爸一想觉的也对,就没有再继续坚持,如果在我和武顺的生命安全有保障的条件下,能让他的职位连升好几级的话,这个机会他肯定是不愿意错过的。

    要是他连这个机会都不愿意把握,那他这么多年在官场上就白混了。

    想至此,武顺他爸也就没有跟我客气,直接就问着我道;“姜一,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去下口村隧道,需要做那些准备?无论是人力物力,我这边全力配合和支持!”

    我皱着眉头想了很久,然后才对着武顺他爸说道;“武叔,我等一下给你写一张单子,把我要的东西全部都列在上面,你明天花一天时间帮我全部都准备好,后天我就和武顺两个去下口村!”

    武顺他爸答应了一声好,然后武顺就跑去饭店前台要了一张白纸和笔。

    从武顺的手里接过白纸和笔,我趴在饭桌上写,武顺就坐在我旁边看。

    而在看到我在白纸上写出来的第一样东西之后,武顺就忍不住的问着我道;“老大,我们这可是去抓鬼,不是去玩游戏,你怎么让我爸给你准备这些东西?”

    听见武顺的话,武顺他爸也凑过来一看,结果看的武顺他爸也傻了眼了。

    原来我在白纸上写的第一样东西,竟然是大口径玩具水枪六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