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命神相 > 第三十章 被一号认可的原因

第三十章 被一号认可的原因

如果说隧道里的那十几个鬼的问题一直得不到解决,那高铁线路就必须得重新规划,一旦要绕开那座山的话,就得增加好几个亿的成本。

    但如果我能解决了那十几个鬼的问题,那就等于变相的替高铁工程节省了好几个亿的成本。

    和好几个亿相比,几万块钱根本就算不上什么,甚至不要说两万了,估计我要个二十万二百万,都不是什么问题。

    可是我却非要在武顺他爸的面前装出一副视金钱如粪土的样子,而且还跟他把奖金的数字明确成了两万,我这不是脑残么?

    如果我跟武顺他爸要个二十万,那岂不是我大学四年的什么费用全都出来了?

    如果我能要个二百万,那岂不是能让我提前实现走上人生巅峰,迎娶白富美的人生愿望?

    我特么的怎么就这么蠢呢?

    这会儿的我那叫一个悔啊,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我此时此刻的心情!

    可就在我后悔的要命,郁闷的想死的时候,武顺他爸所说的话又一次深深的伤害了我和打击了我!

    只听见武顺他爸说道;“姜一你是不知道啊,在连续好几波工人都被吓出来了之后,施工方花了三十万从西岩寺请了两个和尚过来,想超度那些鬼,结果照样被那些鬼给轰了出来!”нéíуапGě.сОМ

    “后来觉的和尚超度不行,干脆就请道士来把那几个鬼给灭了,结果花了五十万从青羊观请了两个道士过来,却还是被那些鬼给吓的屁滚尿流的从隧道里爬了出来!”

    听了武顺他爸的话,我郁闷的差点儿口吐鲜血,请和尚花了三十万,请道士花了五十万,这随便那一个的价格都是我的十几倍和几十倍,我特么的竟然犯贱,自己和武顺他爸确定了个两万!

    可这话已经说出口了,我还有脸再跟人谈钱的事儿么?

    更何况我爸他不止一次的对我说过,他说人可欺天不可欺,做不到的事情,千万不要答应,答应了的事情,就必须要做到,如若不然,那就会欠下天大的因果!

    所谓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功德五读书,这因果一旦欠下,必然会有损于功德,进而影响到一个人的命运。

    如果功德有损,很有可能会对我的相师品阶造成影响,一旦我的相师品阶下降,我的相气减少,那必然会导致我的很多手段都用不了,如果是那样的话,恐怕我就搞不定隧道里的那十几个鬼了!

    一旦搞不定那十几个鬼,不要说几十万或者几百万了,恐怕连那两万块钱我都赚不到!

    甚至连我的小命儿都会丢在那个隧道里都不好说!

    设计师的前车之鉴在那里放着,我可不敢去冒这个风险!

    一个人的财帛运是注定的,看来我还没有到发财的时候!

    我可不能因为贪财丢了自己的小命不说还毁了武顺他爸的前程!

    想了许多许多之后,我终于想通了!

    这时武顺他爸看我脸上的表情起伏不定,就讲起了他是如何向省委领导重点推荐我的过程。

    “西岩寺的和尚和青羊观的道士和那些满大街化缘的假和尚和到处卖狗屁膏药的假道士可不一样,那可都是有真本事的!连他们都收拾不了隧道里的那些鬼,施工单位这下就没招了!”

    “可这高铁工程对我们我们省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工程,如果被卡在下口村,那对省委领导的政绩都会造成一定的影响,所以省委领导对这件事很重视,专门把我们这些相关的人员叫到了一起开了个会!”

    “做为咱们县的常务副县长,我也参加了这个会议,在会上我们重点讨论了接下来该怎么办?施工方这边说如果搞不定隧道里的那群鬼,这隧道根本就没法修,除了重新设计路线之外别无他法!”

    “可是重新设计路线,就要增加至少好几个亿的成本,这同样对省委领导的政绩会造成影响,所以省委领导很不愿意这么做!”

    “这时候咱们省的一号就发话了,他说谁要是能在不重新设计路线的情况下解决这个问题,那这个人就算是立了大功,一定会把这个人破格提拔到省里工作!”

    “当时听了一号的话,无论是地委的还是咱们县的那几个人,一个个全都眼红了,可这帮人想出来的办法,无非就是找什么所谓的大师和阴阳先生之类的,一号根本连信都不信!”

    “连西岩寺的和尚和青羊观的道士都搞不定,那些所谓的大师和阴阳先生绝大多数都是骗子,而且请他们的代价也不低,在一号看来那纯粹是浪费金钱和浪费时间!”

    武顺他爸说到这里,我和武顺两个人不用猜就知道,武顺他爸肯定向一号推荐了我。

    不过我就一个高中生,我爸还是一个有名的骗子,武顺他爸究竟是用什么办法说动了一号的,这倒是让我有点儿好奇?

    而且不仅仅是我好奇,武顺比我更要好奇。

    于是武顺急不可耐的问着他爸道;“一号连那些大师和阴阳先生都看不上,他是怎么看上我老大的?难道他认为我老大比西岩寺的和尚和青羊观的道士还要厉害?”

    听到武顺的话,武顺他爸看上去表现的有点儿小得意,不过做为一个刚提拔上去不久的常务副县长,能和省一号这样的大人物搭上话,对于官场上的人来说确实是一件值的得意的事情。

    只听见武顺他爸说道;“本来我也没指望一号会认可姜一,但为了增加可信度,我就把姜一他爸给你和张灵峰算命的事儿和李家村的事说了出来,然后一号就对姜一就表现的很感兴趣!”

    武顺他爸这样一说,我反而更加奇怪了起来,因为在武顺他爸看来我爸给武顺和张灵峰算命的事,还有李家村的事都比较神奇,但像一号那样的人物,他的眼界恐怕就不是武顺他爸所能相提并论的!

    像那些所谓的大师,一个个都被吹的神乎其神,比方说那个什么林大师,据说能上达天庭下通幽冥,可连这些人都不放在眼里的一号,他为什么会对我这个高中生表现的很感兴趣呢?

    这时武顺他爸继续说道;“当我说起你爸时,咱们县的好几个领导都在笑话我,说我想升官想疯了,竟然连姜二骗子都搬出来了!可没想到一号在听我把话说完之后,他竟然很认真的问我说既然你叫姜一,你爸叫姜二,那你爷爷是不是叫姜三?”

    说到这里,武顺他爸停顿了下来,表情很认真的问着我道;“姜一,你爷爷是不是真的叫姜三啊?”

    我点了点头,回答说;“是的,我爷爷是叫姜三!”

    听到我的回答,武顺他爸竟然长出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我当时见一号对你们父子两个的名字这么敏感,索性就赌了一把,就回答他说你爷爷是叫姜三!没想到竟然还让我赌对了!”

    武顺他爸此言一出,让我感到万分的惊奇,难道我那位从来都没有见过面的爷爷,是一个很牛逼人物不成?

    想到这里,我就问着武顺他爸道;“难道是因为我爷爷叫姜三,一号才认可了我?”

    武顺他爸说道;“或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吧,反正一号在跟我确认了你爷爷的名字是叫姜三之后,就说这件事就由你来解决,要是你能了结了这件事,那他就把我调到省厅!”

    顿了一顿之后,武顺他爸又对我强调着道;“姜一,官场上的一些东西可能你不是很懂,这一次我在一号面前抢了其他领导的风头,肯定会让他们对我很不满!”

    “你要是能解决下口村隧道的问题,他们就拿我无可奈何,可能以后还要看我的脸色行事,但你要是搞不定下口村隧道的事,那我肯定会受到他们的排挤和打压,搞不好这个还没当多久的常务副县长都得被撸下去!”

    我说;“武叔你就放一百个心吧!我看过你的面相的,你肯定会连升好几级的!”

    武顺他爸闻言顿时就乐的一张嘴都快合不拢了,说;“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你可真是我们父子两个的贵人啊!”

    我心说我是你们父子两个的贵人,你们又何尝不是我的贵人,因果这两个字,可真是很难说清楚啊!

    这时武顺却有点儿紧张的问着我道;“老大,那可是十几个被砸死的鬼啊!可并不是你说的那什么并不会伤害人的人魂!你真的能搞定吗?”

    我说;“那十几个鬼才死不久,应该不会很厉害,但在那十几个鬼的背后,恐怕还有什么更厉害的东西啊!”

    武顺和武顺他爸这父子两个一听我说的话,脸色马上就变了,愣了片刻之后,武顺他爸才问着我道;“姜一,难道你说的更厉害的东西是设计师梦到的那个白胡子老头?”

    我表情凝重的点了点头,说;“刚死没多久的鬼其实并不难对付,但那个白胡子老头要真是一个蛇精,那恐怕以我的本事就很难对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