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命神相 > 第二十九章 下口村隧道坍塌事件 下

第二十九章 下口村隧道坍塌事件 下

相对武顺他爸所说的,我和武顺所听到的版本就简单了许多,仅仅是说在线路设计之时,那个设计师梦到了一个老头求他放过他的子孙后代,后来在炸山的时候炸死了好多蛇。

    然后在修建隧道的时候,隧道突然坍塌,有十几个人被砸死在了里面,导致工程停工,无法再继续建下去。

    不过在听完武顺他爸所说的详细情况之后,我却产生了一些疑问。

    于是我就问着武顺他爸道;“武叔,既然那个设计师已经自杀,而且那十几个安放炸药的村民也全部都死了,按道理说这件事的因果已经算是了结了,难道还有下文吗?”

    武顺他爸点了点头,说;“如果这件事已经了结了,那我就不会在省委领导的面前夸下海口,把你吹的神乎其神,让你来解决这件事了!”

    听到武顺他爸竟然在省委领导的面前都给我打广告,我不由的有点儿脸红,我这一个黄阶八品的菜鸟相师,能达到他所说的那种神乎其神的地步吗?

    不过从武顺他爸的面相上来看,既然他能够连升好几级,那说明武顺他爸这一次赌对了!

    而武顺他爸找我帮忙,那说明我还真有帮他解决这件事的能力,换句话说武顺他爸之所以能升官,和我帮助他有很大的关系。柏渡亿下潶演歌馆砍嘴新章l节

    看来武顺他爸后天生成的伏犀骨应该都和我有一定的关系,难道我是武顺他爸的贵人?

    想到这里,我对从武顺他爸那里弄个两万块钱就一点都没有什么心理压力了!

    因为一旦武顺他爸的职位要是能连升几级,就算是他这个人不会贪污受贿什么的,但随着他的地位水涨船高,他的正常收入也会增加不少,两万块钱对他来说就是小意思了!

    不过毕竟吃人家的嘴软,这刚猛吃了人家一餐,就跟人要两万块钱,我实在有点儿不大好意思说出口,所以我就打算把球踢给武顺他爸,让他自己来定价。

    这从一个常务副县长一下子连升好几级,至少也是厅一级的官员,钱要是给的少了,他好意思么?

    于是我就对着武顺他爸说道;“武叔,从关系上来说,只要能帮到你,我是必须要帮忙的,但我们姜家的规矩你是了解的,这次所牵扯到的因果比较大,这标准嘛就不能像上次那样了!”

    说话的时候我故意拉长了语调,想看看武顺他爸的反应,而让我有点儿意外的是,武顺他爸却好像早有准备,表现的非常淡定和从容。

    只听见武顺他爸说道;“姜一,钱的事儿你放一百个心就好了,你要是能帮忙了结这件事情,我帮你申请个几万块的奖金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自己不用出钱就可以连升好几级,武顺他爸这回可真是占了大便宜了!

    心里面这样想着,我当时不知道是脑子抽了还是怎么回事,竟然很逗比的问着他道;“武叔,能帮我申请到两万块奖金吗?”

    而且我还强调了一句,说;“要是没有两万块的奖金,那我可不干啊!”

    我的社会经验毕竟欠缺,心里面怎么想的就怎么说出来了,但武顺他爸在听了我的话之后竟然盯着我愣了半天没有说话。

    几万块钱所代表的意思那至少是两万块起,这么简单的话我都听不明白,我这理解能力连他儿子武顺都不如,我那高考状元是怎么考上的?

    当然,武顺他爸心里面虽然这样想,他肯定是不会说出来的!

    而且见我问的这么明确,他就给了我一个很明确的答复!

    “姜一你放心好了,只要你能帮忙了结这件事情,武叔我保证你能拿到两万块的奖金!”愣了一会儿之后武顺他爸拍着胸脯说道。

    而见武顺他爸拍着胸脯答应了下来,我这才长出了一口气,但我又隐隐约约的感觉我好像犯了一个错误,只不过我当时脑筋没转过弯,硬是没反应过来我究竟错在那里?

    既然想不出来我究竟错在那里,我干脆就不去想了,反正有两万块钱对我来说也不算是一笔小数目了,长这么大我还没见过那么多钱呢!

    于是我干脆就摒弃杂念,不再去想有关钱方面的事情,又装出了一副视金钱如粪土的样子对着武顺他爸道;“武叔那你就说吧,后来又发生了什么事?需要我怎么帮你?”

    武顺他爸一直都跟不上我的节奏,尤其是在我的金钱观念方面,所以对我的这番表现,他也算是见惯不怪了。

    而且或许正是因为这一点,在武顺他爸的眼里,我反而却显的有点儿高深莫测,让他对我更加有信心了!

    只听见武顺他爸说道;“姜一你应该知道,就算是设计师在遗书中说明了一切,但站在我们官方的角度,是不能去相信那些东西的!我们只能把这件事当作一个意外,当作施工过程中出了重大的安全事故来处理!”

    我点了点头,对武顺他爸的话表示理解,我还在想,估计施工单位负责安全管理的那人要倒霉了,这十几条人命都算在他的头上,恐怕那人不仅工作要丢,还得去蹲几年监狱。

    有时候人的命运就是这样,很多东西你躲也躲不过,逃也逃不了!

    而就在我有点儿感慨之时,武顺他爸接着说道;“设计师虽然自杀了,但那条隧道却还得继续往下建,而在处理好了那十几名工人的善后工作之后,施工单位就重新开工,继续修建那条隧道!”

    “因为隧道是在修好了一大半之后突然从里面坍塌的,所以这次重新开工,就必须先把坍塌的那部分隧道给修好,然后再接着往下修!”

    说到这里,武顺他爸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脸上的表情也发生了一点变化。

    放下茶杯,武顺他爸紧接着说道;“重建隧道的工人进入了里面,可还没等他们靠近发生事故的那个位置,就有水泥沙土和石头什么的从隧道顶部往下掉,就好像又要发生一次坍塌事故一样!”

    “那些工人被吓的半死,一个个全都跑了出来!可在他们跑出来之后,隧道里却没有任何动静传来!”

    “于是施工单位又让他们进去,可是只要有人进去到隧道里,隧道的顶部就会往下掉水泥沙土石头这些东西,甚至还有人说就是那十几个被砸死的工人变成了鬼,从隧道的顶部往下扔东西!”

    说到这里,武顺他爸的脸色就变的很凝重,而我和武顺两个人则有一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鬼死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凝聚出来的鬼体就是什么样的,那十几个工人都是被坍塌的隧道给砸死的,那他们凝聚出来的鬼体就和他们被砸死的时候是一样的!

    十几个穿着寿衣的人魂,都把武顺给吓的昏了过去,我无法想象在看到十几个缺胳膊断腿浑身鲜血的鬼之后,武顺会是一副什么样的表现?

    甚至不要说武顺了,对我自己的胆量,我都没有太大的信心!

    且不论那十几个鬼有没有害人的能力,光想想他们临死前的那副样子,都让人胆战心惊啊!

    这时武顺也端起茶杯喝了口茶,尽量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了一下,然后问着他爸道;“那十几个人全都变成了鬼,是不是真的啊?爸!”

    见过一次鬼之后,对这个世界上有鬼武顺再也没有任何的怀疑,所以这会儿在说话之时,武顺的声音都有点儿发颤。

    武顺他爸还没有回答,我就说道;“那十几个人全部都死于意外,临死前肯定有很强的执念和怨恨,变成鬼的几率恐怕会很大!”

    武顺他爸点了点头,说道;“重建隧道的工人里面有不少人是下口村的村民,有好几个都说看见鬼了,而且还认出了那些鬼的身份!还有几个不是下口村的人同样也说看见鬼了!”

    一般情况之下,人是看不见鬼的,但如果在阴气很重的地方,再加上有的人天生八字比较弱,身体比较差,能看见鬼也不足为奇。

    武顺他爸这样一说,那基本上就没有什么悬念了,那十几个被砸死的村民,看来全部都变成鬼了!

    可是按道理说这十几个鬼是才死了不久的新鬼,他们的鬼体还没有凝实,应该是没有什么破坏力的,但他们却能够从隧道顶部往下扔东西,这是为什么呢?

    我正在思考这个问题,武顺他爸却紧接着说道;“出了这样的事,很快就传的沸沸扬扬,这一下子就搞的根本就没有工人敢到隧道里面去了!”

    “我们官方这边一直在辟谣,说根本就没有那回事,而且施工方在后来也组织了好几波不同的工人进隧道,但每次一进去里面就石头沙土乱飞,把那些工人全吓跑了!”

    “就算是给的工钱再高,也没有人敢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下口村隧道的修建工程就这样停了下来!”

    “现在解决问题的办法只有两个,第一个是想办法解决隧道里的那十几个鬼,二是重新规划高铁线路,绕过下口村的那座山!”

    “如果要用第二个办法,绕过下口村的那座山的话,那这条高铁线至少要多出十几公里的路程,就算是按照一公里五千万的最低造价,也要增加好几个亿的成本!”

    武顺他爸说到这里,我瞬间就想明白了我刚才的错误犯在那里了!

    我只恨不得狠狠的抽自己一个嘴巴子,骂我一声怎么这么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