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命神相 > 第二十六章 贵人

第二十六章 贵人

也不知道为什么,秦楚楚总说我不是一般人,但她是凭什么认为我不一般呢?

    凭我的学习成绩?应该不是!

    凭我们姜家祖传的本事和我从《神相天书》中学来的东西?

    按道理说秦楚楚应该不知道这些啊?

    她为什么会认为我这一个看上去很普通很平凡的人不一般呢?

    我对秦楚楚这个女人感到有点儿好奇,于是我就打算偷偷给秦楚楚这女人看一下相,想通过对她命运的窥探,对她这个人增加一些了解。

    我们老祖宗姜太公在《神相天书》中记载的相术和江湖中流传的相术不一样,如果没有相气的配合,是无法按照《神相天书》中的相术给人看相的。

    就算是勉强看了,也只能和走江湖的那些相师一样,只能模棱两可的说个大概,说什么吉中带凶,凶中带吉什么的。

    这会儿我打算替秦楚楚看相,自然是要用到相气。

    可就在我把相气聚于双目,偷偷的往秦楚楚的脸上看去之时,却让我大大的吃了一惊。

    如果我没有把相气聚于双目,我能很清晰的看到秦楚楚的那张美的惨绝人寰的脸,可在我把相气聚于双目之后,却看到在秦楚楚的脸上竟然笼罩了一层淡淡的白雾,竟然让我看不清楚她的脸了!败独壹下嘿!言!哥

    按照《神相天书》中所说,如果有这种情况发生,那存在着两种可能。

    第一种可能,那就是秦楚楚的命贵不可言,贵到了连老天爷都要替她遮掩天机的地步。

    就像当年的一代女皇武则天一样,如果不是老天爷替她遮掩天机,大唐皇朝的那么多能人异士又岂能看不出她身具天子命格?

    像什么袁天罡李淳风这些,难道他们都是吃闲饭的吗?

    而第二种可能,那就是有高阶相师帮她隐藏了命气,让我这个黄阶八品的菜鸟相师根本就无法窥探她的命运!

    这简直是日了狗了!

    如果我们姜家的老祖宗所留下的那本《神相天书》中的内容不是凭空杜撰的话,那说明秦楚楚这个人很不简单啊!

    无论是她拥有着连老天爷都要替她遮掩天机的命格,还是能让高阶相师帮她遮掩命气,无一都能说明秦楚楚这个人的非同一般!

    要知道高阶相师那可是能够一句话断人生死,决定一个人命运的人物,中国的历史几千年,总共才出了几个高阶相师,如果能让这种人物出手帮她遮掩命气,那秦楚楚的背景不知道该有多牛?

    可就一个这样的人物,她为什么要从北上广那样的大城市跑到我们西北这个偏远而又落后的小县城来?

    而且她还对我这个很普通很平凡的屌丝人物表现出了很明显的青睐!

    这究竟是为什么?

    难道秦楚楚到我们这里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我?

    我的脑子里突然冒出来了一个有点儿荒唐的想法,这个想法就连我自己都有点儿不敢相信,但我却又觉的这非常有可能!

    我爸留给我的那份信上面说什么我们姜家人的宿命,姜家子孙的责任,难道我们姜家的人,真的很不一般吗?

    就在我胡思乱想着的时候,秦楚楚看我竟然偷偷的盯着她发愣,不由的露出了一脸阳光灿烂的笑容。

    “这才发现我是一个美女吗?要看就正大光明的看,我又不是不给你看,你偷看我干吗?”

    说着话的同时,秦楚楚这女人竟然把她的身体挨了过来,顿时就有一股让人沉醉的香味儿扑鼻而来。

    我撤了相气,看着秦楚楚那张美的惨绝人寰的脸,嗅着她身上的那股芬芳香味儿,竟然有一种想把她搂在怀里的冲动!

    好在我这十几年来有些贫苦的生活所养成的淡然性格让我控制住了自己的冲动,在最关键的时刻硬把我的身体挪的离秦楚楚远了一点,而且还手忙脚乱的拿起书看了起来。

    看着我那副狼狈不堪的样子,秦楚楚咯咯的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提醒着我道;“姜一,你的书拿反了!”

    我大窘,但心头却有一种甜蜜蜜的感觉,那种滋味很难用语言来说清楚!

    虽然我觉的我和秦楚楚之间有点儿不大可能,但在我的内心深处却不想放弃,却想尝试和争取一把!

    这时坐在我后面的武顺看着我和秦楚楚两个,仍然很执着的在那里自言自语着道;“我不会放弃的,我不会放弃的,只要我老大和你的关系没有确定,那我就永远都不会放弃的!”

    秦楚楚转过头,对着他幽幽的笑着道;“我劝你还是提前死了这条心吧!你以后会知道,你和我们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秦楚楚的这番话好像在说明着什么,这让我的心开始砰砰的跳个不停。

    这让我更加相信了我之前的猜测,让我对我的身份更加期待了起来!

    随后的一段时间我在学校里成了知名人士和牛逼人物,这在我读书读了十几年的生涯中是从未有过的。

    原因非常简单,因为我的身边坐着一个校花同桌,身后坐着一个校霸小弟,我想不出名,我想不牛逼都很难。

    不过牛逼也好,普通也罢,我的生活并没有受到什么太大的影响,在不用考虑吃饭问题的前提下,除了学习之外,我把大多数的时间都花在了我们姜家祖传的那本《神相天书》上面。

    《神相天书》是一本书,但这本书却是我们姜家子孙每一代口授相传的,从我懂事起,我爸每天会逼着我背下一段《神相天书》中的内容,直到我把整本书的内容全部都背的滚瓜烂熟为止。

    我这段时间所做的,只是把那些熟记在我脑海之中的内容翻出来,一点一点的用心去感悟和领会,以备在将来的某一天,我会用到这些内容。

    就这样又大概过了一个来月的时间,眼看着武顺他爸给我的一千块已经花的没剩下多少了,我又一次为了赚钱而发愁了起来。

    虽然武顺住在我家,我要是真没钱了,找他借或者找他直接要都不成问题,但我却并没有这么做!

    甚至连武顺平时请我吃一顿饭什么的,我都会回请回去。

    我们姜家的人最怕因果,所以从来都不会欠人钱,也不会欠人情,这是我爸从我懂事以来对我说的最多的一句话。

    这句话已经成了我行事的标准,做人的准则。

    而就在我又一次打算找个餐馆去给人洗碗洗碟子挣点儿钱之时,武顺他爸却一脸春风得意的开着警车把我和武顺两个人又拉到了一品轩,点了好几个硬菜,请我们两个美美的吃了一顿。

    吃饭期间武顺他爸还从他的钱包里直接拿出了两千块,很豪爽的给了我。

    我说无功不受禄,我不能欠下他的这份因果,不能拿这个钱,武顺他爸却笑着说这两千块不是他给我的,而是他们公安局奖励给我的。

    原来在李顺来被杀一案武顺他爸往上面递交的材料中把我和武顺写成了两名见义勇为的学生,在发现李全和王凤喜有不轨行为之后半夜去捉奸,这才掌握了李顺来被杀一案的关键证据,从而破获了此案。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上面给我和武顺两个人奖励了一笔钱,武顺他爸就直接把这笔钱全部都给了我。

    武顺他爸这样一说,我就觉的我收下这笔钱应该是理所当然的,就没有跟他客气,直接收下了这笔钱。

    至于武顺的那份儿,他现在住在我家,就权当房租算了!

    这样想了想之后,我对武顺就没有负罪感了!

    而在把钱给了我之后,我就打算这顿饭我来买单,但武顺他爸却拦住了我,而且还笑着告诉我和武顺道;“今天他之所以请我和武顺吃饭,还有另外一个原因。”

    武顺他爸这样一说,我就已经能猜到他要说什么了。

    果不其然,在武顺问他为什么的时候,武顺他爸告诉我们两个,说他已经由我们县公安局局长的职位升任我们县的常务副县长兼公安局长了。

    常务副县长在行政级别上来说比公安局长是高了一级,但根据我给武顺他爸所看的相,他要升的官可绝对不止这么点儿!

    于是我就对着武顺他爸说道;“武叔你这官还升的不够,你的官会越做越大的!”

    做官的人没有一个不想往上爬的,武顺他爸听了我这话,笑的连嘴都合不拢了。

    笑着的同时,武顺他爸连连说我是他的贵人,说他的官将来要是能越做越大,肯定是仰仗了我这个贵人的缘故。

    而且武顺他爸还要求武顺一定要跟我好好处,一定要做我过命的兄弟!

    甚至他还要求武顺以后无论是我干什么,或者无论是我去那里,他都一定要跟着我!

    武顺这家伙竟然没有丝毫犹豫的答应了,这让我在那里想,这再有十几天时间就要高考了,到时候以我的成绩想考国内的任何一所大学都不成问题,但以武顺的成绩,恐怕和我恰恰相反。

    恐怕国内的任何一所大学他都考不上!

    到时候我去上大学,他怎么跟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