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命神相 > 第二十五章 表白

第二十五章 表白

李顺来父母虽然受到了巨大的打击,但根据我给他们老两口所看的相,这老两口的寿命应该还都比较长,活个七八十岁把李顺来的两个孩子抚养长大应该是没什么太大的问题。

    有李顺来的鬼魂在暗中保护,再加上还有那一笔赔偿款,这一家人的日子应该也能够过下去。

    就这样,随着李全和王凤喜两个人被抓了起来,李家村这边的案子对我来说就算是了结了。

    武顺他爸的一千块钱,我也算是没有白收。

    当天上午,我和武顺就坐着武顺他爸的警车返回了县城,不过我并没有去学校,因为毕竟在昨天晚上折腾了一夜,我们两个都需要好好休息一下。

    了结了李顺来的案子,武顺他爸的公安局长的位子就算是保住了,而且地委的领导要是一高兴,说不定还真有可能会把他的位子往上提一下。

    为了感谢我,武顺他爸在一品轩请我和武顺两个人美美的大吃了一顿,然后才把我送回了我家。

    武顺这家伙见我家里现在就我一个人,就死皮赖脸的要搬过来跟我一起住,而且武顺他爸好像也挺支持他的,我没办法就只好答应了他。

    就在当天晚上,武顺就搬到了我家,当然,武顺跟我之间的关系那肯定是很纯洁的兄弟关系,我们两个喜欢的都是女人,而且还是同一个女人!败独壹下嘿!言!哥

    那个女人就是秦楚楚!

    不过武顺喜欢秦楚楚的事基本上我们学校的所有人都知道,而我喜欢秦楚楚的事,目前来说只有我自己知道。

    虽然秦楚楚现在是我的同桌,但就算是在武顺的面前,我都很少去谈论有关秦楚楚的话题!

    或许是我有些自卑的缘故,也或许是我觉的有点儿不太可能的缘故,我有点儿不敢去面对秦楚楚对我的示好和我对秦楚楚的喜欢!

    我只能把我对秦楚楚的喜欢,视为一个年轻男孩子对所有美好事物的欣赏!

    为了方便修炼,我并没有让武顺和我住一个房间,我住在以前我爸住的主屋,武顺住在了我以前住的那间偏房。

    这两天因为忙着李顺来的案子,就连修炼都耽搁了,所以一到了晚上子时,我就盘腿坐在炕上,静心凝神的修炼起了我们姜家祖传的那套吐气吸纳之法。

    这次帮李顺来伸冤报仇,抓住了李全和王凤喜这一对丧尽天良的狗男女,应该能帮我收获不少的功德吧?

    收获功德就意味着我体内的相气能够增加,我的相师等阶能够提升,我的能力自然也就能够提升。

    所以在修炼之时,我很迫切的想知道,我体内的相气究竟有没有增加?

    果然,在我的吐气吸纳之法运行了三十六遍,算是做了一个小循环之后,我就感到我体内的那股气流比上一次修炼之时在数量上要变的增多了不少。

    打个简单的比方,如果说之前我体内的相气相当于一勺水的量的话,那现在我体内的相气就相当于一碗水的量。

    这一碗水比起一勺水来说又多了好几倍的量。

    这好几倍量的相气一下子就让我的相师等阶由黄阶九品提升到了黄阶八品。

    这样一来我的相气就不仅能运用到我的双眼双耳,而且还能运用到我的鼻子,我的嘴巴。

    相气运用于鼻子,说的难听点儿我的鼻子就会变的比警犬还要灵敏,能闻到警犬都闻不到的气味。

    相气运用于嘴巴,我的味觉不仅会变的很灵敏,而且我还具备了和各种动物沟通的能力。

    也就是说我的相气要是同时运用于耳朵和嘴巴,我就不仅能够听懂各种动物的语言,而且还能够和他们交流。

    我这要是考不上大学,到马戏团去做一个驯兽师或者到动物园去做一个动物饲养估计也能够混口饭吃。

    当然,我的志向可不在此,我至少要考一个重点大学,到我从小就向往的大城市去混。

    我要走向人生巅峰,迎娶白富美,让我的儿子成为高富帅,可不能像我这样,都十八岁的人了连个那啥是什么意思都不知道,被李顺来一个鬼都笑话我!

    就这样,我做着黄粱美梦,美美的睡了一觉。

    说出来不怕丢人,在梦里我竟然和秦楚楚那啥了。

    结果,这个美梦直接导致我第二天起了个大早洗内裤,被武顺看到了一顿笑话,这让我那叫一个悔啊!

    我为什么昏了头会答应让武顺到我们家来住呢?

    直到武顺再三的向我保证,他绝对不会告诉任何人我一大早就洗内裤的糗事之后,我这才算是放过了武顺。

    洗完了内裤,收拾了一番之后,我和武顺两个人就去了学校。

    因为我们是毕业班,再有不到两个月就要参加高考了,学习基本上全靠自觉,老师已经不怎么管了,所以我和武顺两个人三天没去学校,班上的人也没感到有什么奇怪的。

    但秦楚楚在看到我之后,她先是表现的有点儿惊喜,然后立马就露出了一脸的幽怨之色,好像对我很是不满。

    “姜一,你是不是很讨厌我?”我一坐到座位上,秦楚楚就黑着脸问着我道。

    秦楚楚其实也是我心目中的女神,更何况昨天晚上我还梦到和她那啥了,我当然不会说我讨厌她,但以我那低调而又淡然的性格也肯定不会说喜欢她。

    我看着她摇了摇头,默默的把我书包里的书和复习资料这些拿了出来。

    见我摇头否认,秦楚楚的脸色立刻就舒展了开来,不过语气中还是带着一丝不满的问着我道;“那为什么我刚刚和你做了同桌,第二天你就不来学校了?而且还连续三天都不来?”

    我当然不会告诉秦楚楚我这三天没有来学校的具体原因,我只能敷衍着她道;“我家里有事,这几天我都在处理家事!”

    其实在主观上认为我并没有骗秦楚楚,因为对当前的我而言,赚钱是最重要的事情,我家里只有我这么一个人,赚钱养家这种事肯定能算作是我的家事了。

    不过秦楚楚对我敷衍她的话表现的很不满意,她狠狠的白了我一眼道;“既然你这几天在处理家事,那为什么武顺也没有来?难道你的家事要武顺帮忙处理吗?”

    我点了点头,理所当然的回答着秦楚楚道;“是啊,武顺这两天是在帮我处理家事?”

    秦楚楚闻言哼了一声,用她那双灵动而迷人的大眼睛看着我道;“我那天不是给你说了吗?以后无论你去那里,去干什么,我都要跟着你!为什么你能接受武顺,却不接受我?”

    秦楚楚说这话时很大声,而且她说的这番话在别人看来基本上就等于在向我表白!

    甚至她的这番表白要是被不知道情况的人给听到了还会产生天大的误会!

    好像我的取向有点儿问题,能接受武顺这个男的,反而不能接受秦楚楚这个校花级别的女神一样!

    于是教室里的我那帮同学一个个都好像日了狗一样,看着我的目光里充满了羡慕嫉妒恨!

    不要说别人了,就连我的小弟武顺都用这种目光看着我!

    这要是放在四天以前,恐怕早他已经抡起板凳朝着我砸过来了!

    其实从我的内心深处来讲,我很希望秦楚楚所说的话是真的,我希望她这个女神无论我去那里都能跟着我,尤其是晚上睡觉的时候。

    但我又总是觉的有点儿不大可能!

    这简直太虚幻了!

    秦楚楚她凭什么能看上我?

    凭我那很平凡很普通的长相?

    还是凭我家里的那几间破房子?

    我唯一能在秦楚楚面前拿的出手的就是我的学习成绩,可在秦楚楚这种校花级女神的面前,学习成绩好有什么用呢?

    这年头的学习再好,也不如投胎投的好啊!

    想到这些,我就很表现的装逼很淡然的对着秦楚楚道;“不是我不愿意带着你去,有时候有些事情男人能去,女人是不能去的!”

    我这番话的意思只有武顺才能听懂,但我说话的时候没有注意场合,却忘了我这番话里有着很严重的歧义。

    虽然说我们西北地处偏远,经济比较落后,但毕竟我们这里是县城,像我这么大年龄的人,大多数对男女之间的那点儿事都有一定的了解了!

    我所说的男人能去,女人不能去的事代表着什么,十个人里面恐怕有九个人都会往那个方面去想!

    我和武顺两个人竟然一去就是三天,而且我竟然还当着秦楚楚的面理直气壮的把这种事说了出来!

    我这可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

    这一下子导致我们班的同学集体炸窝了!

    而就在我们班的同学一片哗然中,秦楚楚一脸黑线的转过头去问着武顺道;“武顺你老实告诉我,你们两个这几天干什么去了?”

    武顺看了我一眼,然后用很认真的语气对着我道;“老大,无论楚楚她是不是喜欢你,但只要你和她没有在一起,我就绝不会轻言放弃!所以,无论她问我什么,我都绝不会骗她的!”

    秦楚楚在变相的向我表白,武顺这家伙也是变相的向秦楚楚表白,对此我只能表示无奈了。

    而秦楚楚在有些得意的给了我一个促狭的眼神之后,催着武顺道;“别那么多废话,快告诉我你们两个这几天干什么去了?”

    武顺闻言很认真的道;“这几天我和老大到农村抓鬼去了!”

    听到这话,我们班的那些同学全部都哄堂大笑,都说武顺太扯淡了,刚说绝不骗秦楚楚,这立马就胡说八道起来了!

    不过秦楚楚却好像相信了武顺的话,在我耳边幽幽说道;“没想到你还有抓鬼的本事,我就说你不是一般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