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命神相 > 第二十二章 我的计划 中

第二十二章 我的计划 中

李全不仅玩了人家李顺来的老婆,而且还把李顺来给杀了。

    可这个畜生他一点都没有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后悔,他竟然连李顺来的父母和子女都没打算放过!

    甚至连王凤喜和李顺来的女儿一起伺候他这种丧尽天良灭绝人性的话都能说出口!

    李全这畜生和李顺来还算是本家堂兄弟,而且最为奇葩的一点,是王凤喜这个贱女人她不仅没有表示反对,竟然还“嗯”了一声!

    李顺来的一对儿女,可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啊!

    为了自己的肉欲之欢,她竟然对自己一对儿女的死活都无动于衷!

    如果无情无义有境界划分的话,这女人绝对能封神称帝!

    这会儿的我已经实在是无法再听下去了!

    对于这两个畜生,应该说称他们为畜生简直是侮辱了畜生的混账东西,我竟然有一种将他们打死的冲动!

    于是我从武顺的手中一把夺过了那跟树枝,一脚踹开了房门。

    一般情况之下,农村人家房子里的灯还是那种用绳子拉的开关,而且拉灯的绳子都在门口附近。

    李顺来两口子住的房子是那种双开门的房子,在我们西北农村大多数家庭的房子都是这样的,我一脚踹开了房门,按照李顺来所说,在门的左边找到了拉灯的绳子。輸入網址:Нёǐуапge.сОМ觀看醉心张節

    我拉开灯的那一刹拉,就看见李全这畜生正趴在王凤喜的身上,两具丑陋而恶心的身体正纠缠在一起!

    “畜生!你们两个真是一对猪狗不如的东西!”

    愤怒到了极点的我,在大骂着李全的同时,也不管李全的头上也好,屁股上也好,只管用那根树枝往李全的身上猛抽!

    这根树枝是我从一棵大树上面折下来的,所以上面有很多的分叉,打在人身上那叫一个疼啊!

    不,说错了,应该说打在李全这个畜生的身上,那叫人一个爽啊!

    而因为我的动作太快,从踹门进房间,到拉开房间里的灯,到往他的身上用树枝猛抽,这一连贯的动作让李全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而等到他反应过来了之时,他的身上已经挨了好几下了!

    因为李全的身上没有穿衣服,所以每被我打中一下,他的身上就会出现一个红印子。

    李全被我打的嗷嗷嚎叫了几声,然后在炕上一滚,把自己滚到了下面,把王凤喜的身体垫在了他的身上,用王凤喜的身体护住了他。

    像李全这种畜生果然是靠不住的,做为一个男人,他不仅没有保护自己的女人,他反而用王凤喜的身体做挡箭牌。

    不过我那里管是王凤喜还是李全的身体,反正这两个猪狗不如的东西在我的眼里没什么太大的区别!

    打那个不是打,打死一个算一个!

    于是王凤喜的大屁股上又被我狠狠的抽了几下。

    女人的尖叫声,绝对是这个世界上最刺耳的噪音,被我连续在大屁股和后背上用树枝猛抽了几下之后,王凤喜就像杀猪一样的嚎叫了起来!

    不过我没有管,我继续使劲儿猛抽,我一边在抽,一边还在骂!

    “连自己的孩子都保护不了,连两个老人都不放过,你们这两个畜生,能算是人吗?”

    “偷人家的老婆也就算了,你还杀了人家的男人,杀了人家的男人也就算了,你还连人家的父母子女也没打算放过!害了人家一家,还要贪人家的钱,你说你干的这是人事儿吗?”

    “亏你和李顺来还是本家兄弟,谁他妈的有你这样的本家兄弟,真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了!”

    而就在我用那根树枝不断的在王凤喜和李全两个人的身上猛抽着,王凤喜和李全两个人大声的嚎叫着和躲闪着的时候,李全终于找了一个机会,从炕上的枕头底下摸了一把刀出来。

    我们西北这边的民风比较彪悍,很多街上混的二流子都喜欢带把刀在身上。

    很显然,李全就是这种人物。

    李全从枕头底下摸出来的这把刀足足有一尺多长,刀口很薄很锋利,刀身侧面有一个很深很长的血槽。

    被这种刀要是捅中了要害部位,或者被砍到了要害部位,血是很难止住的,那怕是能及时送到医院抢救,恐怕也未必能活下来。

    当时的李顺来肯定是被这把刀给砍中了脖子上的大动脉,才因此而死于非命的。

    不过我并不是李顺来,李全想用这把刀来对付我,他就打错了注意了!

    “狗日的你也不打听打听我李全的名声,竟然敢来管我的闲事!我他妈的要你的命!”

    李全这混蛋他竟然用脚把王凤喜往我的身上一蹬,趁着王凤喜的身体向我撞了过来之际,左手往炕上一撑,整个人坐了起来,然后用他右手中的刀就往我的身上捅了过来。

    从小到大就跟着我爸练习我们姜家祖传的那套拳法,还有吐气吸纳之术,我的身体素质和反应速度又岂能是李全这种人可以想象的到的?

    我一脚踹飞了王凤喜,把她从炕上踹到了地上,然后轮起手中的树枝,狠狠的抽在了李全的右手上。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而随着李全发出了惨烈的嚎叫声,他右手中的那把刀不仅被我打飞了,就连他右手的手腕都被我给打折了!

    “啊!啊!我日你先人啊!”

    李全疼的大声嚎叫着,但他嘴里却不消停,他竟然在骂我!这就让我更加的怒火滔天,气急之下的我朝着他的头顶脑门上狠狠地来了一下子。

    “梆!”

    随着树枝敲到骨头上的声音响起,李全的脑门上顿时就鲜血只往外冒,而光着身子的李全则摇摇晃晃的晃了几下之后,眼神里面带着无尽恨意和不甘的瞪着我栽倒在了地上。

    当然,我出手是有一定的分寸的,我肯定不会把李全打死,让我背上一条人命,我打昏李全是有我的目的的。

    李全被打昏在了地上,王凤喜那女人还在那里嚎叫着,我却把那根树枝丢到了地下,然后对着站在一旁看傻了眼的武顺说道;“给我揍这个女人,只要不打死,怎么打都行!”

    随后我走到了房子外面,仰天看着黑色的夜空,长长的吸了一口气。

    也不知道为什么?刚才我竟然很想把李全和王凤喜这一对狗男女给杀了!

    往李全头上的那最后一击如果我再多用点力,李全就不会是昏过去了,而是和李顺来一样,立刻成为一个鬼!

    但现代社会是法治社会,我不能随便杀人,就算是李全和王凤喜这一对狗男女丧尽了天良,猪狗不如,我也不能滥用私刑!

    如果我真的打死了李全,那我的下场比李全也不会好到那里去!

    正是因为这一点,我才控制了一下力度,只是把李全打昏了过去,而且没有再对王凤喜下手。

    不过我没有对王凤喜下手,这会儿的房间里却传来了拳打脚踢的声音,和王凤喜那鬼哭狼嚎的声音。

    很显然,是武顺在打王凤喜。

    武顺虽然并不清楚我为什么要这样做,但他对我的信任,让他毫不犹豫的按照我说的话去做。

    再加上王凤喜这女人一而再再而三的说我和武顺是骗子,武顺早就看她不顺眼了,这会儿被武顺逮住了机会,自然是要好好的收拾她一顿。

    就算是不会把王凤喜打死,打个半死应该是不成问题的!

    就这样,武顺在房间里面拳打脚踢的收拾着王凤喜,我站在房间外面仰望天空,摆出了一副很装逼的姿势。

    而这时李顺来的鬼魂却飘到了我的面前,双腿跪地,冲着我连连的磕起了头。

    “谢谢你!谢谢!谢谢你帮我伸冤报仇,谢谢你救了我的父母,救了我的孩子!你的大恩大德我今生没法报答,下辈子做牛做马,我也一定会报答你的!”

    此时此刻的李顺来,对我的感激之情已经很难用语言来表达,他只有用不停的磕头这种最简单的方式来表达他此时此刻的心情。

    我让李顺来起来,但他却无动于衷,磕头磕个不停。

    他是一个还没有完全凝聚成形的鬼体,我又不可能去扶他起来,一来是我扶不到他,二来是我身上的阳气太旺,离他太近了怕他承受不了。

    这种情况之下,我就没办法了,我只好叫房间里的武顺停手,让李顺来去做他应该做的事情。

    就在武顺停止了对王凤喜的殴打,从房间里出来之后,我对着李顺来道;“你去吧,我昨天晚上怎么教你的,你就怎么做!”

    李顺来又冲着我连磕了三个头,然后才飘进了房间,我亲眼看着李顺来的鬼魂钻进了李全的身体之后,就让武顺拨通了他爸的手机。

    武顺他爸这会儿已经带着人在距离李家村两里地的位置等了许久了,电话接通之后,我就告诉他说这件案子已经破了,李顺来确实已经被人给杀了,而杀死他的凶手就是他的本家堂兄弟李全,帮凶却是李顺来的老婆王凤喜。

    站在我身旁的武顺和电话那头的武顺他爸在听到我说的话之后,这父子两个几乎在同时有些吃惊的“啊”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