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命神相 > 第二十章 被戳穿

第二十章 被戳穿

我和李顺来父母又瞎吹了一会儿,然后告诉他们,今天招不到李顺来的魂,明天晚上继续招,我一定会想办法把李顺来的魂给他们招来的。

    折腾了半晚上,而且李顺来父母之前还大哭了一场,这两个老人都身心俱累,虽然对我说的话将信将疑,但这两个老人却并没有再多说什么。

    给我和武顺安排了住的地方之后,李顺来父母和王凤喜他们都去睡了。

    武顺是被吓昏过去的,不过并不碍事,他只需要美美的睡上一觉就没事了。

    我背着武顺走了半夜的山路,这会儿也感到有些累了,在躺到炕上没多久之后就睡了过去。

    这一觉直接睡到了天光大亮,我正睡的香呢,就被武顺这家伙给吵醒了。

    “鬼啊!有好多鬼啊!”

    武顺这家伙一睁开双眼,就从炕上爬了起来大呼小叫的。

    被吵醒的我睁开眼睛瞪了武顺一眼,说;“你能不能声音小点儿?昨晚背你回来累的我够呛,你就不能让我多睡一会儿?”

    听到是我把他背回来的,武顺这货竟然一把就把我从炕上拽了起来,然后一脸激动的问着我道;“老大,是你救了我?我们俩还活着?没有被那些鬼给害了?”

    被武顺这么一折腾,我想睡也睡不了了,我只好把他看到的那十几个穿着寿衣的人魂是怎么回事,给他详细做了一番解释。败独壹下嘿!言!哥

    听完了我的解释,武顺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原来是这样啊!老大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啊?我也不至于被吓的昏过去那么丢人啊!”

    埋怨了我两句之后,武顺又问起了李顺来的情况,但我却并没有多说什么,我只是告诉他这两天之内肯定会有一个结果的,到时候他只需要按照我的吩咐去做就行了。

    武顺本来对我持有一定的怀疑,但在昨晚见过了鬼之后,他自然是不会再怀疑我的能力了。

    尤其是我昨晚把他那一百八十斤的身体从荒坟里背了回来之后,武顺对我这个人已经算是彻底的认可了。

    “老大,以后你说什么,我就做什么!无论你去那里,我就跟着去那里!”

    上次武顺跟我说这话的时候,是为了跟我拉近关系而说的,所以当不了真,但这次武顺跟我说这话的时候,我明显能感觉到他是认真的。

    我笑了笑,拍了拍武顺的肩膀,并没有多说什么。

    有时候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就是这样,一切尽在不言中。

    说的太多了,反而显的矫情!

    随后我和武顺从炕上起来,自己去厨房里打了点儿水洗了把脸。

    而就在我和武顺两个人洗完了脸不久的功夫,李顺来父母和王凤喜这些人也都起来了。

    因为昨天晚上没有做恶梦,李顺来父母算是最近这段时间以来休息的比较好的一个晚上,两个人看上去要显的精神了许多。

    或许是因为晚上没有做恶梦的缘故,李顺来父母对我和武顺的态度显的殷勤了许多,打了个招呼之后,就叫我和武顺到他住的房里喝茶,还叫李顺来他妈帮我们两个去烙油饼子。

    我们西北这边农村流行喝罐罐茶,就是先用一个很小的小瓷罐放在那种特制的小电炉上面把水烧开,然后把茶叶放进去煮沸,等到茶叶煮沸之后,就把茶水倒出来倒到茶盅里面。

    这茶盅里面放了冰糖,枸杞,桂圆这些东西,倒上茶水之后,可谓是浓香扑鼻,甘甜可口。

    一般情况之下,也只有过年的时候才会用这种方式招待最尊贵的客人,而这会儿的我和武顺,在李家老两口的眼里,就成了最尊贵的客人。

    而就在李家老太太刚刚给我们烙好了香喷喷的油饼,李家老爷子陪着我和武顺坐在炕上喝了几盅罐罐茶之后,就听见李家门外传来了噪杂的人声,好像有人来了李顺来家里。

    我们从炕上的窗户往外看去,却看见有好几个年轻小伙子嚷嚷着从外面走了进来。

    而走在最前面的,是李顺来的媳妇王凤喜和一个身材不高,但看上去却很壮实的男人。

    转眼间王凤喜就带着这几个人走进了李顺来父母住的房间。

    “大大,这两个人是骗子,你可不要被他们两个给骗了!”

    我们西北这边农村管爸叫大,大大的意思就是大伯的意思,而管李顺来他爸叫大大说我和武顺是骗子的这个人,他和王凤喜两个人几乎是同时走进房间的。

    这人长着一个方脸,右脸颊上还有一道挺深的伤疤,看上去显的有些狰狞。

    我猜这人就是杀死李顺来的凶手李全。

    果然,在听到这人所说的话之后,李顺来他爸就说道;“李全你不要胡说八道,人家小姜先生可是有本事的人!至少在昨晚他给顺来招了魂之后,我和你大妈就没有做恶梦!”

    李顺来他爸此言一出,王凤喜就冷哼了一声道;“大,我早就给你们说过,你们做恶梦是心理作用!昨晚被他骗了你们一下,你们睡觉之前没有胡思乱想,肯定就不会做恶梦了!”

    被王凤喜这样一说,李顺来他爸好像觉的也是,就看着我和武顺两个人,并没有再说话。

    而这时王凤喜却一脸鄙视的看着我,说道;“昨天晚上折腾了半夜,最后说什么顺来的魂被黑白无常给抓走了,还说今天晚上要继续招!”

    “今天晚上你们要是再招不回来,是不是就需要我们家花钱请更厉害的人过来?请你们说的那什么姜二先生?”

    王凤喜这话一出口,李顺来他爸看着我的目光里的怀疑之色就更浓了,而我却很淡定的坐在炕上,仔细打量着杀死李顺来的凶手李全。

    不过我并没有用相气给李全看相,因为我觉的根本就没有那个必要!

    从李顺来告诉了我事实真相的那一刻起,李全的命运早已经注定了!

    我又何必多此一举的给一个命运早已经注定的人看相呢?

    而这时听到王凤喜的话,武顺却想出言反驳,但我却对着武顺摇了摇头,摆了摆手,让他不要吭声。

    王凤喜见我和武顺两个人都没有吭声,脸上的表情就更加得意和嚣张了。

    “从你们两个到我们家来,我就觉的你们两个肯定是骗子!而你这个骗子,竟然连和黑白无常斗了许久这种牛都敢吹,你当我们家的人都是傻的吗?”

    顿了一顿之后,王凤喜又咄咄逼人的问道;“是不是到了今天晚上,你会说你和阎王爷斗了许久,最终还是让阎王爷把我们家顺来的魂给抢走了?”

    王凤喜说到这里,跟着他一起来的那几个人的脸上全都露出了一脸的讥笑之色,而武顺却一头雾水的问着我道;“老大,这是怎么回事啊?怎么连黑白无常都出来了?”

    武顺这个一根筋,想到了什么就说什么,而随着他这句话一出口,李家老爷子的脸色立马就变了。

    这时听到了武顺所说的话,和王凤喜一起进来的几个小伙子就开始吵吵了起来,都说我和武顺两个是骗子,说我们两个骗人之前没商量好,这下露馅儿了什么什么的。

    不过我仍旧很淡定的坐在炕上,还往自己的茶盅里面加了一点茶水。

    武顺见我没有搭理他,还在那里淡定从容的装逼,就催着我道;“老大你说句话啊,可不能让人把我们俩当成骗子啊!”

    武顺在催着我,但我却端起了茶盅喝了一口茶,而这时李全却指着我对着李家老爷子说道;“大大你是不知道啊!我在县城里混的那几年可是听说过他们所说的那个姜二,他可是县城里有名的骗子啊!”

    “什么狗屁的姜二先生,县城里的人都管他叫姜二球,姜二骗子!”

    李全的话音一落,李家老爷子的脸色就更加难看了。

    而这时另外一个小伙子又说道;“他们说什么去路家庄抓鬼纯粹是瞎编的,我昨天下午就到路家庄一家一家去打听了,路家庄根本就没有人请阴阳先生!”

    李全这家伙是个混混,说话的小伙子应该是跟着李全混的小弟,昨天下午王凤喜出去那会儿应该是找他去了,而在县城里面混过的李全,看来是听过我爸的名声,这就难怪王凤喜在回来之后变的淡定了许多,而且看着我的目光里还带了一丝蔑视之色。

    尤其是李全的小弟跑到路家庄去挨家挨户的打听了一圈情况之后,李全和王凤喜就理所当然的把我和武顺当成了骗子。

    而随着那个小伙子的话一出口,我和武顺两个人的骗子身份算是彻底被坐实了,而这时的我却一点都没有被人戳穿了的觉悟,反而一脸淡然的把茶盅放到了炕桌上。

    “武顺,我们走吧!既然人家不相信我们,那我们还留在这里干什么?”

    我装出了一幅很不高兴的样子,下炕,穿鞋,准备离开。

    武顺搞不懂我的葫芦里究竟在卖什么药,但既然我要走,他留下来就没有任何意义!

    于是武顺也和我一样,下炕,穿鞋。

    可这时李全和他带来的几个小弟,却并没有打算让我和武顺轻易离开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