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命神相 > 第十九章 吹牛

第十九章 吹牛

“那啥就是为了传宗接代,男人和女人经常在一起干的事情!等你以后那啥过了你就知道,那啥对一个男人来说有多重要,长时间不那啥的男人,对那啥是有多么的渴望!”

    用日了狗一样的表情看着我看了许久,李顺来像说绕口令一样把那啥的意思给我做了一个解释。

    听完之后我总算是明白了一个大概,而且在这个时候我竟然想起了秦楚楚。

    我在想,如果我和秦楚楚那啥,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感觉呢?

    我会不会也像李顺来一样,和秦楚楚那啥过之后,对那啥就很渴望呢?

    想着想着我竟然脸红了,不过这一脸红到让我的恐惧心理却减少了不少。

    就连李顺来那张惨白惨白的脸,看起来也不是那么吓人了!

    于是我说道;“我明白你说的那啥是什么意思了,你继续往下说吧!”

    李顺来就说道;“那天晚上从机场出来,想尽快回家的我就花了三百块钱包了一辆出租车,要放在平时我肯定舍不得花这三百块钱,但一想到那笔十几万的赔偿款,这三百块钱就不算什么了!”

    “坐飞机的钱我都舍的出,这三百块钱又算什么!所以掏那三百块钱的时候,我连眼睛都没眨一下!”Нёǐуапge.сОМ

    这李顺来像个话唠一样,说了半天都没有说到重点,我不由的打断了他道;“李大哥你能不能捡重点的说,少说一点这些没用的?”

    李顺来哦了一声,然后继续说道;“从省城到我们家坐出租大概要三个多小时,所以到家的时候已经半夜两点多了!”

    “我父母住在后院,这大半夜的我就没去打扰他们休息,想在天亮了之后给他们一个惊喜!”

    “我和我媳妇住在前院,我们农村人睡觉一般都是不关门的,所以我很容易就摸进了我和我媳妇住的那个房间。”

    “可就在我把行李放到了地上,打开了房间里的灯之后,却看到了一副让我怒火滔天的场景!”

    我问道;“你看到了什么?”

    李顺来这会儿好像回忆起了当时的场景,脸上的表情充满着愤怒,整张惨白惨白的脸扭曲的很厉害,看上去煞是恐怖。

    “我看到我媳妇她竟然和我本家的一个堂兄弟光着身子相互搂抱着睡在一起!”李顺来咬牙切齿的说道。

    听到这话,我就知道我给王凤喜看的相又一次看对了。

    按照《神相天书》上的记载,宅田宫突起的女人,一般都精力旺盛欲望强烈,换句话说就是这种女人天生淫荡,身边不能够没有男人。

    李顺来常年在广东那边打工,她要是能耐的住寂寞才怪呢!

    于是我就问道;“那后来呢?”

    李顺来道;“和我媳妇睡在一起的人名叫李全,是我的本家兄弟!我们村里的年轻小伙子要么到南方去打工了,要么就留在家里种地,但这小子他一不出去打工,二不在家种地,整天游手好闲,到处偷鸡摸狗的!”

    “据说他还跟着县城里那些社会上的那些二流子混过一段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和我媳妇搞到一块儿去了!”

    李顺来这话痨的毛病又犯了,介绍了半天李全,却一直都没说后来所发生的情况,于是我又说;“李大哥你说重点啊!”

    李顺来道;“重点有什么好说的,不就是我大骂着李全和我媳妇,我甚至还打算揍他们,结果李全却从炕上的枕头底下拿了把刀出来,一刀砍在了我的脖子上,把我给砍死了!”

    我问道;“你们在前院搞出了这么大的动静,难道你父母在后院就一点都没听到?”

    李顺来闻言一脸的愤怒,说道;“我死了之后才知道,王凤喜那个贱人她为了防止我父母发现她和李全那个混蛋在一起,她每天晚上都会在给我父母的饭里下安眠药,让他们睡了之后连什么都不知道!”

    “甚至连孩子的饭里,那贱人也同样也下了安眠药!”

    听至此处,我不由得不暗自感叹,为了贪图一时的欢愉,就连自己的孩子都要祸害,这宅田宫突起的女人,果然是不仅天生淫荡而且无情无义啊!

    我在那里暗自感叹,李顺来则继续说道;“把我杀死了之后,王凤喜留在家里收拾房间,李全则用一个麻袋把我的身体装了起来,埋在了荒郊野外一个很少有人去的地方!”

    “就连我的行李,也和我的身体埋在了一起,让家里没有任何我回来过的痕迹!”

    听到这里,我总算是明白了为什么警察到李顺来家来过好几次,却没有发现任何线索的原因。

    一个晚上的时间,足以让李全和王凤喜两个人把案发现场的所有痕迹全部都抹去,再加上像王凤喜这种无情无义的女人,心理素质一般都比较过硬,这很难让警察对她产生怀疑的。

    这就难怪警方这边一直查不到任何线索,但却并没有对王凤喜产生怀疑。

    想通了这中间的缘由,我就问着李顺来道;“那你为什么要缠上你的父母?为什么要每天晚上要来折磨他们?你可以去找王凤喜,找李全,去折磨他们不就行了吗?”

    李顺来说;“我也想找王凤喜那个贱人和李全算账,但我是一个才死了没多久的新鬼,我的鬼体才凝聚出来没多久,我根本就不敢靠近他们两个!”

    李顺来这样一说,我就明白了这其中的原因了。

    根据阴阳相克的道理,阴盛就阳衰,阳盛就阴衰,鬼体属于阴性,像李顺来这种死了不久,连鬼体都还没有凝聚成形的新鬼,其实最怕的是阳气旺盛的活人。

    因为他好不容易凝聚出来的鬼体,很容易被活人身上的阳气给冲散的。

    鬼体一旦被冲散,就代表着将再也没有任何轮回转世的机会!

    所以即便是李顺来他怨气滔天,他却并不敢冒着鬼体被冲散的风险,去找王凤喜和李顺来的麻烦。

    原因非常简单,因为王凤喜和李全这两个人正值壮年,身上的阳气是最旺的时候,尤其是李全这种社会上的混混,身上还多多少少的带了一点煞气。

    连杀人的事都敢做,他又怎么可能会怕鬼!

    有句话叫鬼怕恶人,其实是有一定的道理的!

    “所以你就每天晚上去找你父母!”我问道。

    李顺来点了点头道;“我父母他们年纪大了,他们身上的阳气不是很重,接近他们对我的鬼体不会造成什么伤害!”

    闻言我哼了一声道;“你也知道你父母的年龄大了,像你这样每天晚上去找他们,时间要是一长,你会害死他们的你知道吗?”

    “且不说每天上都做恶梦睡不好觉,经常被你这个纯阴鬼体靠近,他们老两口的身体能顶得住吗?”

    “如果你父母出了什么事,那叫你的两个孩子怎么办?你觉的王凤喜和李全那两个畜生,会对你的孩子好吗?”

    听到我说的话,就算是李顺来的那张惨白惨白的鬼脸,也变的黯淡了下来。

    “可是我不甘心啊!我不想就这样死了啊!我想告诉我父母,我是被他们给杀死的,我死的好惨啊!”

    李顺来低下了头,但嘴里面却在念叨个不停,他这是在给我解释,也算是给他自己找的理由。

    我就没有再说他什么,而是思索起了该用什么样的方式帮李顺来伸冤报仇。

    按道理说我只需要通知武顺他爸把李全和王凤喜抓起来审问一下就没我什么事儿了。

    但考虑到王凤喜这个无情无义的女人心理素质肯定过硬,李全这个二流子的反侦察能力也肯定很强,要是他们俩死不承认,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之下,警察也很有可能拿他们两个没办法。

    就算是挖出了李顺来的尸体,也很难证明他就是李全杀死的!

    不过在想了一会儿之后,我还是想到了一个能够解决问题的办法。

    既然有了解决问题的办法,我就给李顺来交代了一番,然后扛起了昏过去的武顺,原路返回了李顺来家里。

    武顺这家伙身高一米八,体重一百八,就算是从小到大都练习我爸教给我的那套拳法,我也被累的够呛。

    而在我把武顺背到了李顺来家里之后,已经是凌晨两点多钟了,但这会儿的李顺来父母和王凤喜他们却都没有睡觉,还在家里等我和武顺的消息。

    见我背着武顺回来了,李顺来父母就很着急的问我发生了什么事?还有我到底有没有见到李顺来的鬼魂?李顺来有没有告诉我他是怎么死的?

    这会儿的王凤喜也表现的很焦虑,我在她的脸上看到了一丝明显的慌乱之色。

    不过我并没有告诉李顺来父母真实情况,而是骗他们说我本来招来了李顺来的鬼魂,但黑白无常要把李顺来抓回地府,我和武顺和黑白无常斗了许久,武顺都被累晕过去了,最终却还是输给了黑白无常。

    我在那里可着劲儿的瞎吹,李顺来父母听的半信半疑,王凤喜的脸上更是露出了一脸不屑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