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命神相 > 第十八章 那啥是啥意思?

第十八章 那啥是啥意思?


  像吊死鬼一般都吐着长舌头,出车祸死的那些鬼,一般都缺胳膊少腿的,反正临死的那一刻是什么样子的,凝聚鬼体的时候一般就会是什么样子。
  李顺来的那张脸惨白惨白,那种白是无法用文字形容的白,可以说是白的渗人,白的恐怖,而他的眼神里更是充满了痛苦,充满了不甘,充满了怨恨!
  他的脖子上有个至少十几厘米长的伤口,鲜血还在不断的通过伤口往外涌,让他的身上血淋淋的。
  很显然,李顺来他是被人杀死的!
  武顺本来很想见鬼,但在见了李顺来所化的鬼之后却被吓了个半死。
  大叫着的同时,他从后面扯住了我的衣服,我明显能感觉到他的两条腿在发抖,上下牙齿在打颤。
  其实我比武顺也强不到那里去,我也被吓的头皮发麻,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但我却硬是强忍着没有喊出来!
  我这要是也喊了出来,那丢人可就丢到姥姥家了!
  虽然我不知道我姥姥家在那里!
  这时李顺来却偏偏又把他那张惨白惨白的脸又往我的脸跟前凑的更近了一点。
  “我死的好惨啊!呜呜呜!”李顺来又凄凄惨惨的说道。
  有句成语叫鬼哭狼嚎,这会儿听到了李顺来的鬼哭声,我才算是明白了鬼哭为什么要排在狼嚎前面的原因了!
  因为这鬼哭声实在是太难听,太瘆人了!
  当然,我之所以能听见鬼哭声,是因为我把相气运到了双耳的缘故,武顺虽然能看见李顺来的鬼魂,但他却听不见李顺来的鬼哭声。
  如果武顺能听到李顺来的鬼哭声,恐怕他的那双腿会抖的更加厉害了!
  我这时只能硬着头皮问着李顺来道;“你说你死的好惨,那你是怎么死的?”
  听到我说的话,李顺来脸上的表情变的有点儿奇怪,有些惊讶的问着我道;“你,能听懂我说话?”
  我点了点头,说道;“人有人言,鬼有鬼话,一般的人是听不懂你的鬼话的,但我却能听懂!告诉我吧,是谁杀害了你!我帮你伸冤报仇!”
  听到我说能帮他伸冤报仇,李顺来冲着我连连的作了几个揖,然后往他父母和他媳妇王凤喜所在的位置看了一眼,这才对我说道;“这里说话不方便,你跟我到外面去吧!”
  话一说完,李顺来就向着后院的大门外飘了出去。
  我没办法,只好跟着李顺来也往外走去,不过在临走之前,我对着李家老两口和王凤喜交代了一句道;“你们不要跟着我,我出去一会儿就回来!”
  随后我小跑着跟在了李顺来的身后,而武顺则紧紧拽着我的衣服不离不弃的跟着我。
  这家伙已经被吓破胆了!
  鬼是虚体,所以李顺来走路是飘着的,并不像传说中的那样,用脚后跟先着地走路。
  其实之所以有这个传说,是因为鬼走路的时候是在模仿人,但因为鬼是虚体的缘故,难免在走路的习惯上和人不同。
  李顺来是个刚死没多久的鬼,他的鬼体还没有完全凝练成形,学人走路这种技术活他根本就不会,再加上他在我的面前也没必要学人走路。
  因为我和武顺都知道他是一个鬼,他学人走路有什么用!
  就这样李顺来在前面飘着,我和武顺在后面跟着,也不知道走了多远,更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
  突然间飘在前面的李顺来停了下来,转过身子用他那张惨白惨白的脸看着我和武顺。
  我和武顺几乎在同时打了个冷颤,急忙观察了一下四周的环境,却发现在距离我们两个不远的地方,有几团蓝色的火焰在跳跃,在滚动。
  那火焰在科学上叫做磷火,但在民间却被称之为鬼火!
  一般能看见这种火焰的地方,不是坟地,就是曾经埋葬过死人的地方!
  而借着鬼火那一闪一闪的光芒,我和武顺看到了好几十个半圆形的土堆。
  很显然,李顺来这家伙,他把我们带到了一个坟地。
  其实刚死的鬼就和新生的婴儿一样,是很弱的,只有在阴气充足的地方,吸收大量的阴气,才能尽快把鬼体凝练成形。
  而且鬼体凝练的越强大,鬼的能力才会越强!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那些厉鬼都是陈年老鬼,死去时间越长的鬼,手段就会越厉害。
  坟地是阴气最重的地方,李顺来他是一个死了没多久的新鬼,这里的确是最适合他的地方。
  我因为对这些方面有一定的了解,所以虽然感到有些害怕,但却还不至于被吓的连腿都软了。
  而这会儿的武顺,却已经被吓的腿都软了,要不是拽着我的衣服,估计他已经一屁股坐地上了。
  “老,老大,这,这里是坟地!”武顺的牙齿打着颤,声音里充满着恐惧,结结巴巴的在我身后说道。
  我没有搭理武顺,硬是装出了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直视着李顺来的鬼魂,说道;“你把我们带到这里,现在可以告诉我你是怎么死的了吧?”
  我看李顺来的架势他好像要说什么,可这时我身后的武顺却大叫了一声,“我的妈呀!那来的这么多人?他们不会全都是鬼吧?”
  随着武顺的这一声大叫,我的目光往这个坟地的周围扫视了一圈,这一看不由的让我的头皮发麻,就连身体也开始颤抖了起来!
  原来我竟然看见有十几个穿着寿衣的人在坟地的周围飘荡。
  虽然这十几个穿着寿衣的人并不像李顺来那样鲜血淋淋,脸色惨白惨白的,但大半夜在坟地看到十几个穿着寿衣的人在飘来飘去的飘着,一般人恐怕都会被吓昏过去!
  这不,武顺在大叫了一声之后,松开了拽着我衣服的手,栽倒在地上昏了过去!
  我虽然也很害怕,但我在仔细观察了一下那些飘荡在坟地周围穿着寿衣的人之后,反而却松了一口气。
  原来人的三魂之中天魂会随着肉体的毁灭最终回归天路空间,而地魂会被地府的勾魂使者带走,剩下的人魂则徘徊在坟墓周围,接受后代子孙的供奉。
  一旦前世的因果了结,重新轮回之日,就是三魂合一之时,但如果前世的因果没有了结,人魂就会一直徘徊在坟墓周围。
  说白了这些穿着寿衣飘荡在坟地周围的存在,其实并不是鬼,而仅仅是人魂罢了。
  鬼之所以有思想,有情绪,甚至强大一点的鬼还能迷惑人和害人,是因为鬼是由地魂和人魂凝聚而成,和人相比,鬼仅仅才差了一魂。
  但人魂却因为只有一魂,所以人魂并没有思想,而且人魂并不会主动害人。
  当然,如果人的身体比较虚弱,冲撞到了人魂这种阴气比较重的魂体之时,也有可能会让人感冒发烧或者身体出现一点异常什么的。
  像很多小朋友陪着大人去扫墓或者上坟的时候,回到家很容易感冒发烧,哭闹个不停,主要就是这个原因。
  但像我和武顺这种血气方刚的年轻小伙子,其实人魂根本就对我们造成不了任何伤害。
  只不过武顺并不知道这一点,所以他被吓昏过去了!
  而我在想通了这一点之后,就没有再理会那些飘荡在坟地周围的人魂,而是往李顺来的脸上看去。
  这时李顺来见我并没有被那些穿着寿衣的人魂吓到,看着我的眼神里流露出了一丝欣赏之色,就主动跟我讲起了他是怎么死的。
  只听见李顺来说道;“接到家里打来电话的第二天,我就辞了工作,然后买了当天晚上的机票。”
  “从广州机场到省城要飞大概三个半小时,到省城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我当时想给家里一个惊喜,也想着很长时间没和我媳妇那啥了,想连夜赶回家,和她那啥!”
  李顺来说到这里,他那张鬼脸都显的有点儿不大好意思,但我这个刚满十八岁的小初哥却听的云里雾里的,根本就没听懂他在说什么!
  我的生活就两点一线,除了上学,就是研究我们家那本祖传的《神相天书》,平时和班上的同学来往很少,对这个花花世界了解的真的不多!
  像我们班的很多同学,通过网络和电影电视什么的,对李顺来所说的那啥肯定有着很深刻的了解和认识,但我,却是一个几乎和社会脱节的人!
  如果武顺并没有被吓昏过去,我或许可以问一下他那啥是什么意思?
  但这会儿我却只能问李顺来这个鬼了!
  于是我就问道;“你说的那啥是什么意思?那啥对你很重要吗?为什么你要连夜赶回家和你媳妇那啥?”
  李顺来听了我的话,脸上的表情就好像日了狗一样!
  像他曾经打过工的南方,无论十七八岁的年轻小伙子还是大姑娘,恐怕大部分都已经尝试过那啥的滋味了,甚至有的人在十三四岁的时候就已经那啥过了!
  我们西北这边虽然偏远,虽然落后,但还不至于长到十七八岁了,连那啥是什么意思都不懂吧?
  我这个人能听懂鬼话,但却连那啥是什么意思都不懂,也算是一个奇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