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命神相 > 第十三章 跟不上节奏

第十三章 跟不上节奏

老头老太太每天都能梦到同样的场景,要么是这老头老太太想儿子想的精神上出了问题,要么就是他们的儿子真的出了问题。

    而且这已经十来天了,老头老太太的儿子还没有任何音讯传来,手机一直都处在关机状态。

    这种情况之下,老头老太太的亲戚邻居们就建议报警,让警察来帮忙查询他儿子的下落。

    后来老头老太太和他们的儿媳妇就到当地派出所去报了警。

    可如果是一个小孩或者年轻女子失联了,警察这边可能会比较重视,但这一个成年男人失联,警察这边就表现的不是很在意。

    尤其是老头老太太所说的什么每天晚上梦到儿子一身鲜血的跟他们说着什么,在派出所的警察看来纯粹就是扯淡。

    所以在简单的做了一个笔录,询问了一下情况之后,派出所的警察就让老头和老太太回家等消息。

    结果老头和老太太回去等了两天,派出所这边是一点消息都没有,但他们两个每天晚上还是做着同样的梦,把老头和老太太两个人都快要折磨疯了!

    于是老头老太太就跑到派出所去大闹了一场,要派出所这边一定给他们一个交代,一定要想办法找到他们儿子的下落。

    派出所这边被老两口闹腾的没办法,就通过警察部门的内部网络发了一个协查通知,想通过老头老太太儿子的个人信息查一下他这个人最近去过什么地方?нéíуапGě醉心章、节亿梗新

    如果老头老太太的儿子在最近这段时间内用过他的身份证,无论是他去住宾馆还是坐飞机或者去网吧上网,警方这边都能够查到的。

    结果这一查还真的查出了一些问题。

    原来在十多天以前,老头和老太太的儿子就从广东那边坐晚班的飞机来到了我们省的省会城市,但在到了省会城市之后,他的身份证就从来都没有使用过。

    也就是说他从十多天以前的晚上到了我们省的省会城市之后,他这个人就失联了!

    后来派出所这边又发出了一个协查通知在全省范围内对那些流浪人员或者异常死亡的人员做了一个排查,但却并没有查到任何的线索。

    这老头老太太一直都查不到他们儿子的消息,他们的亲戚朋友就给他们出注意,说肯定是当地派出所的那些警察不作为,要他们找更高一级的管理机构来帮忙。

    于是这老头老太太就先找到了县公安局,要县公安局这边帮忙查找他们儿子的下落。

    其实县公安局这边早就已经接手这个案子了,但这个案子一点线索都没有,县公安局根本就无从查起。

    所以县公安局给老头老太太的答复也和他们当地的派出所一样,要他们在家里耐心等候,一旦有任何消息都会在第一时间通知他们的。

    从他们找当地派出所的那一次开始,警方这边一直给他们同样的答复,这让那老两口怒不可竭!

    于是这老两口就直接跑去了地委,在地委办公大楼门口大吵大闹,甚至还要死要活的!

    这老两口这样一闹,就惊动了地委的领导,领导一过问就大概知道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本来这件事在领导看来并不算是什么大事,但牵扯到了高铁工程就不是小事,因为这老两口要是继续闹腾下去,他们一直不在赔偿合同上签字,那肯定会影响到高铁工程的进程。

    于是地委的领导就给县公安局下了死命令,让县公安局的人全力查找那老两口儿子的下落!

    县公安局的人没有办法,只好派了几个警察到省城机场去调查取证,想看看能否从机场的监控录像里调查到那老头老太太儿子的下落。

    结果机场当天的监控录像确实调出来了,但老头老太太的儿子那天到省城的时候比较晚,当时外面的天已经黑了,他离开机场之后去了那个方向,从监控录像上根本就判断不出来。

    这样一来线索就彻底的断了!

    于是老头老太太就三天两头的跑到地委去要死要活的闹腾,甚至这一次老头老太说要是警方再不给他们一个交代,他们就跑到省委去闹腾,把这件事让更多的人知道!

    当官的都怕上面的领导认为自己办事不力,尤其是牵扯到高铁工程这样的大事,于是地委领导给武顺他爸这边下了死命令,要他最迟在一个星期之内给出一个交代,不然的话他这公安局长肯定就没得当了!

    本来武顺他爸对神鬼之事根本就不相信,老头老太太所说的什么每天晚上都做恶梦,他认为肯定是心理作用。

    可在经历了昨天的事情,尤其是在和张灵峰他爷爷的亲自对话过之后,武顺他爸这才发现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有太多太多他不了解的东西!

    就像当年我爸在武顺很小的时候就告诉他,说武顺在十八岁那年会有牢狱之灾,而且只有我能帮武顺解除这场灾劫一样,原本被他认为是纯属扯淡的东西,原来都是实际存在的!

    既然这个世界上有鬼存在,那老头和老太太的儿子就很有可能变成了鬼,每天晚上出现在了他父母的梦中!

    而我能把张灵峰的魂招来,还能在第一时间发现张灵峰被他爷爷给上了身,所以武顺他爸就先问我能不能看见鬼?

    如果能看到老头老太太的儿子所化的鬼,还能和他进行一番对话,那查出他的死因应该不难,无论他是怎么死的,对老头老太太算是有了一个交代,这个案子也就可以了结了!

    而在我承认确实能看见鬼之后,武顺他爸一下子就觉的这件案子有点希望了!

    我不仅能招魂,能看见鬼,而且我还会替人看相,如果让我出马去破这个案子,那这个案子没理由破不了!

    一旦这个案子破了,高铁工程不会受到影响,那上面领导一高兴,说不定还会把他的位子往上提一提,这样一来那我刚刚所说的他最近会升官的面相也算是得到了验证。

    武顺他爸越想越觉的是这个道理,越想越觉的我肯定是他们父子两个的贵人,干脆就把他的想法直接跟我提了出来,要我去一趟岗义乡李家村,帮他破了这个除了和鬼有关之外没有任何线索的案子。

    听到武顺他爸要我帮他破案,我差点儿一口就答应了他,因为这种事情毫无疑问肯定能帮我积累功德,增加相气,提升我的相师等阶,对我来说只有好处而没有坏处。

    可就在答应的话即将出口的那一刹拉,我突然间灵机一动,做出了我这短短的十八年人生之中最英明的一个决定!

    “武叔,我们姜家人是最讲究因果的,昨天我帮张灵峰招魂,是因为他的死是因我而起,刚才我帮你看相,是因为你今天请我吃了这顿饭,可是你要我去帮你破案,这其中要是没点儿因果,我是不能随便出手的!”

    我摇头晃脑故作高深的乱讲了一通,听的武顺他爸晕头转向的,尤其是听到我说不能随便出手,武顺他爸当时就着急的从坐位上站了起来。

    “姜一,你跟我们家武顺是兄弟,你可不能这样啊!你要是不帮我,你武叔我就要被一撸到底,恐怕连个普通警察都当不了了啊!”

    武顺今天对我的态度那么好,看来是他爸特意交代的,因为只有武顺跟我拉近了关系,他才好求我帮忙,这就足见武顺他爸这个人还是有点儿心眼和手段的,这就难怪从他的面相上看,他将来的官会做的不小。

    不过武顺他爸心眼儿和手段可能有一点,但或许是因为太着急了的缘故,对我说的话里的意思他却并没有听懂。

    这就让我有点儿郁闷了,我觉的我已经说的很清楚明白了,他怎么就听不懂呢?难道非要逼着我明说吗?

    毕竟我是武顺的同学,武顺还叫我一声老大,这帮点儿忙就跟人要钱,这叫我怎么好意思说出口啊!

    可这要是不说出来,我明天早上就得挨饿!

    于是我就厚着脸皮直接说了出来!

    “武叔啊!我跟武顺是兄弟不假,咱们俩也这么熟了,可是我们姜家的规矩不能破啊!你要是不给我拿个八百一千块的,我是不能帮你这个忙的!”

    说实话我对钱没有什么概念,每次我爸离家外出的时候,最多也就给我留个几百块钱用,这几百块钱通常我都能花半个月到二十来天的。

    所以在我看来跟武顺他爸要个八百一千块已经算是很多了,至少在一个月内,我是不必为钱的事儿再发愁了!

    而武顺他爸在听到我所提出的要求之后,整个人竟然愣住了!

    昨天张灵峰他爸给我的钱足足有好几千块,却被我很装逼的给拒绝了,这让武顺他爸主管的认为我是一个视金钱如粪土而且还特别注重同学关系和情分的人!

    所以他压根儿就没想用金钱来收买我,而是想通过他儿子武顺跟我的同学情分和个人关系来请我出手帮忙!

    可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张灵峰他爸跟我谈钱的时候我跟人家谈同学情分,但他跟我谈同学情分和个人关系的时候,我竟然跟他谈起钱来了!

    我这节奏他是一点都跟不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