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命神相 > 第十二章 伏犀骨

第十二章 伏犀骨


  在我们班同学的眼中,我不仅逆袭了秦楚楚这个白富美,而且还镇压了武顺这个校园小霸王,简直在一夜之间就完成了一个由默默无闻的小屌丝到酷炫狂拽吊炸天的大哥级人物的角色转换!
  这简直是个奇迹!
  可是我这个奇迹的创造者整整一个下午却在为自己的晚餐而发愁!
  虽然我的同桌是个白富美,我身后还坐着一个校园小霸王的小弟,但我不能总是蹭人家的饭吃吧?
  这不仅会影响我在秦楚楚眼里的形象,也会让武顺鄙视我这个他刚认下的大哥!
  更何况我爸他从小就教育我,说我们姜家子孙绝不能前欠下别人的因果,无论是钱还是人情,在能不欠的情况下,就绝对不要欠!
  就这样在想了整整一个下午之后,我决定放学了以后去给我找个能够赚到钱的活儿干!
  甚至那怕是赚不到什么钱,能管我一顿饭也行啊!
  至于晚上干活会不会影响我学习,我倒是并没有考虑太多,因为我对自己的学习成绩还是有着比较充分的信心的。
  那怕是这两个月我不到学校去上课,以我的成绩考个一本院校我觉的应该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于是在放学之后我就夹着书包打算到街上的那些餐馆门口去逛一下,想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洗碗洗碟子的工作?
  如果能找到一份这样的工作,说不定能在解决我吃饭问题的基础上,还能赚点儿生活费。
  而就在我刚刚走出校门,正打算往我们县最繁华的南大街走去之时,一辆警车却停在了我的身旁,而且还按了几声喇叭。
  我往警车里一看,却看见武顺他爸正坐在驾驶员的位置上。
  “上车姜一,我有事找你帮忙!”武顺他爸伸手打开了副驾驶位置的车门说道。
  对武顺他爸这人我的印象挺好,听到他说有事找我帮忙,我丝毫没有犹豫的就坐进了车里。
  说句不怕被人笑话的话,我虽然是十八岁的大小伙子了,但这却是我人生第一次坐小轿车,而且第一次坐小轿车坐的就是警车,这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只可惜医不能自治,相不能算己,我自己的命运我无法算到!
  上车后我就问着武顺他爸道;“武叔你有什么事找我帮忙啊?”
  武顺他爸握着方向盘直视着前方,说;“先找个地方去吃饭,咋爷俩边吃边谈!”
  听到今天晚上的晚餐有着落了,我竟然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因为我今晚能不能找到工作这谁都不能肯定,这晚饭问题能解决一顿就还是先解决一顿再说吧!
  坐着武顺他爸开的车,没多久我们就到了县城最繁华的南大街上,然后武顺他爸把车停在了一家看上去好像挺高档的饭馆门前。
  这家饭馆名叫一品轩,在我们县应该算是能上得了档次的几家饭馆之一了,我虽然是在县城里长大的,但像这么高档的饭馆我还真没有进去过。
  武顺他爸好像跟这家饭馆的人很熟,在看到他从警车里面走了出来之后,饭馆的伙计马上去通知了老板,然后老板亲自们安排了一个比较安静的包间给我们两个人。
  因为就我们两个人,所以武顺他爸就点了一盘猪肘子和一盘葱爆羊肉,外加两大碗我们当地最有名的臊子面。
  而且因为武顺他爸的身份摆在那里,饭馆老板对我们这个包间很重视,没一会儿功夫菜和面就全部都上齐了。
  而在等着端菜的伙计离开之后,武顺他爸关上了包间的门,一边吃着东西,一边和我聊了起来。
  武顺他爸先往我的碟子里夹了一块猪肘子,然后说道,“姜一,你从我们家武顺的面相上能看出他会打死人,那你能不能给我看一下我的运程如何啊?我怎么就觉的最近我特别倒霉呢?”
  听见武顺他爸的话,我心想既然今天要白吃人家一顿饭,这帮人看个相也算是还了一个人情。
  于是我就把相气聚于双目,往武顺他爸的脸上看去。
  而在看了武顺他爸的面相之后,我竟然“咦”了一声!
  原来在从武顺他爸的印堂部位到天中,也就是额头中部这段位置,竟然有一段骨头微微隆起,而且武顺他爸的印堂上有一股紫气,正顺着这段微微隆起的骨头有往上延伸的趋势。
  武顺他爸额头上这段隆起的骨头在我们姜家的《神相天书》里面叫伏犀骨,这可是标准的大富大贵之相。
  有伏犀骨这种面相的人,一辈子官运亨通,大多数都能身处高位。
  武顺他爸已经是四十多的人了,才是一个县公安局的局长,这只能说明他这段伏犀骨不是先天的,而是后天生成的,或者说是最近这段时间才生成的比较准确。
  不过从武顺他爸印堂上的紫气来看,他最近的运势会很旺,尤其是看那股紫气往上延伸的趋势,武顺他爸以后在仕途上恐怕会很顺利,官会越做越大。
  而这时听到我“咦”了一声,武顺他爸却紧张的连手中的筷子都掉到地上了。
  “姜一,是不是我的运程很差啊?不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在我身上吧?”连筷子都来不及捡武顺他爸就问着我道。
  我笑着道;“武叔,不是坏事,反而是好事,从你的面相上来看,你最近可能要升官了,而且从今往后,你的官会越做越大!”
  听到我说不是坏事,武顺他爸算是松了一口气,但对我所说的他最近可能会升官,而且他的官会越做越大,武顺他爸却表示很难相信。
  我强调说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他最近肯定会升官的。
  这时武顺他爸却叹了口气道:“最近有一对老头老太三天两头到地委去要死要活的闹腾!上面已经给我下了命令了,说我要是再不给出一个交代,恐怕我这个公安局长都当不了了,还升什么官啊!”
  我问道;“那对老头老太太为什么要到地委去闹腾呢?”
  武顺他爸说道;“这就是我今天找你的主要原因,我这也是没办法了,才想起来找你帮忙的!”
  我说;“我就一个高中生,我能帮上你什么忙?”
  武顺他爸这时把头凑了过来,尽量压低了声音对着我道,“姜一,你是不是能看见鬼?”
  乍一听到武顺他爸问我这话,我微微一愣,不过在想到我们两个和张灵峰他爷爷的阴魂连话都说过,我就点了点头承认道;“是的,我能看见!”
  而见我承认了我有这个能力,武顺他爸这才给我详详细细的讲起了整件事情的始末。
  原来这两年国家大搞基础建设,有一条高铁线要从我们县通过,对这个工程无论是省委还是地委的领导都非常的重视,给那些修路时要被占用耕地的农民给的赔偿款给的非常充足。
  通常状况之下,一亩地能赔偿好几万块钱,根据被占用的地多少,有的能拿到从几万块,有的能拿到十几万。
  这么充足的赔偿款,按道理对那些靠天吃饭的农民来说简直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他们可是巴不得早点儿在赔偿合同上面签字,也好能及早拿到赔偿款。
  可是有一家人的老头老太太却不仅不签字,而且还三天两头的跑到地委去要死要活的闹腾。
  这一对老头老太太不签字的原因并不是因为钱,而是因为他们老两口那唯一的儿子。
  原来这一对老头老太太的儿媳妇在家里照顾老人和小孩,儿子则在广东那边的一个电子厂里面打工,每年也就过年的时候回来半个月左右。
  这家人因为被占用的地比较多,所以能拿到十几万的赔偿款,在我们西北这边的农村来说这已经算是很大的一笔钱了。
  赔偿合同中有规定,每一家的赔偿款必须要家里面的所有人同意签字才能拿到,所以老两口就给自己的儿子打了个电话,叫他回家来签字拿钱。
  他们儿子接到了电话同样很高兴,他说有这一笔赔偿款在手他就没有必要在广东那边打工了,他这次回家就干脆用那笔赔偿款做本钱在家里做点儿小生意。
  这样一来既方便在父母的身边照顾老人,也能多陪一下妻子儿女。
  老两口自然是同意儿子的想法,可以说对未来的生活充满了期待!
  就在挂了儿子的电话之后,老两口就一直在等着儿子回家!
  可是等了差不多一个星期,他们的儿子却一直都没有回家,打电话联系,电话却一直都打不通!
  从广东到我们县就算是坐火车也就两天多的时间,更何况在打电话的时候老两口的儿子还说既然能拿到一大笔赔偿款,那他要奢侈一把,去尝试一下坐飞机的感觉!
  如果说坐飞机的话,恐怕连两天的时间都用不了就能从广东那边到我们县了!
  换句话说无论是坐飞机也好还是坐火车也好,他们的儿子应该早就到家了,根本就用不了这么长的时间!
  这老两口等的心急如焚,就让儿媳妇和他们儿子打工的工厂联系,结果工厂那边给出的答复说他们儿子早在几天前就办了辞职手续,早就离开工厂了。
  听到工厂那边的答复,老两口就更着急了,急忙发动了更多的人去查找他们儿子的下落!
  可是这老两口能发动的人无非是他们的亲戚或者村里人之类的,这些人大多数都是我们本地的农民,以他们的人脉和资源自然是查找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他们唯一能查找到的信息,就是这段时间以来从广东那边飞往我们这边的飞机没有从天上掉下来的,火车也没有脱轨的,如果他们儿子坐这两样交通工具,肯定是不会出事故的!
  就这样又查了大概两三天时间,有一天的晚上这老两口睡觉的时候竟然全都梦到了他们的儿子!
  在梦中他们的儿子浑身鲜血淋淋,一脸的痛苦表情,嘴巴一张一合的好像在对他们表达着什么,但他们却根本就听不到任何声音!
  后来这老两口几乎同时从梦中惊醒,在发现他们两个做了一个同样的梦之后这老两口就抱着头痛哭了起来!
  农村的人一般都比较迷信,这老两口做了一个同样的凶梦,他们肯定不会往好处想!
  亲戚邻居都劝他们说梦是反的,说梦到了不好的事,反而应该是好事。
  可在第二天晚上,这老两口又做了同样的梦!
  后来反正只要这老两口在家里的炕上睡觉,他们就会梦到自己的儿子血淋淋的来找他们,一脸的痛苦表情,嘴巴一张一合的好像在对他们说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