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命神相 > 第六章 打鬼

  因为我爸的名声不好,这导致我从上小学开始就经常被人嘲笑,长此以往下来,我也习惯了被人嘲笑,所以我很少和同学有来往。
  在我这十几年的人生里,除了老祖宗留给我的那本《神相天书》之外,就只剩下了学习这两个字!
  本来我对张灵峰的印象不错,因为他是我的同学之中为数不多的几个没有嘲笑过我的人,在我们班每一个人的面前他都表现的很有亲和力!
  很多人都说张灵峰天生就是一个领导型的人才,说他将来一定是当官的料!
  但现在的我,对张灵峰这个人是彻底的否定了!
  因为一个人要是连最基本的是非对错观念都没有,那无论他外在的表现有多么好,都没有任何的意义!
  他父母不孝,他可能无法做出改变!
  但他自己就不能力所能及的为他爷爷做一点什么吗?
  他表现的那么冷漠,只能说明他这个人的本心就是如此!只能说明他平时所表现出来的一切都是假象!
  这种人将来要是做了官,肯定不会是一个好官!
  而就在我对张灵峰这个人暗自做着评价之时,张灵峰他爸的两条腿颤抖的不停,上牙齿磕着下牙齿,磕磕巴巴的对着我说道,“姜一,你能把这个死老鬼的魂招来,就一定能把他赶走是吧!灵峰是你同学,你可一定要救救他啊!”
  他老爹上了他儿子的身,明显是来找他们两口子的麻烦的,如果不解决这个问题,那他们一家三口就彻底的完了!
  张金龙这会儿只能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我的身上了!
  毕竟我是那个唯一能救了他们家张灵峰的人!
  只要我能救张灵峰,就能救他们一家三口!
  其实张金龙的想法没错,我们姜家的《神相天书》里面有很多种驱鬼的办法,对付张灵峰他爷爷这种才死了没多久的鬼,应该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却有点儿不愿意把张灵峰他爷爷的阴魂从张灵峰的身体之内驱赶出来呢?
  像张金龙两口子这样的畜生,难道就不应该遭报应吗?
  就在我站在那里发愣,还没想明白到底应不应该帮张金龙这一家三口之时,张金龙又说道,“姜一,我求求你救救灵峰吧!如果你不救灵峰,灵峰就等于疯了,这样你和武顺两个人都要承担责任的!”
  被张金龙这样一说,我一下子就没脾气了,武顺他爸就更没脾气了!
  如果张灵峰一直处于被他爷爷上身的这种状态,在外人的眼里,那他就成了一个疯子,而他之所以成为了疯子,自然是拜武顺那一拳所赐。
  我这边还好,因为不是我动手打的张灵峰,我不需要承担太多的责任,但武顺这边恐怕就很麻烦了!
  所以武顺他爸虽然恨不得把张金龙两口子抓起来,但这会儿他却还得帮着这两口子说话。
  “张叔,他们没有尽到赡养你的义务,法律会惩罚他们,但毕竟他们是你的亲人,你用这种方法报复他们,恐怕有点儿不大合适吧!”
  虽然明知道武顺他爸是对着张灵峰他爷爷的阴魂说话,但看着武顺他爸管张灵峰叫叔,这场景看上去还是有点儿滑稽的。
  而被他爷爷上了身的张灵峰却狠狠的瞪了武顺他爸一眼,摆了摆手说道,“法律要是能惩罚每一个坏人,这个世界上还会有那么多鬼吗?你们有本事就把我灭了,不然我是绝不会放过这两个畜生的!”
  这种情况之下武顺他爸也只能把希望寄托在我的身上了。
  而随着武顺他爸和张金龙两口子都眼巴巴的看着我,我只能往前走了一步,走到了被他爷爷上了身的张灵峰面前。
  和被他爷爷上了身的张灵峰对视了片刻,我有点儿装逼的说道,“灵峰他爷,我劝你还是离开灵峰的身体,尽早到阴曹地府去报道吧!你应该很清楚,只要灵峰的天魂还在,我很容易把你从他身上赶走的!”
  只有天魂地魂人魂这三魂合一,才能算作一个完完整整的人,张灵峰爷爷的阴魂虽然上了张灵峰身,但他的阴魂和张灵峰的天魂是不可能会三魂合一的。
  按照《神相天书》中所记载的办法,只需要用沾了水的桃树枝,或者柳树枝,使劲儿往张灵峰的身上抽打,就能把他爷爷的阴魂从他的身上驱离。
  桃木和柳木都能够辟邪,用桃树枝或者柳树枝来对付张灵峰爷爷这种才死了没几天的阴魂,应该是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的。
  听到我说的话,看着我那一脸自信的样子,张金龙两口子全都面露喜色,不过张灵峰他爷爷却并没有被我的两句话给吓住。
  只见被他爷爷上了身的张灵峰一脸决绝的说道,“我刚才不是说了吗?你们有本事就把我灭了,不然的话,我是绝不会放过这两个畜生的!”
  见张灵峰他爷爷的态度这么坚决,张金龙两口子就有点儿迫不及待的催起了我。
  “姜一,你有什么手段赶快就使出来吧!快把这个老不死的赶走,把我们家灵峰救活!”张灵峰他妈咋咋呼呼的道。
  “姜一,快动手啊!早点儿赶走了这个老不死的,早点儿把我们家灵峰的魂招来啊!”张金龙也在那里催着,言语间对他老爹连一点最起码的尊敬都没有。
  对这两口子我真心是厌恶到家了,但我却还得帮他们。
  不过在帮他们之前,我一定要惩罚一下他们才行!
  于是我把张金龙叫到了一边,压低了声音对着他说道,“张叔,你叫人去折一些柳树枝或者桃树枝来,不要太粗的,也不要太细的,把上面的叶子摘掉,然后用水浸泡个十来分钟,等一下我有用处。”
  这会儿无论我说什么,张金龙就会做什么,听了我的话之后,他马上就安排人去弄了。
  等了大概半个小时,就有人把一大堆的桃树枝和柳树枝送来了。
  其实无论是柳树枝还是桃树枝都可以,但张金龙为防万无一失,竟然把这两种树枝都折了一大堆。
  张灵峰他妈亲自出手把柳树枝和桃树枝上面的叶子摘了,然后把树枝插在一个大水缸里面泡了十来分钟。
  这一切都弄好之后,我挑了一根桃树枝给了武顺他爸,自己拿了一根柳树枝在手里。
  然后我一本正经的对着张金龙说道,“张叔,有句话叫鬼怕恶人,虽然灵峰他爷爷最恨的人是你们两口子,但他最怕的人也是你们两个,所以他才通过害死灵峰的这种方式来报复你们!”
  听到我这样一说,张金龙两口子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而被他爷爷上了身的张灵峰看着我的眼神里面却明显的流露出了一丝鄙夷之色。
  很显然,张灵峰他爷爷认为我是在扯淡!
  而在这时,张灵峰他妈已经有点儿迫不及待的道,“姜一,你这是不是打算用柳树枝和桃树枝打鬼啊?赶快把这个老不死的赶走吧!”
  我阴沉着脸点了点头,然后对着张金龙说道,“张叔,灵峰他爷爷最怕你们两口子,这树枝上面要是沾上一些你们两个身上的气息,那应该很容易把他的阴魂从灵峰的身上驱离!”
  张金龙有点儿纳闷的问我,“那怎样才能在树枝上面沾上我们两个身上的气息?”
  我用柳树枝狠狠的抽在了张金龙的脸上,然后很装逼的说道,“像这样抽几下应该就差不多了!”
  张金龙捂着被我刚抽过的脸,怒气冲冲的问着我道,“姜一你怎么这样?你为什么要打我?”
  我一本正经的说道,“张叔,为了救你家灵峰,你们两口子只能先受点儿皮肉之苦了!”
  随后我毫不留情的用手中的柳树枝往张灵峰他爸的身上猛抽,而且一边抽一边还对着武顺他爸说道,“武叔你快动手啊,还愣着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