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命神相 > 第二章 招魂

  按照《神相天书》上所说,人的三魂为,天魂,地魂,人魂,七魄则是尸狗,伏矢,雀阴,吞贼,非毒,除秽,臭肺。
  其实七魄是人的喜,怒,惧,爱,恶,欲,恨,这七种情绪所化,是依附于三魂而存在的,所以三魂在七魄就在,三魂一旦离体,七魄就会消散。
  魂飞魄散的这个成语,就完美的诠释了魂与魄之间的关系。
  三魂中的天魂归天道管辖,所以天魂不死不灭,只要肉体还在,天魂就不会离体,肉体一旦腐烂或者被火化,天魂就会回归天路空间,暂时由天道收押,所谓天牢的说法也正是由此而来。
  地魂则归地府管辖,在人死之后的七天之内,地府会派勾魂使者将地魂引入地府,人一生的因果报应,都将由地魂承受。
  人魂则徘徊于墓地之间,受后代子孙的香火供奉。
  一旦前生的因果了解,再度轮回之时,三魂就可以重聚,七魄也能够重新衍生。
  这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是不是只要能让三魂重归身体,就有可能让一个人死而复生呢?
  张灵峰他这会儿刚死不久,天魂还没有回归天路空间,地魂和人魂虽然已经离体,但要是在地府的勾魂使者将他的地魂引入地府之前用招魂术将他的地魂和人魂召回,是否就能让他死而复生呢?
  虽然说以前我对《神相天书》里的这些东西从来就没信过,但这会儿我却不得不信了!
  因为无论是我替武顺看的相,还是我爸给武顺和张灵峰算的命,简直都太准了!
  不过虽然我知道《神相天书》里记载的招魂术怎么用,但我还是决定回家找我爸问清楚情况再说。
  既然他能算出这两个人今天有这一劫,而且还说只有我才能救他们,那他肯定知道我用什么样的方式才能救活已经死了的张灵峰。
  究竟是用《神相天书》里面的招魂术还是别的办法?我爸他肯定会给我一个答案的!
  当我告诉武顺和张灵峰他爸,说我打算回家问问我爸该怎么救活张灵峰之时,这两个人都没有任何意见,武顺他爸还开着他的警车和张灵峰他爸一起来到了我家。
  之前这两个人到处说我爸是骗子,我爸在我们县里混不下去和他们两个有很大的关系,不过话说回来,无论是谁听人说自己的孩子会死,会有牢狱之灾都不会高兴的,他们两个的所作所为也无可厚非!
  但这会儿在这两个人的眼里,我爸却成了一个能够预知未来的高人!
  虽然我爸说只有我能够救活张灵峰,但要是我爸这个高人能出手帮忙,那复活张灵峰的把握肯定要大很多!
  我爸平时很少在家,但每年我过生日他无论是多忙,都会赶回家专门给我做一桌子菜,陪我美美的大吃一顿。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每年过生日的那一天可以说是我最开心的一天!
  但今年的这个生日,因为发生了张灵峰的事情,我却开心不起来了!
  我们家的房子是一个老式的四合院,是那种用土培砌起来的房子,和周围这几年新盖起来的青砖大瓦房相比显的是那样的陈旧和破败,不过按照我爸所说,从他小的时候,甚至从他爸他爷爷小的时候开始,我们家好像一直都是这个样子,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任何变化。
  通常状况之下,因为我爸经常跑外地一个月在家呆不了几天的缘故,我出门上学的时候家里的大门一般都是锁着的,但这会儿大门却并没有上锁,这就说明我爸他在家里,他回家来给我过生日来了。
  我有点开心的推开了门,走进院子里大声的喊了一声“爸!”
  这时张灵峰和武顺他爸两个人也跟着我一起走进了我家院子。
  正常情况之下,我爸要是在家,他肯定会从房间里出来,或者说答应我一声,但这会儿却没有任何的动静。
  我又叫了一声“爸”然后径直走进了我们家的堂屋里。
  西北这边的四合院一般都由一个堂屋两间偏房外加厨房构成,而且堂屋的位置一般都在正北方,通常每一家的主人或者这家的长者都会住在堂屋里。
  小时候我和我爸一起住在堂屋里,但后来我长大了,在某个晚上做梦竟然梦到了我们班上最漂亮的一个女生之后,我就不愿意和我爸睡同一张炕,自己搬到东边的那间偏房里面去住了。
  这会儿走进了堂屋里,我爸他并不在,但我在堂屋内那张平时用来供奉祖先的供桌上却看到了一张白纸。
  白纸上面的字一看就是我爸写的,但看了白纸上面所写的内容之后,我却哭了!
  白纸上写的内容如下。
  姜一,本来我和你的妈都不希望你走上这条路,我们想让你做一个普通人,平平凡凡的过一辈子,可是从你用《神相天书》里的相术替人看相的那一刻起,你的命运就早已经注定!
  这是我们姜家人的宿命,也是我们姜家子孙的责任!
  在你看到信的这一刻,我已经离开了你,而且我们父子两个,以后可能再也没有见面的机会!
  我现在能做的,只能是替你多争取几年时间,让你尽快的成长起来!
  从现在开始,你的一切只能靠你自己!
  如果有一天你能成为一品神相,那或许我们父子,甚至我们一家三口会有团圆的机会。
  努力吧,我的孩子,这几千年来我们姜家人的所有希望,可是全都寄托在了你的身上了!
  ……
  虽然我看不明白我爸他写的什么姜家人的宿命,姜家子孙的责任还有什么姜家人的所有希望代表着什么意思,但我却很清楚的知道,我以后恐怕是很难再见到我爸了!
  因为按照《神相天书》中的记载,相师总共分天地玄黄四阶,每一阶又分九品,九品最小,一品最大。
  只有天阶相师才能被称为神相,而我爸所说的一品神相,就是天阶一品。
  天阶一品的神相,从古至今以来只有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一个人达到过。
  那可是能飞天遁地,移山倒海的存在啊!
  现在的我恐怕连个黄阶九品的入门小相师都算不上,这辈子有可能会达到一品神相的那种程度吗?
  换句话说,我这辈子还有可能和自己的父母团圆吗?
  我对自己是一点信心都没有!
  武顺和张灵峰他爸也大概看了一下我爸写给我的东西,在看到我爸他已经离开了我之后,两个人相顾对视了一眼,脸色有点儿不太好看,不过这会儿他们却只能把唯一的希望寄托在我的身上了!
  “姜一啊,既然你爸已经离开了,那就只能麻烦你去救一下我们家灵峰了!”
  我在那里默默的留着眼泪,张灵峰他爸却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
  “姜一啊,虽然是我们家武顺打的灵峰,但这件事和你也有很大的关系啊!如果灵峰救不活,恐怕吃官司的就不仅仅是我们家武顺了!”
  武顺他爸的话里面已经带了一丝威胁的意味,不过他说的并没有错,如果张灵峰救不活,我肯定会受到牵连,恐怕对我参加高考,甚至对我的人生前途都会造成很大的影响!
  我爸说我现在只能靠自己,我就只能用《神相天书》里面的招魂术来试一下了!
  于是我就默默的点了点头,然后跟着武顺和张灵峰他爸去了张灵峰家里。
  张家的房子比我们家要气派多了,全部都是一砖到底的青砖大瓦房,院子什么的比我们家要大上好几倍,不过让我感到有点儿奇怪的是,张家的大门上却贴着一副白色的对联!
  在我们西北那边,只有家里办丧事的时候,门上才会贴白色的对联,张灵峰的尸体还没有从学校抬回来呢?这白色对联怎么就已经贴上了?
  而见我的脸上有些疑问,张灵峰他爸就告诉我说张灵峰他爷爷才去世没几天,他们家刚刚办完丧事!
  我这才算是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急忙叫张灵峰和武顺他爸去帮我准备东西。
  等一下东西备齐,张灵峰的尸体从学校里面抬回来,我就要给张灵峰招魂了!
  我要他们准备的东西分别是,启明鸡的血,也就是公鸡血,孕妇怀胎之血,引魂灯,请神香,还有白纸一张,一块三尺青砖,还有一个白瓷碗,总共这几样东西。
  这几样东西要放在普通人家一时半会儿之间可能还真不好找齐,不过张灵峰家是我们县的大家族,再加上有武顺他爸这个县公安局的局长帮忙,在张灵峰的尸体被抬回来没多久之后,我要的这些东西他们就准备齐了。
  这种事能早就早,万一要是张灵峰的地魂被勾魂使者给导引去了阴曹地府,那我就彻底没招了,于是在东西已备齐之后,我就开始替张灵峰招魂了!
  张灵峰的尸体被放在一张门板上,这张门板正对着张家的大门方向,而我站在他的双脚处,面朝着他的头部。
  我先供上请神香,点起了引魂灯,然后用我的中指血,启明鸡的血,孕妇怀胎之血,这三种血混在一起在白纸上分别写下了我和张灵的生辰八字。
  在用引魂灯的灯火点燃了写着我和张灵峰生辰八字的那张白纸之后,我把燃烧着的白纸投进了那个白瓷碗中,然后迅速盖在了那块三尺青砖上。
  在这同时我默念着张灵峰的名字,叫他赶快回来,回到自己的躯体!
  就在我默念了几遍张灵峰的名字之后,只看见两股旋风竟然从外面挂进了张家的大门,径直向着张灵峰的身体刮了过来。
  我这时情不自禁的把相气聚在双目,竟然看见有一道身影钻进了张灵峰的身体,而另一道身影却慢了一步,只能一脸焦急的站在张灵峰的尸体之前,用他那无助的双眼看着我!
  一脸焦急和无助的看着我的是张灵峰,那钻进他身体的是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