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界仙尊 > 第八十六章 青玉门

第八十六章 青玉门


  
      萧尘立即感受到了一股充沛的灵气,比起外边,这里的灵气更为纯正,想来也是一处洞天福地,上完台阶,到达山门大广场,回头望去,只见来时路上,半空之中无数青石巨剑悬空而立,隐隐环绕着金色符文秘术。
  
      顾寒轩轻轻一笑:“这是本门的结界封印。”
  
      萧尘点了点头,随他再往前走出里许,穿过广场,一名弟子急急来禀:“师尊已在殿上等候,请大师兄立即前往。”
  
      顾寒轩微一颔首:“好,我知道了。”说罢掌心又向萧尘指了指:“这位是韩师弟,你带他去偏殿歇息。”
  
      萧尘抬头望去,见不远处有三座气派恢弘的大殿,而远处也有无数亭台楼阁,这青玉门虽不比玄青门,但却比凡尘里那些门派大气了许多。那弟子向他引路道:“韩师弟,跟我来吧。”
  
      萧尘点了点头,跟他去了,此处并非山巅,离山巅还有些路程,山巅是长老闭关所在,寻常弟子上去不得,到达一处偏殿,那弟子令人替他奉上茶,又亲自送来些瓜果点心,那弟子先前见大师兄也对此人很是客气,此刻自是宛若上宾一般不敢怠慢。
  
      萧尘只轻轻抿了一口茶,并未去动用盘中点心,并非他警惕,青玉门也算是名门正派,而是觉得初来别人家里,自应客气一些,免得失了礼数。
  
      送他来的那名弟子人挺随和,见他颇为拘束,便不断与他攀谈,而此刻在另一处大殿之上,殿首一名气宇轩昂的青袍中年人正襟危坐,正是青玉门现任掌门柳云峥。
  
      “拜见师父!”下方刚走进的顾寒轩一行人,都纷纷行礼,唯独小师妹柳凤凰蹦蹦跳跳跑了上去。
  
      柳云峥轻轻弹了弹她额头,溺爱之心溢于言表,佯装生气道:“你不告而走,看为父回头如何惩罚你。”柳凤凰缠着他臂膀,吐了吐舌头不说话。
  
      柳云峥轻咳一声,又向下方道:“寒轩,怎不见你段师弟回来?”
  
      一时间,大殿之上气氛变得凝重起来,几人都沉默着不说话,柳凤凰脸上神情也迅速黯然了下去,顾寒轩眉头紧锁,踌躇许久终是开口道:“是弟子回护不力,请师父责罚……”当下将段风遇害一事说与了他听。
  
      “你说风儿他……他!”柳云峥脸上神情哀恸,不断摇头叹气:“为了一颗龙丹,陨我风儿性命……”
  
      柳凤凰也是双眼泛红,哽咽道:“都是我不好,是我一定要缠着段师哥下山……”
  
      “此事弟子也有责任,请师父责罚。”楚凌娇说着跪了下去,跟着沈芊及顾寒轩都跪了下去。
  
      顾寒轩、段风、楚凌娇、沈芊、柳凤凰,这五人乃是柳云峥的入室弟子,多少也有十来年的感情,无怪柳云峥闻此噩耗会这般悲伤。
  
      “罢了罢了,此事怪不得你们,都起来吧……”柳云峥脸上仍是十分凄苦,说罢目光一凝:“天风门……”
  
      此事尚没有证据完全证明是天风门所为,即便证明了也没办法,因为龙脉山乃是周国与青国交界地,在里面死伤不论,不得私自寻仇,这是两国早些年定下的合约。
  
      柳云峥不住摇头叹气,又见沈芊脸色惨白,问道:“芊儿,你中了那诡异掌法,现可有事?”沈芊道:“弟子已无大碍,多谢师父关心。”
  
      “罢了,回头还是让落姑娘替你看看吧,也是好的。”
  
      顾寒轩往前走了几步,拱手道:“另外还有一事,弟子要向师父禀报。”当下将萧尘能弹响神琴一事说给了他听。
  
      “竟有这等奇人!”柳云峥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显然无法相信有人能连续弹响三次神琴,问道:“他现在何处?”
  
      “师父稍等,弟子马上去请他来。”顾寒轩说着往殿外去了,若是寻常人,不会由他亲自去请的,但是萧尘却并非寻常人,连柳云峥刚才也对他甚是看中。
  
      不一会,萧尘便随顾寒轩走进大殿,望见了殿首的柳云峥,不失礼道:“弟子韩辰,见过掌门。”柳云峥忙的迎接出来:“韩少侠无须多礼,方才听小女说,少侠能弹响太古神琴?”说罢向柳凤凰望了望。
  
      柳凤凰当即祭出瑶琴,柳云峥接过,递向了萧尘。
  
      有人能连续弹响三次神琴,此事传得飞快,现下殿外也聚集起了无数弟子,萧尘接过瑶琴,在宫弦上轻轻一拨,却是没有丝毫声音发出,柳云峥眉头一下子紧皱起来:“怎么回事?”
  
      柳凤凰本来也是满怀期待,见他无法弹响琴弦,忙道:“之前在龙脉山,韩师弟连续弹响三次神琴,沈师姐也瞧见了,不信可以问她。”想了想又道:“我知道了,定是昨夜韩师弟也受了伤。”
  
      萧尘点点头:“不瞒掌门,弟子昨夜弹此神琴,确实消耗过大,后又遭人偷袭,现在功力全无。”其实他目前功力已恢复了一半,足以弹响伏羲琴,只是觉得现在尚还未完全取得柳云峥信任,不能展露出来,否则日后定是很难再碰到伏羲琴。
  
      柳云峥微微颔首,想要去测测他功力在否,但觉得这样做有些失礼,况且方才几人之言并无任何疑窦,说道:“无妨,我也知那些人功法诡异,这几日韩少侠可自行运功,看看能否恢复,倘若实在不行,我会请人替韩少侠恢复功力。”
  
      他说罢收起瑶琴,又问道:“这几日可还有其他事发生?”萧尘忙道:“先前弟子无意冒犯了楚师姐,这里便向楚师姐赔不是了。”说罢向楚凌娇深深一鞠。
  
      他这一路时不时察觉到楚凌娇隐隐露出的杀意,这般说来无非是当着所有人面说,我韩辰若是在青玉门出了岔子,那么定是你楚凌娇干的。
  
      “哦?”柳云峥略一疑惑,向楚凌娇道:“凌娇,可有此事?”楚凌娇轻轻一笑:“没事,都是误会而已。”说罢向萧尘笑道:“此事韩师弟也不必太过介怀,往后咱们便是同门一家人了。”
  
      “如此,甚好,甚好!”柳云峥不住点头,向萧尘道:“我周国能出韩少侠这等人才,实是当今圣上之福。”一句周国,一句圣上,直压得萧尘有些喘不过气来,当然萧尘也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只见他又向柳凤凰道:“凤凰,先送你韩师弟去乘风阁歇息,另外再派几人去打扫一下庭内落叶。”本来这事应当是寻常弟子去做,他却让柳凤凰去,其中似乎别有深意。
  
      柳凤凰本来就挺喜欢这个新来的师弟,笑嘻嘻道:“师弟,走吧。”萧尘轻轻一笑,随她去了。柳云峥又向顾寒轩等人道:“你们也都回去准备一个月后的仙盟会吧。”
  
      直到所有人都走完了,柳云峥才望着殿前空空荡荡的广场叹息了一声,曾经这里的欢声笑语,往后便要少一人了。
  
      “风儿,为师一定会替你报仇的……”
  
      叹罢,又望着柳凤凰与萧尘远去的方向,心想虽失了一名爱徒,却得来如此一个奇人,只要对方肯一心一意留在青玉门,日后功力上升,那时不止青玉门,连整个周国地位也会变得更加不可动摇,说出去这还是他青玉门的功劳,可谓一举两得。
  
      萧尘跟在柳凤凰身旁,他神识特别敏锐,一路走来听见不少弟子都在议论自己。
  
      “那人好像就是师尊新收的弟子,听说能够连续弹响三次神琴。”
  
      “连续弹响三次?假的吧!连师尊一次也只能弹响一声,长老们还弹不响呢。”
  
      萧尘并不以为意,约莫一柱香时辰,才来到乘风阁,见庭院里山石古拙,池水清洌,又逢牡丹盛开,清香典雅,与他家中的紫藤阁很是相似。
  
      抛开浓浓愁绪,二人走到一座小亭子里,后面跟着便进来几名弟子开始打扫整座庭院,以及送来了些日常物资,一直忙活到下午,才将整个乘风阁收拾打理出来。
  
      望着满庭花开,萧尘问道:“柳师姐,不知从前这里居住的是何人?”
  
      柳凤凰头一下子抬了起来,眉间凄苦一闪而逝,复又嘻嘻一笑,岔开话题道:“嘻嘻,韩师弟你来了真好,以后我就再也不是小师妹啦,也有人叫我师姐了。话说我那个莫师哥最讨厌了,每次见了我都小师妹小师妹的叫个不停。”
  
      说罢起身拍拍胸脯,续道:“不过你别怕,他要敢欺负你,你就告诉师姐,师姐我帮你出头。”
  
      话音甫落,只听得亭子顶上一个笑嘻嘻的声音响起:“小师妹,你又在说我坏话,我可是全都听见了哦。”
  
      萧尘心中一惊,亭上有人,但是对方什么时候来的自己竟丝毫未察觉到,难道真的是自己功力太低,还是说对方修为远在自己之上?
  
      轻风一过,一道青色人影忽然出现在了亭子里,却是一名二十三四的青衣男子,柳凤凰直跺脚:“莫师哥你每次总是神出鬼没,冷不丁冒出来吓人!讨厌死了!”
  
      那青衣男子嘿嘿一笑,转头望向萧尘:“这位便是今天新入门的师弟吗?如何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