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界仙尊 > 第八十二章 柳凤凰

第八十二章 柳凤凰

    这一刻,仿佛数千年前的前尘往事又都一一掠过心间,当年凌音将伏羲琴赠给他时的情形,第一次遇见从琴中显形而出的夙夜时的情形……
  
      周围刹那间安静了,再也听不见任何杀声,再也看不见任何剑影,天地间唯一存在的,仿佛只有那一张瑶琴,但是久而久之,萧尘渐渐察觉到一丝不对,那琴身连同六根琴弦都时隐时现,乃是虚像,唯有一根宫弦才是实弦。
  
      这不是伏羲琴,而是伏羲琴的一根宫弦!
  
      “你以为凭你的本事,就能够释放出此琴的上古神力吗!”那男的一声大喝,话末了忽然间一掌向那少女袭到。
  
      那少女怀抱瑶琴,在宫弦上用力一拨,然而琴弦只是微微颤动了一下,只发出一声几乎细不可闻的声音,饶是如此,也震得那男的大退了好几步,但是那少女却因此脸色煞白,气喘不已,显然她功力不够,无法弹响此琴,方才那一弹几乎耗掉了她近一半的真气。
  
      就在对面十来人又要攻上之时,那少女身边的人忽然聚成了一字线,将自身真元源源不断输送给最前边的少女。
  
      那少女身上气息登时暴涨数倍,猛然一拨琴弦,琴弦只发出了一声比之前稍微大点的声音,尽管如此,也震得对面十来人倒飞了出去。
  
      就在第二声琴音又要响起之时,那男的一咬牙,恨恨道:“走!”十来人顷刻没了影子。
  
      其实那少女根本已无法弹响第二声,不过是装模作样吓吓他们罢了,此刻连同身后十来人,都是脸色煞白异常,见到天风门十来人跑了,全都纷纷就地打坐运起功来。
  
      萧尘缓缓走了过去:“请问姑娘是哪个门派的人?”那少女道:“我是青玉门的,你呢?”说罢将琴弦收回了元鼎之中。
  
      萧尘笑道:“那真是巧了,我正是想要去拜入青玉门,不知师姐可否引荐一下?”他之前本是打算趁乱离去,但眼下是不可能离开了,无论用什么方法,一定要将伏羲琴的琴弦拿到手!
  
      他之前仔细观察了,伏羲琴虽只剩一根琴弦,却也是神力惊人,倘若为自己所得,日后对付起天风门来,必定又增加不少筹码,更何况夙夜魂力逐渐消散,必须寻回伏羲琴,再者,本来伏羲琴就是自己当年之物。
  
      为了表示诚意,他立即摸出怀里的龙丹,向对方递了过去,那少女接过龙丹,脸上甚是欢喜:“当然可以啊!我爹爹就是掌门!”
  
      “哦?”萧尘故作惊讶状:“今日一见,在下当真是荣幸之至!还不知师姐如何称呼?”
  
      少女俏脸一红,笑嘻嘻道:“我叫柳凤凰,我可没有楚师姐和段师哥名气大。”萧尘笑道:“柳师姐不仅生得好看,想不到人也如此谦虚。”
  
      柳凤凰一听,映着晚霞,脸上更红,她本就生得貌美,但是门派中那些男弟子个个循规蹈矩,从未称赞过她的容貌,一个年方十八的少女,有人称赞她容貌美丽,比说什么修为又精进不少之类的废话好得多。
  
      再加上萧尘也是相貌堂堂,言语吐词又是文质彬彬,比起她门派里那些男弟子不知好了多少,不知不觉中,她心里已经渐渐与这个认识不到一炷香时辰的陌生青年走近了些。
  
      不远处一名年龄看上去大些的女弟子起身走到她身旁,轻轻咳嗽了一声,看了萧尘一眼,问道:“不知少侠如何称呼?”
  
      这女子看上去最多二十来岁,称萧尘一声少侠倒是显得有些老成了,萧尘拱手微笑道:“在下韩辰。”
  
      那女子又道:“哦?听说少侠想要拜入本门,不知少侠贵籍何方?”
  
      这个问题倒是把萧尘问住了,他初来紫府,根本不清楚这里的地域分化,随便编了个地名,笑道:“我是白水县的,家父年轻时有幸遇得一仙长,因此会些修炼法门,见我资质还行,便想让我拜入一个修仙门派……”
  
      那女子双眼一眯,两道冷电似的目光在他身上扫来扫去,道:“既然少侠是白水县人士,又要去我青玉门,怎却跑来这龙脉山了?”
  
      萧尘心想难不成还真有白水县这个地方?青玉门又在哪里嘛,这个龙脉山又是哪里嘛,早知道就该多问问紫默那老头了。
  
      柳凤凰忙道:“好啦好啦!沈师姐你别问啦!韩师弟刚来,你别把人家吓跑了。”
  
      那女子最后看了萧尘一眼,这才退至一旁。柳凤凰笑嘻嘻向萧尘道:“这是我师姐沈芊,她人就是这样,你不要在意啊。”
  
      萧尘轻轻一笑,终于松了口气,本来还打算向她询问一下关于伏羲琴琴弦的事,但眼下那沈芊已对自己起疑,便不能问了。
  
      “那柳师姐,我们接下来去哪?”
  
      “等我楚师姐啊,她应该快到了……”
  
      柳凤凰话音未落,一道白色人影惊现,咻的一剑向萧尘刺到,若非萧尘之前隐约感受到了杀气,这一剑无论如何也避不开。柳凤凰见状,连忙张开双臂挡在他前边:“楚师姐,你做什么啊?”
  
      萧尘没想到竟然是之前在河中遇见的那名女子,此人修为不凡,应是在筑基中期的样子,紫府里没了禁锢,想要杀自己可谓易如反掌。
  
      楚凌娇看了她一眼,又向萧尘瞪去,冷冷道:“这大胆狂徒先前竟敢偷看我……”
  
      萧尘从她眼中感受到一股极强的杀意,这股杀意,绝非因自己无意看到她,而是一种想要杀人灭口的感觉,恐怕她误会了自己听到或者见到什么,但对方杀心已起,这种事是怎样也解释不清的,忙道:“楚师姐误会啊!在下是被人追杀,才跳入那河中顺流而下,绝非有意要偷窥楚师姐……”
  
      眼下他只有一个庇佑,那就是柳凤凰,一旦离开柳凤凰身边,这姓楚的女子已认定自己知道了什么,必定要杀自己灭口。
  
      柳凤凰好不容易遇见个称赞自己貌美,还能那般熟练施展驱物术的人,也随即道:“是啊楚师姐,这一定是误会,你别生气了,刚刚还多亏了韩师弟,我们才能拿到龙丹。对了,你看见段师哥了吗?”
  
      “段师兄……”楚凌娇说出这个名字时望了萧尘一眼,摇头道:“走散后我便再没有遇见他。”
  
      没过多久,三名男弟子从林子另一边跑了过来,但见三人行色匆忙,一人手里还用布包裹着一件事物,那人道:“我们寻到段师兄了,他已经……”说着将手里那件事物摊开,竟然是一颗头颅。
  
      几名女弟子吓得浑身一颤,柳凤凰亦是脸上一怔,喃喃道:“段师兄……”
  
      萧尘一眼看清了那颗人头,正是自己之前在林中奔逃时摸到的,此刻他已经敢隐隐确定,这姓段的之死和那姓楚的脱不了干系。
  
      楚凌娇长叹一声:“段师兄定是遭了他们埋伏,师妹你不要难过了,这个仇我们一定会报的!”柳凤凰声音有些哽咽,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恩,一定要给段师哥报仇……”
  
      “对了,听说师妹将太古神琴带出来了?”
  
      柳凤凰抽泣了几声,点点头道:“恩……”
  
      “你怎如此大意?若是让天风门夺去了如何是好?快快交给师姐保管。”
  
      柳凤凰点了点头,正待从元鼎里祭出伏羲琴琴弦,沈芊走了过来,看了楚凌娇一眼,冷声道:“楚师姐,莫非你忘了本门规矩?除了掌门谁也不能碰神琴。”
  
      楚凌娇轻轻一笑:“我一时情急,害怕神琴失落,倒是将这事忘了,多谢沈师妹提醒。”说罢向柳凤凰道:“师妹,神琴不可失落,你要收好。”
  
      柳凤凰擦了擦眼睛,细声道:“没事,将神琴放在楚师姐那里比较安全。”说着又要祭出琴弦,沈芊忙拦了下来:“柳师妹!你想害楚师姐回去被师尊责罚吗?”
  
      萧尘在一旁不知该说什么,这柳凤凰究竟是太过单纯,还是太过信任这姓楚的?
  
      沈芊又看了楚凌娇一眼,问道:“师妹还是有些不太明白,不知楚师姐先前却是如何与段师兄走散的?”
  
      她这话一问出口,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约而同投向了楚凌娇,只听楚凌娇淡淡道:“怎么?莫非沈师妹是在怀疑我?”话音甫落,十来人影闪至,却是她先前身边那十几名女弟子赶到了。
  
      柳凤凰忙站出来道:“好了好了,两位师姐别吵了。”又向沈芊道:“这事也怪不得楚师姐,这个仇,我们一定会去向天风门讨回来的。”
  
      沈芊看了她一眼:“师妹,这种话可不能胡说。”
  
      楚凌娇道:“不是天风门的人,还会是谁?”
  
      沈芊两眼一眯:“楚师姐口口声声断定是天风门,可是亲眼所见?”
  
      “那你的意思便是我在说谎咯?”
  
      一时间,两边的人皆有剑拔弩张的味道,萧尘轻咳一声:“二位且听韩某一言,眼下……”
  
      不待他话说完,两女同时射去一道冷冷的目光:“你是个什么东西!闭嘴!”